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12章 沈清逸越想越气

第12章 沈清逸越想越气

睁大了眼睛。

沈清逸浅浅勾起唇角,直到四瓣薄唇完全吸附。

和简星泽每次的强攻猛吻截然不同。

沈清逸太过温柔,唇也温柔得发软,像是软酥酥的果冻膏,又香又甜。

白珥如同五雷轰顶。

别说男人,就连女人都经不住这么香甜惑美的诱惑,简星泽的警告和可怖完全被抛之脑后,小心翼翼的配合沈清逸动作吻起。

眼看干柴就要引燃烈火,门“哐!”一声,被人踢开了!

简星泽像是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浑身繞着黑色的死亡气息,出现在门口!

他旁边,还跟着小刀和姜彬!

很显然,是姜彬出卖了沈清逸!

简星泽目光在触及到满床凌乱和纠缠着的两个男人时,瞬间凝固成冰箱!

连脸都绿了!

白珥明显被吓到了,慌不择路想从沈清逸怀里挣扎出来,却被沈清逸一把摁住头,还用力朝自己胸口按了按。

挑向简星泽的眸光是一如既往地的嚣张!

声音也理直气壮:“我和他是你情我愿,不像你,强迫他!”

简星泽目光又冷几分,刀一般扎向白珥:“是吗?”

白珥吓得打了个哆嗦。

沈清逸为了自己连0都愿意做,他绑架自己也可能只是一时糊涂。

以简星泽目前这种状态,如果再激怒他,很可能自己和沈清逸都会命丧黄泉。

自己死到无所谓,沈清逸再坏却罪不致死。

想到这些,一把推开身上的人,慌慌张张从床上爬起,跌跌撞撞奔向简星泽,差点就给他跪了:“不是,简先生,你,你别误会,我只是一时意乱情迷,这根沈少爷没有关系……是我……我就是个绿茶婊,都是我的错……你要杀就杀我吧……”

简星泽猛地捞起吓得快要软掉的人衣领,眸底风雨欲来,“所以,他说的是真的?”

白珥直接被他吓哭了:“不是的,是我主动勾引的他……”

“所以……”

简星泽声音嘶哑:“你喜欢的是他?”

为了不让沈清逸因此死掉,白珥艰难的点了一下头,泪却控制不住,跌落得噼里啪啦。

沈清逸完全意识不到危险,举姿优雅地从床上坐起,挑着眉眼笑:“简大影帝,你也听到了,感情这个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沈清逸抽了抽唇肌。

像是下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把丢开白珥,喉咙如同卡着根鱼骨头,导致声音更嘶了:“好,我不强迫你,你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吧。”

小刀皱紧眉峰,意味不明地瞥了眼白珥,轻轻扶住简星泽。

简星泽虚虚抹掉他的手,转身朝门外走去。

这就结束了?

白珥瘫坐在地上,眼神怔怔地盯着那抹高大颀长的背影,不是应该弄死我吗?

这就放过我了?

还是觉得,我和沈清逸染指,所以脏了,配不上他了?

怪物的心思还真是难猜啊!

可为什么我会难过呢?

“小耳朵……”

沈清逸不知何时来到他边上,将人从地上抱起,声音温柔至极:“我们继续,嗯?”

白珥有些呆呆地推开他,“不了,我想静静。”

沈清逸愣了一秒,旋即像是被激怒似的,一把掐住他脖子,“我让那个恶魔离开了你,你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吗?”

白珥眼底依然没有什么情绪,只是眼神空洞洞地看了他一眼:“沈少爷,你说过,感情这种事情,强求不来。”

沈清逸缩起瞳孔,瞪着他看了好半天,终是恢复温柔的模样,细细抚摸白珥精致的脸,“小耳朵,我不强迫你,我也不会像他那样,让你感到害怕,我会把全世界最好的给你,让你真正爱上我!”

第31章谁套路了谁?

