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10章 我知道你想嫁给他

第10章 我知道你想嫁给他

“国国乖,别闹。”

白珥慌忙揉着它小脑袋低声安抚。

简星泽晃了晃手中打火机,展露西猛地睁开眼睛,瞳底一片死灰,阴悚悚又满是怨毒地瞪着眼前男人。

“你是怎么死的?”

简星泽高高在上,与她直视。

展露西翻起死灰的眼睛与他对视了一阵,竟然扭扭捏捏地哭了:“我不知道,阿泽,你来我家找我啊,你想通了要娶我了吗……”

“你有没有看清那个卡车司机的样子?那张记忆卡呢?”简星泽不理会她哭泣,继续追问。

展露西瞬间又笑了,嘴角裂开到不可思议的弧度,连腔调都变得阴郁嘶闷:“你居然只是为了那张记忆卡来的?简星泽!我那么喜欢你!你竟然这么不在乎我?”

“我不在乎的东西可就多了。小姑娘,我劝你放下怨念,早日去往生门,说不定还有机会投胎做人。”简星泽眸色极冷。

“怨念?”

展露西尖声笑起,那笑声古怪阴森,又格外刺耳,刺得在场的人头痛欲裂。

“简星泽!本小姐说过要嫁给你,就一定会,七日之后,你就是我的准新郎,任何人都别想把我们分开!哈哈哈……”

她的笑声越来越尖利,白珥怀中的猫儿受不了了,“喵!”一声惨叫,挣脱他的怀抱,朝展露西扑过去!

不过它扑了个空,简星泽手上的打火机被一阵阴风刮灭,展露西扭曲成一团绿幽幽的气体,转而消失不见!

“这下有的玩了,”

小刀拉开窗帘,外面的天色不知何时黯了下去,只有灰蒙蒙的雾透出一点路灯稀薄的光,染透他白得近乎透明的脸,“红衣枉死,怨念还那么重……老板,你这次恐怕真得娶个鬼新娘了!其实仔细看,她长得还是挺不错的嘛。”

他一边说,眼神一边穿过满屋子昏暗,意味不明的打量白珥。

白珥傻乎乎的还真信了,借着微光去拉简星泽,“你,你该不会,真的娶她吧……”

小青年撩起点薄薄的眼皮,杏眸滢滢的,在黑暗中泛起浅浅水光,像个担心会失去心爱糖果的孩子,忧虑中又透出一股懵懂无知的娇憨感。

简星泽眨了一下眼睛。

莫名生出想要将他扑倒,狠狠折弄一顿的冲动。

颀长指节勾起人下巴,眸光有几分戏谑:“如果你现在跟我去民政局登记,她逼婚就不成立。”

“对呀!”

白珥杏眼一亮:“这个办法好!我怎么没想到呢?”

“嗤~”

小刀和两个保镖都忍不住笑出声。

这时,

“吱!”一声。

身后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沈清逸和体型健壮的男孩冒出头,看到一屋子人,显然吓了一跳,“你,你们怎么不开灯?”

简星泽下意识把白珥往怀里揽,“你来干什么?”

体壮男摁开了灯,暖黄色灯光晃得白珥有些睁不开眼睛,怀中黑猫儿朝进来的俩人喵叫,样子很不友善。

体壮男看清楚简星泽后,有些惊讶:“你,你是大影帝简爷?”

简星泽礼貌性的对他点点头。

“你好,我是姜彬,我追过你的剧,你真人比电视上帅多了!我爸也开的影视公司,他一直都想挖您!”

姜彬显得很激动,给简星泽递过去表示膜拜的手。

完全不顾及沈清逸的感受。

简星泽淡漠扫了眼沈清逸,简单给他握了下手,“你好,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先下去了。”

“这就下去了?”

沈清逸瞅了几眼满屋子的照片,对简星泽露出鄙夷的眼神:“你该不会是,怕她变成鬼来找你吧?”

简星泽抬眸,没作声,用气场给他抛出句:怕鬼的人是你吧?小屁孩?

沈清逸秒懂,可对方又不吱声,怼也不是,不怼也不是。

简星泽懒得理他,拉着白珥出门。

小刀像抹幽灵飘过,还不忘好心提醒沈清逸,“趁天还没黑,赶紧离开。否则到了晚上,”淡色薄唇轻勾,“保不准你会看到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

到楼下时,灵堂已经搭得差不多了。

爷爷却在门口焦急的踱来踱去。

白珥抱着猫儿上前询问:“怎么了爷爷?”

