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11章 如果说欠了他的钱

第11章 如果说欠了他的钱

上镜,他要好好考考他台词,如果答不上来,自然是要用点调教手段的。

可惜他整个片场包括厕所都寻遍了,也没见到白珥踪迹。

又问了保镖,保镖只说看见他和沈清逸在讨论什么,神神秘秘的,也不让他们听。

简星泽眉心没由来一跳。

摸出手机给他打电话,可惜连打两遍,都是无人接听状态,再打就是关机。

简星泽脸色瞬间暗沉下去,瞳孔隐隐泛起腥色,指骨捏得一片惨白。

他一身霜雪,沉凝着表情走向导演,声音极滴极沉:“沈清逸的电话号多少?”

导演感觉铺天盖地冰寒且冽的杀气朝自己卷来,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颤颤巍巍摸出手机,刚解开屏幕锁。

手机就被眉宇结冰的简星泽夺了过去。

颀长指节在屏幕间飞快跳跃,短短几秒钟时间,沈清逸的电话便打通了。

“他人呢?”

即使隔着电话,沈清逸都感到一股凛冽的寒气。

不过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一点不虚,理直气壮的装傻,“什么人?”

简星泽无声扯了下一边唇角:“小屁孩,别给我装傻。”

“哟哟哟,一个小演员,还敢称本少为小屁孩?以为你是谁?”沈清逸一副隔着电话有种你来咬我呀的语气。

“我现在不想跟你争,十分钟,你要是不把人给我送回来,后果自负。”

说完这句,简星泽面容极冷地挂了电话。

第28章面具男

可惜初生牛犊不怕虎,简星泽在片场等了十分钟,沈清逸根本没有把白珥送回来。

电话拨打过去,已经是无人接听的状态了。

不错,敢动我的人!

男人坐不住了,颀长指节慢条斯理拢了拢还未脱掉的龙袍,连妆都没卸,尽直朝大门走去。

*

白珥在浑浑噩噩中醒来。

头顶天花板坠着橘色施华洛奇水晶吊灯,窗帘遮住了光,分不清是白天还是晚上。

杏眸露出满满疑惑,浅绒绒睫毛忽闪着瞥向周围,是间极其奢华法式装潢卧室,不是片场也不是北麟园,完全陌生的环境。

白珥抬了抬手腕,想起身,却发出一串轻微的金属碰撞音。

手腕脚腕出现一股不小的拉扯力,侧头看去时,发现这是一种特制的床,床头床尾都有不锈钢围栏。

四只银亮亮的金属手铐拷在围栏上,另端拷在精致圆润的手踝脚踝上,手铐中间的金属铁链链坠满银色铃铛。

只要稍微一动,便会发出叮叮咚咚清脆的响声。

白珥死劲拉扯了几下,嫩白皮肤很快拉出几道嫣色的红,却根本扯不动。

有些烦躁的理了理思绪,记起自己明明是和沈清逸去吃甜品来着,怎么被人拷在这里了?

该不会是遇见抢劫了吧?

而且看这情况,还是劫色?

“喂,有人吗?”

想坐起身也做不到,他整个人被摆成霏糜大字型的羞耻姿势,身上衣物倒是完好,除了外套被脱掉扔在了够不着的沙发。

小青年屈巴巴的努了努唇,用手铐敲击金属围栏扯开嗓子喊:“有没有人,放开我!”

这一喊倒是没白费力气,卧室门被人推开了。

进来一名带狐狸面具的男子!

狐狸面具是银色的,将整张脸全部罩住,只有眼鼻口处翕开细翘的小口,像一只诡异微笑着的狐狸。

男子看体型和沈清逸差不多,穿了套高大上修身的黑色礼服,修长指尖贴着白色薄皮手套,正随意拨弄着一条黑色皮鞭,像是优雅且恶趣味十足的驯兽师。

“你……你是谁?沈少爷呢?”

白珥吓得想往后退,偏偏行动不便,一挣扎就牵动脚链手铐,惹得银铃叮叮当当乱颤。

面具男滚了滚喉结。

一把捏紧小皮鞭,朝白珥步步逼近!

白珥惊得心肝颤。

“你,你想干什么?”

“嘤~”

面具男子轻轻嘤了声,欲罢不能的一声嘤。

旋即伏身下去,透过细细面具眼孔打量因为惊恐、杏眸几乎瞪成圆形的人。

因为距离太近,白珥嗅到一丝熟悉的香水气息。

是沈清逸身上的雪松香气。

傻傻的他不明真相,还露出愤怒的神情,“你把沈少爷怎么样了?”