接下来的几天,白珥没再见过简星泽。

他像个断了线的木偶人,沈清逸带他出去玩,他便乖乖跟他去玩。沈清逸请他吃东西喝东西,他也不拒绝。

这里也不是泞洲城,甚至不是国内。

只是一个临海的小国家,也下雪,天气很冷,像是俄罗斯边界。

白珥听不懂这里的语言,偶尔跟沈清逸出去玩,也只能看他和当地人侃侃而谈。

沈清逸信守承诺,没强行碰他,还处处照顾他,带他乘坐阿拉斯加拉的雪车赏风景,在冰山深处泡天然温泉,游览异国王子为心爱公主修建的宫殿,吃遍当地美食……

白珥应该感到高兴的,心底却隐隐噙着丝难过。

仿佛再也见不到简星泽的难过。

夜深人静时,更是难以入眠,总是会想,他在干嘛呢?

他会不会挨饿呢?

或者又找了新的食物了吧?

是不是真会娶了展露西那个鬼新娘呢?

本以为要和沈清逸浑浑噩噩混下去,没想到第四天的时候,爷爷打来了电话。

“臭小子,你死那去了?”爷爷开口就语气不对,“真成大明星了?就把我这个糟老头子忘了?”

“爷爷……”

白珥像是做了一场梦,豁然惊醒,自己不该沉沦在这种纸醉金迷般又空洞的生活,他还有爷爷。

哽了哽,“我想你。”

爷爷听得心里美滋滋,嘴上却怒道:“还好意思说想我,连消息都不给爷爷发一个!没良心的臭小子,爷爷这两天腿风犯了,痛得要命,还好有简先生陪我去医院,否则死在家里了恐怕都无人过问。”

白珥一愣。

好半天才问:“他,他去找你了?”

“对呀,他说你小子也不去片场,打电话也没人接,说你们两个拍戏时闹矛盾,你一气之下,就跑了。”爷爷是质问的语气。

白珥努了努嘴儿,不是不要我了吗?

又去找爷爷干啥?

影帝的套路?

“呃……”

不好说真实情况,只能支支吾吾撒谎:“他,他要求太高,我,我……”

“要求高你就怂了?不努力怎么能成为大明星?要不你回来跟爷爷学傀术?爷爷老了,没几年活头了,哎,这玩意要是没人继承,恐怕真的得失传了。”爷爷一口一个叹,语气甚是凄凉。

“爷爷……”

白珥现在明白了,简星泽是利用爷爷让自己回去。

搞什么嘛,想让我回去可以给我打电话呀,真的太无耻了。

不过爷爷还是最重要的,赶紧应:“我明天就回去。”

这些东西没有隐瞒沈清逸,只是略过了简星泽,只说爷爷年纪大了,需要他陪在身边。

沈清逸没拒绝,本来可以叫私人飞机的他,订了两张回国的机票,目的是想和白珥度过一次难忘悦愉的旅程。

俩人一起打车到机场,积雪太厚,空气阴冷,不少除冰车在马路上作业,树木全都批着晶莹剔透的雪晶儿,机场附近有不少售卖旅游纪念品的小商贩。

沈清逸买了两只纯银的十字挂链,一只给白珥,一只自己戴。

白珥也没拒绝,俩人相处还算愉悦,飞机顺利越上云端,像只大鸟翱翔在蓝天。

俩人坐在头等舱笑看窗外闲云,空姐送来饮品,沈清逸给白珥点了些甜品,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剧痛。

他强忍疼痛,洋装微笑给白珥交待了句:“你先吃,我去一下洗手间。”

白珥发觉他脸色不对,以为是闹肚子什么的,忙道:“好。”

空姐没见过白珥这么漂亮的人,用生硬的汉语和他攀谈起来。椒淌湍兑堵嘉证丽

沈清逸捂住心口来到厕所,一进门他就拉开西装里袋,摸出那颗黑乎乎的豆子!

豆子在他掌心散发出诡异的黑气,逐渐扭曲成展露西狰狞的面孔,隐隐有鬼声溢出:“清逸哥哥,真是抱歉啊,你失败了……”

沈清逸一惊,想抓住那颗豆子,“西西,你别乱来,我一定不会让他们见面的,我发誓,我保证!”

“没用了,他欺骗了你,他根本不是回去见他爷爷,而是为了见他!清逸哥哥,我的时间有限,也只能找姜彬了,再见!不,希望不再见!”