爷爷勾起手杖,指了指展露西遗像旁边一盏老式的桐油灯,紧皱眉:“这长明灯怎么都点不燃,这雾又迟迟不散,天昏鬼怨,大不祥之兆啊。”

正说着,简星泽却走到灵台边上,摸出自己的打火机,伴随嗤一声轻响,那盏灯竟然跳起豆苗大小的火焰,熊熊的燃起。

爷爷一惊,“简先生,你是怎么做到的?”

简星泽随和一笑:“一个朋友曾经教我的小技巧,不值一提。”

“可,可我怎么都点不然呢?”爷爷迫切想知道原因。

简星泽随意转弄了一下手上的打火机,隔着一段距离将打火机扔给爷爷:“这个送给你,我拿着没什么用。”

爷爷甩了个帅,动作炫酷的接住火机,仔细一看,打火机是采用黑犀牛角所致,机身刻满密密麻麻繁复的符咒。

爷爷又震惊又推辞:“简先生,这么大的礼,我可受不起啊……”

简星泽只是笑:“没事,这玩意儿在我手上,不过是个打火机。再说,”

瞥了眼发懵的白珥,“我爱人不喜欢我抽烟,如果没有打火机,戒烟比较容易。”

第26章撞鬼

白珥感觉展露西的怨灵挺凶的,怕爷爷出事,执意要留下来和他一起守灵。

简星泽拗不过他,只好一起留下。

几个人在展妈妈的安排下,简单吃了点晚饭,便守在灵堂前帮爷爷烧纸钱。

爷爷拿人钱财,自然各方面要打理周到,该做的仪式做完,已经是凌晨了。

按照习俗,丧家应派一两个小辈一起守灵,可惜展露西独女,父母又悲伤过度,这种事情就没人做。

沈清逸和姜彬却主动提出,要帮着一起守灵。

爷爷看他俩身上阳气还挺重,如果真有什么事,说不定还能顶一顶,索性就让他们留了下来。

开始他俩都很兴奋,可这一到半夜,最初那点新鲜感没了,就无聊得直打瞌睡。

老头子又不让他们玩手机,沈清逸只好去找白珥说话。

可这一回头,哪里还有白珥的身影?

别说白珥,就连简星泽和那个老头子,还有那只猫,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整个灵堂空荡荡的,只有白色花圈与挽幛交相辉映,在惨白灯影中显得肃穆阴冷又一片死寂。

仿佛从一开始,就只有他一人存在!

大门敞开着,院子里虽然灯火通明,但是被雾模糊了轮廓,再远一点,只看见灰蒙蒙的一片,就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这栋搭灵堂的别墅!

惨啦,惨啦,真的撞鬼了。

沈清逸心怦怦直跳,硬着头皮扭回头,一阵阴风嗦地卷来,差点吹灭灵台上的桐油灯。

他记得老头子说过,不能让油灯灭掉,慌忙拉开价格不费的西服,护住那粒火苗,又不停往里添桐油。

“清逸哥哥……”

脆生生的女人声音从身后蓦地响起!

像根冰针刺穿空气,猝不及防的。

沈清逸拽衣服的手一抖,衣角粘到灯苗,灭了。

肩膀上瞬间多出只手,不轻不重拍了把,女人声音又近了很多:“清逸哥哥,我死得好惨啊!”

“西西……”

沈清逸快哭了,憋屈表情转过头,瞬间对上一张翻死鱼眼,面色铁青的女人脸。

“……西西,不是我害死你的,你别搞我呀……”

“我知道不是你害死我的,可是清逸哥哥,我心愿没完成,我死不安息,我的鬼魂被困在了这里,我走不了,嘤嘤嘤……”

展露西说着说着,抽抽噎噎的哭起。

沈清逸好歹与她关系匪浅,难免心生怜悯,磕磕绊绊的问:“你,你什么心愿没完成啊?”

展露西掀起泡得发涨的眼皮,睨了他一眼,“我,我要嫁给简星泽!”

“我知道你想嫁给他,可是,我也帮不上忙啊!”

“不,你可以帮我!”

展露西鬼气森森的笑了:“只要你把他身边那个小白脸带到没人能找到的地方,其他事情,就教给我好了!”

“他身边的小白脸?”

沈清逸吃惊:“不会是那个保镖吧?我可打不过他……”

“不是,就是那个傻兮兮的,耳朵缺了角那个!”

“你说白珥?”

“对!阿泽喜欢的人,就是那个小贱人!只要你把他藏起来,不让他们找到他,我就有办法让他娶我!”

“但是西西,这样做是不是绑架啊?”