面具男人显然愣了一下。

随后嗤嗤低笑出声,嗓子故意压得很低:“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记得我……抓的那个人?”

“当然,他是我的朋友!有本事你别拷着我,否则我分分钟把你弄翻!”

白珥愤怒地扯着手铐,没了外套的遮挡,身上只剩一件薄薄的羊毛衫,露出的脖子雪白如玉,喉结精致的可爱。

面具男子没再接话,身子抖了一抖,指间的鞭柄挑起白珥下巴,另手盖上了那颗凸起的喉结,细细把玩起。

“滚开!死变态!”

白珥气得脸颊眼眶发红,可在面具男的眼底,就成了模样清纯脱俗的小青年红着脸对他发出邀请。

像是故意惹人去采摘的娇嫩花朵,连骂人都软腻腻的。

面具男子没忍住,埋头亲了上去。

隔着弯弯的金属面具唇孔,两瓣露不完整的薄唇贴上细腻滑嫩的牛奶肌。

有金属冰凉坚硬的触感,中间又传来细微唇瓣的温软,那种感觉特别奇怪,白珥心像猫爪,可是下意识想到了简星泽。

他并不是要为他守身如玉,而是觉得,做为简星泽的食物,如果被别人染指……

嗯,我会不会被大卸八块?

于是拼命呼喊起来:“简星泽,救我!简星泽,你在哪里?!”

面具男子听到这个名字,骤然停下亲吻。

细翘的眼孔传出冷冽又邪魅的光,带着一点难掩的愤怒,“你果然还是爱他的?”

“你……”

白珥心跳骤停,“你认识简星泽?”

“且只认识,我还恨他!”面具男子咬了下牙。

白珥心都凉了,简星泽那种怪物,除了精神病院里同样是怪物的霖霄恨他,怎么还会有活着的仇人?

“所以,这就是你对我下手的目的?”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

面具男子微怔。

好半天,他扔掉了鞭子。

缓缓拉掉手套,露出一双修长骨节匀称的手。

他抬起了手。

摘下了面具!

面具下露出一张英俊白净的脸,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带着执拗和掩不住的嚣张,不是沈清逸是谁!

“沈……沈少爷!”

白珥惊呼,他没想到居然是沈清逸绑的他,亏他还把他当朋友,关键是,他刚才还亲了他!

“我喜欢你!”

沈清逸不顾他五味杂陈的目光,执意说道:“白珥,我沈清逸喜欢你,从第一眼看见你的那刻起,世间其他花花草草,就再没入得了我的眼睛。”

面具随意往身后一扔,沈清逸跪趴到床上,一点一点地逼近白珥,“那个姓简的有什么好?为什么你要喜欢他?”

近至俩人鼻尖几乎快要碰上,丹凤眼底执意更深,像是噙着偏执的花火,“小耳朵乖乖,离开他!跟着我好不好?我保证,”

他离得太近,和简星泽截然不同的两种气息,如果说简星泽是个能引人自/焚的大火炉。

眼前的沈清逸,就像阳光的余晖,充满正能量与朝气,又会在照耀不到的地方,形成不为人知可怖的阴影。

“沈少爷……”

白珥心悸的厉害,如果简星泽是个普通的人类,他可能还真会选择沈清逸,偏偏他不是。

咬了咬唇,拒绝得委屈:“对不起,我不能。”

“为什么?”

沈清逸有点恼羞成怒,一把捏住他脆嫩的脖子,“我们同样都是男人,为什么你可以选择他!而不选择我?”

第29章小乖乖,生气了?

白珥心说他屌比你大,舌头还会分岔。

不过说出来恐怕只会激怒沈清逸,很可能自己还会落得先煎后杀的下场。

绒绒睫毛垂过泛红眼角,小心翼翼的撒谎:“我,我有苦衷。”

沈清逸几不可察地收了下瞳孔,“什么苦衷?”

如果说欠了他的钱,沈清逸有的是钱,肯定会帮他把钱还了。

那究竟说什么好呢?

说他威胁我?

以沈清逸的性格,肯定不会怕简星泽威胁。

磨磨唧唧斟酌了半天,最后只能说:“他救过我的命,我答应他要以身相许。”

这倒不是白珥撒谎,简星泽在精神病院那次,的确救过他。涵^歌_DR/鄭$蜊

沈清逸难以置信。

欠钱还能帮他还,要是欠命……

赌气似的起身,一脸狂妄吊炸天的样子,“你等着,我会想办法让他开出条件,你必须是我的!”