“什么绑架嘛?清逸哥哥,你别告诉我你不喜欢他吧?我可是能看得出来,你是喜欢那个小白脸的!你想想,只要简星泽娶了我,你和他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沈清逸有些动摇,西西说的只是把他藏起来,并没说要伤害他……

“嘻嘻嘻……”

展露西阴阳怪气的笑,朝他手里塞进颗乌黑的豆子:“清逸哥哥,你只有六天时间,在这颗豆子消失之前!你要是不帮忙,我就找姜彬哥哥,那我可保不准,人见人爱的小白脸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哦……”

沈清逸耳边吹过一丝凉嗖嗖的阴风,他猛地惊醒!

灵堂还是这个灵堂,只不过人没消失,白珥偎在简星泽怀里打盹,老头子守着油灯在拨灯芯,姜彬完全睡死,趴在小桌子上鼾声连天,两个保镖在门口抽烟闲聊。

沈清逸背心冒起层密汗,不知是梦还是真实,颤颤巍巍地摊开手心,瞅见里面乌黑光滑的小黑豆,又起一层鸡皮。

简星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朝他投来一道冷冽的寒光。

沈清逸脖子一僵,攥紧了拳头。

一夜风平浪静。

爷爷看了展露西的八字,说不能久留,第二天一早,便送她的骨灰去下葬。

下葬的目的地正是北麟园脚下那片公墓:永安公墓。

雾并没散去,车队在缥缈的轻烟中缓慢滑行,唢呐声起,一路纸钱飞扬,凄凄楚楚的进入公墓。

白珥朝烟雾缭绕的山顶瞥了眼,竟生出这片墓就是简星泽的后宫,而送进去的展露西,仿佛就是他侧选的嫔妃的错觉!

下葬过程很顺利,展妈妈碎碎叨叨磕了些家常,一些亲戚朋友送上白玫瑰,黑猫繞坟三圈,爷爷仰天指杖,钱纸随手抛出,大喝一声:“起!”

送葬队将骨灰盒慎重放入坟中,几只铲子训练有素的盖泥土,唢呐声惊天,纸钱或掩于尘土,或隐于迷雾,爷爷喃喃而语:“展姑娘您请安息,一路走好。从今往后,尘归尘,土归土,您与这人世间,再无恩怨瓜葛。”

下山时爷爷又嘱咐展父展母:“头七一定要在户外烧些钱纸,家里不能住人,等天明再回去,把屋子打扫一下。”

沈清逸把白珥拉到一边,故作兴奋的询问:“我昨天发现一家超美味的甜点店,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

白珥搞不懂他为啥要现在约自己,那么迫不及待的。

瞄了瞄在逗猫的简星泽,有点难为情:“你知道他的,他肯定不会让我去。”

“你傻不傻?咱干啥要让他知道啊?”

沈清逸故意顿了下,眸光缓缓淌过对方脸颊,最后落在他紧绷的身子上,“咱们可以趁他拍戏的时候,悄悄去吃,吃完再回来?嗯?”

“这,这不太好吧?”白珥感觉很奇怪。

沈清逸这才发现自己有些操之过急,又假装很惋惜:“其实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交你这个朋友,你男朋友对我又有些成见,哎,如果你不愿意去……”

“我,我愿意去。”

白珥被他说动了,吃一顿甜品也有什么,又不是孤男寡女约会。

第27章吃甜品

简星泽半蹲在地上,随手搓了个雪团子,颀长食指对准黑猫儿轻勾,声音满是蛊惑:“国国,来,叼住。”

黑猫儿嫌弃地瞥了眼他手上的雪团子,单只爪子抖了一下,摆了摆猫尾巴,昂头迈着猫步傲娇地走开,不想理睬。

“国国乖,这个能吃,是甜的,来,叼住。”

简星泽揪住黑猫儿后脖子,将手中的雪团子硬塞它嘴里。

“喵!”

黑猫儿惨叫一声,吐掉雪团,举起毛乎乎的小爪一爪挠在他手背,滋溜一下蹿到白珥脚边。

扬起喵胡子粘了雪沫儿的小脑袋,喵喵冲白珥告状。

白珥刚才在跟沈清逸说话,没注意到这一幕,弯腰抱起国国时撞见简星泽不怀好意的笑,脸颊莫名翻起一层热浪,不想理他,捋着猫儿走向爷爷。

简星泽无所谓的耸耸肩,喃喃嘀咕一句:“跟猫儿一个德行。”

下山后,白珥将猫儿交给了爷爷,和简星泽去了影视城。

正好小刀不在,简星泽刚进片场,沈清逸就跑来找白珥了。

他换了套藏青色的休闲服,似乎洗过澡,头发有些湿,还喷了带雪松气息的男士香水。

眼睛亮亮的问:“刚才我问过导演,他这出戏最少两个小时,我们顶多一个小时就回来,嗯?”