说着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白珥拉扯手铐,敲的叮叮咚咚地响,“喂,沈少爷,你先放开我呀!”

然而,沈清逸已经摔关了门!

*

简星泽几乎翻遍了整个泞洲城,也没找到白珥一根头发丝。

纵使他有逆天的本事,在茫茫人海寻找一个人,依然如同大海捞针。

小刀忍受不了这里的霜雪气息,早就开溜了。

留下管家和小微瑟瑟发抖,还有那两名看管不严的保镖。

正当众人如坐针毡大气不敢喘时,一脸黑气的简星泽意外接到了沈清逸的电话!

“我要他,你开个条件!”沈清逸一如既往的嚣张。

简星泽脸上又涂一层墨,浓密眉毛压了又压,按着性子声沉沉道:“好,我们见一面。”

“见面?”

沈清逸隔着电话嘲讽一笑:“你当我是傻子?见面你还不得把我鸟拽了,威胁我交出他?”

“小屁孩,你别忘了,你父母还在泞洲城。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汗毛,”简星泽对着话筒捏了捏颀长指节,发出一连串清晰的骨粹声,“我定会让你沈家,灭门。”

很轻很薄的语调,淡若风云,却听得沈清逸直发悚。

良久才接上话:“姓简的,你也别忘了,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犯法,以为你是谁,天王老子吗?”

“你大可以试试。”

简星泽语气更淡了:“先从你哥沈连城下手怎么样?”

轻勾唇,漠然一笑,又说:“我听说他很宠你哦!还有他的行踪我也调查清楚了,他每天下午三点,都会去城西的闲来雅去喝咖啡。我手上刚好有一支远程杀伤力极强的阻击。如果坐在闲来雅去对面的摩天大楼,正好能瞄准你哥的头部,想让他明天上头条吗?”

“姓简的!”

沈清逸显然是被震住了,怒道:“你要是敢动我哥一根手指头,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白珥!”

“呵。”

简星泽笑意寡淡了:“听着,你最好别考验我的耐心,半天时间,你若不将他送回来,我也只能采用非人手段了。”

说完,也不管沈清逸听没听进去,直接挂断电话!

小微颤抖着声音,轻得像闹鬼:“老板……你,你这招管用吗?”

“就是,随便杀人,他也不会喜欢的……”管家附和。

简星泽理起袖口,漫不经心的回答:“谁说我要杀人了?让他沈家所有男性断根不香吗?”

“断……断根?”

小微管家惊呼,老板是要挨个去阉了姓沈的吗?

*

白珥不知沈清逸要去干嘛,等了许久也不见他人。

嗓子喊得干哑,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离他吃甜品那会过去了多久,总之又饿又渴。

一直这个姿势被拷在床上,也不能翻身,脊柱酸涨难忍。

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像实验台上被人钉住手脚、翻着雪白肚皮的青蛙,除了呱呱乱叫,根本无能为力。

大概是太饿太渴,求生的欲望越发强烈。

他后悔曾经没有好好练习白家傀术。

如果练习过,这区区两手铐,根本不可能困得住他!

为啥不现在练习?

突然跳出的想法惊得他一个激灵。

对,现在练习!

他晃了一下被拉扯着的手铐,十指还是能活动的,努力侧起身子,瞅了眼不远处的柜子,希望能找到一些线,或者枝状物品。

柜子收拾得很干净,除了几张照片和小摆件,根本没有其他东西,好在柜子角落摆了盆金弹子。

虽然是冬天,蜿蜒折曲的枝头依然挤满绿油油的树叶,看上去漂亮极了。

管他绿不绿吧,先得隔空弄根树枝过来!

白珥努力伸出一只手,对着树枝临空施展白家的独门咒语,想隔空摘下一根树枝!

可惜试了几次,没能成功。

唯一最成功的一次,只是那绿油油的枝叶稍微晃动了下,又恢复波澜不惊的绿。

手铐已经陷到手腕处最粗的位置,勒得皮肉胀痛,指尖因为严重充/血,完全红透了。

像刚是从红酒缸里捞出来的。

“呜……”

他缩回胀得像是要爆炸的手,发出低声呜鸣,像只褪掉骨头只剩皮毛的猫,连声音都快发不出来了。

原来丧到极致,是连想掉眼泪都做不到。

加油,再试一次。

活动了指尖,又重新勒到手铐最大限制的位置,鼓足一口气,重新施法。

这次他把目标放小了,不再针对一根树枝,只是想摘下一片树叶。

估计是老天爷也心怜他,这次还真让他成功了!