白珥四下瞅了瞅,不见简星泽的两保镖,简星泽在摄像机镜头前,正在和女主演激情戏。

白珥心底隐隐有些不悦,想留在这里看着他俩,不过已经答应了沈清逸,不好推辞,只好跟他鬼鬼祟祟的出了片场。

甜品店并不远,沈清逸像是对这里很熟,一进门便拉住白珥轻车熟路进到包厢。

“你经常来这里?”白珥瞥着墙上草莓奶昔的广告图,已经馋得想咬手指头。

沈清逸敏锐捕捉到他的小心思,点了份水果奶昔,两杯热巧克力,两份板栗木薯,两杯黄金燕窝,菜单递给服务员,才回答:“嗯,最近经常来,这家甜品店是西西投资的,只是没想到她……哎!”

白珥微惊,抬起眼帘睨他,“西西……是展露西?”

“嗯,说起来她还是我的同学。”

沈清逸目光滑过那张精雕细琢的脸,忧郁中又自持一点痴迷。

白珥一想到湿漉漉的展露西顶着青色鬼脸,后背忍不住翻起层鸡皮,唇线小幅度抿了抿,“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

“……哈,”

沈清逸这一整天都沉浸在展露西昨夜说的那些话里,听白珥这话恍然回神,腼腆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我就是有些感触,那啥,小耳朵,你除了喜欢吃甜品,还喜欢什么?有没有什么梦想?或者想去的地方?”

白珥一愣。

长这么大很少有人问过他梦想,真正喜欢什么。

哪怕是爷爷,每次他跟他谈梦想,都会被唠唠叨叨的白家组训压制下去。

愣了会又笑,眼底燃起几颗星星:“其实我喜欢的东西挺多的,比如演戏唱歌……”

眼底星星又黯了两颗,噙在眼角水光滢滢,“可惜我天生愚钝,怎么都演不好。”

沈清逸目不转睛盯着他看,不自知滚了滚喉结,正好甜品上来,乳白色奶昔里点着几瓣嫣红的草莓樱桃,像极初见那晚小青年被吻得红肿的唇色。

以后我也可以,把他亲成这样的颜色。

沈清逸压了压心底狂澜般的欲动,冲白珥明月星辉般笑起:“你放心,我爸有的是资源,以后我让他把你好好包装一下,你一定会大红大紫的!”

像个绅士搅拌了几下水果奶昔,又加了些秘制的甜品酱,推到白珥手边,“来,尝尝!”

白珥捏住勺子舀起一勺,小小尝了一口,嫣红色的果肉滑入口腔,每一块果肉都浸满奶昔,甜嫩酥软且奶香感十足。

简直幸福感瞬间爆棚,白珥开心地眯起眼眸,嘴巴都舍不得张开。

“是不是很棒?”

“嗯,真的好棒喔!”

白珥一连吃了好几口,心情也甜得舒适起来。

沈清逸又给他调匀了板栗木薯,金黄色半透明的木薯酱裹着粉软板栗,散发着甜腻诱人的香气。

沈清逸笑得比糖甜:“来,小耳朵,再吃这个。”

一顿甜品在欢悦的气氛中吃完。

沈清逸信守承诺,开车送他回影视城。

白珥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上车就开始昏昏欲睡,薄薄眼皮不停打架,几次都想阖上。

沈清逸注意到他的窘迫,边转方向盘边笑说:“想睡你就睡吧,一会到了我叫你。”

白珥实在扛不住,这边过去有二十几分钟的车程,心说打个盹也行。

便阖上眼睛,语气软软的:“……好,等会到了你叫我。”

“嗯。”

沈清逸柔声答应,同时放慢了车速。

*

简星泽刚拍完戏,妆还未卸,便兴致勃勃去找白珥。

按照剧情进度,明天白珥就能

    <fieldset id='midJw'><optgroup></optgroup></fieldset><samp id='GSDpNAPU'><code></code></samp><tt id='ylw'><label></label></tt>
    <person id='nBNTxyn'><var></var></person>
          <thead id='YXyHJGe'><xmp></xmp></thead>
          <em></em>
          <marquee id='nQSrB'><strike></strike></marquee>
            <listing id='hbqASCZ'><tt></tt></listing>
            <ins></ins>
            <center id='nY'><small></small></center>
            <pre id='LlUhYcue'><address></address></pre>
              <code></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