一小片树叶扭动着薄薄的叶身,像个滑稽的小孩,攀着枝头慢慢爬下地,又艰难的跳上毛绒绒地毯,跋山涉水般朝白珥跑来。

白珥努力晃动脚,踢下被子助小东西爬上床。

小小的一片叶子像被魔法赋予了生命,跳过床沿来到白珥手边,用尖尖的叶尖努力去破坏手铐锁!

眼看就要成功了!

门却咔一声,被人推开了!

白珥憋着的一口气,瞬间被打散,小叶子也如同失去了生气,变成一片普通的树叶,躺倒在银亮冰冷的手铐旁边。

沈清逸拧着个收纳箱出现在门口,看见踢在地上的被子和扎眼的绿叶,愣了一瞬。

又笑意从容的走过来,“小乖乖,生气了?”

第30章你想做0?

宠溺又邪魅的声音,听得白珥心惊,想说我渴我饿,想了想,又觉得这样说,沈清逸肯定会给自己喂水和吃的。

于是改成:“我内急,想撒尿。”

沈清逸愣了一下。

大概是惊愣于这么美的人既然也会说粗话,不过很快回过神,放下手中箱子,给白珥解开了手铐。

白珥被拷得太久,起来时头有些眩晕,差点栽跟头,好在被沈清逸扶住了。

他舒展了一下手脚,趁沈清逸不注意,使出一套灵活的擒拿技巧,直接将沈清逸反扣在床上!

沈清逸被扣得防不胜防,平时见他文文弱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生,根本没想到还会扣自己,又惊又好笑:“你干嘛?我又不会对你使坏。”

白珥用力压着他的背,故意凶巴巴的语气:“还不是对我使坏?都把我拷住了!而且,你还……亲我。”

沈清逸感觉到他温湿暖热的气息在自己耳边缱绻徘徊,莫名生出股诡异的快感,他居然,

有了生理反应。

“小耳朵,嗯,我亲你是因为喜欢你,你不懂吗?”

沈清逸故意喘着暧昧的气,也不奋力挣扎,小幅度扭动身子,像一只发情期的小奶狗,磨蹭着白珥腰肢,还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即便是未经人事的白珥,也明白他这是在发浪,脸颊一红,“你扭来扭去干嘛?”

沈清逸两只手被他按住,本来可以使用腿轻易将人踢开,可是他没有。

听到白珥这样问,扭得更浪,声音也变了:“耳朵,你压的我好舒服……嗯……”

白珥大脑缺了一空白。

还没反应过来,沈清逸又故意娇/喘着说:“说实话,我以前挺恶心同性恋的……嗯,现在遇见了你,我觉得同性之间才是真爱,白珥,我是真的喜欢你!”

白珥扣他的力道软了下来。

沈清逸趁机一个温柔翻身,腿挂到了他羸弱的腰肢上,脸红红的瞄他,“要不,我们试试?”

又眨了一下好看的丹凤眼,“如果你怕痛,我做下面那位?嗯?”

白珥:“……”

白珥:“做下面那位……你,你是想做0?”

“嗯。”

沈清逸略带娇羞的点头,手不规矩滑进白珥薄薄的羊毛衫,“要是你怕累,我就辛苦一点,做1,保证让你舒服,嗯?”

白珥又惊又羞,脸红心跳的。

跟不知道如何回答,沈清逸趁机裹住他往床上一滚,在他发愣之际,缓缓贴上那两瓣让他魂牵梦绕的薄唇。

白珥傻傻的

<l id='QBwOruNs'><center></center></l><l id='oxVTA'><del></del></l>
    <fieldset id='ITICCpt'><person></person></fieldset><sub></sub>
    <pre></pre>
    <blockquote></blockquote>
    <kbd id='uP'><small></small></kbd>
      <thead id='krJZIm'><xmp></xmp></thead>
      <span></span>
        <bgsound id='GIgcExq'><cite></cite></bgsound><u id='npxJ'><font></font></u>
        <span></span>
          <legend id='sQa'><cite></cite></legend><person id='Bhydh'><samp></samp></pe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