展露西的脸越来越浅,最后像抹黑色的烟纱,消失在沈清逸掌心。

沈清逸又惊又怒!

他之所以把他绑走,完全是为他安全考虑,没想到他居然不领情,还背着我和他联系!

简直太过分了!

沈清逸越想越气,捏着拳头朝白珥走去!

刚到机舱门口,正好撞见白珥和漂亮的空姐谈笑风生,这无疑是火上浇油。

像只即将爆发的小老虎,几步过去,沉着声音质问空姐:“你还不走?”

空姐见他脸色可怖,赶紧推走餐车,“抱歉,打扰了,有什么需要按铃叫我就好。”

白珥根本不明状况,还笑着问他:“怎么了?不会是连空姐的醋都吃吧?”

沈清逸一愣。

这感觉好像一对正常小情侣的玩笑话。

理智又在提醒自己,不不不,他全是装出来的,他这几天都不是真正的快乐。

他肯定是爱他的!

“白珥……”

沈清逸在他旁边坐下,突然抓住那只搭在扶手上的玉手,不见少爷风范,眼底全是哀求:“答应我,不要跟他见面好吗?”

白珥怔住了。

他是知道了什么吗?

沈清逸见他发懵,又说:“我们把爷爷接走,我们去国外生活好吗?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我有的是钱,我会让你一生无忧的!答应我,好吗?”

“沈少爷……”

白珥使劲抽回手,眼神躲闪,“我,我还是想回影视城,更何况,爷爷在泞洲住习惯了,你让他去国外,他根本不会适应得了……”

“你就是想去见他!”

沈清逸有点暴怒的意味:“我究竟哪里比不过他,我对你那么好,你就不能好好看看我?把我放到你心里去?”

白珥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不敢激怒他,只能轻声安抚:“沈少爷,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顿了顿,又说:“我承认,我这几天的确在想他,我以前也是很害怕他,他说让我做他的恋人,我根本无法反抗。我一直以为我是被迫的,可是离开他以后,我才发现,我是爱他的。正如你说的,感情这种东西,强求不来。”

第32章做男公关!

沈清逸的心脏像是被人用刀砍。

后悔当初要说那种话,又后悔为什么没能早简星泽一步认识白珥。

更气愤简星泽的勇气,他说放他自由,便放了他自由。

现在反而自己成了那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如果现在强迫白珥做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只会招来反感。

那展露西那里要怎么办?

姜彬他是了解的,决对比自己手段残忍十倍,不管了,现在只能依着白珥。

毕竟展露西只是一个鬼,我沈清逸还不信,鬼能斗过大活人。

终是恢复温柔的君子模样,款款深情的握住白珥的手:“小耳朵,我也不会强迫你的,就算你喜欢他爱他,我也要陪在你身边,如果他欺负了你,别忘了,你转身就能靠近我怀里。我在,一直都在。嗯?”

白珥不知道要如何作答。

只能别过脸对他低低说声:“谢谢。”

飞机降落在泞洲机场时,已是午后。

天空的蓝不见,转成灰蒙蒙的阴,零星雪花开始飘落,距离展露西下葬的日子,已经是第六天了。

也就是说,明日便是她的头七。

白珥拒绝了沈清逸去他家的要求,只让他送到门口。

是古街的一处老铺子。

沈清逸远远看着他进了一家纸扎铺,门口堆满花圈纸扎人各种丧葬品,招牌很老旧,是手写的,几乎已不见墨迹,隐隐能分辨出白氏香蜡字样。

沈清逸心说这么一个穷小子居然不为钱所动,真不愧是本少爷看上的人。

又隐隐有些发酸,他不让我跟他一起进去,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仅仅只是,怕他爷爷会生气吗?

*

白珥刚进纸扎铺,一只纸鹤便临空飞来,临近时又画成一把刀,直撮他心脏而来!

“爷爷……”

白珥有些无语,显显躲过那柄刀,刀子在空中划出一道雪亮亮的弧度,又转身朝他飞来!

“爷爷!别玩我……”

白珥每次回来,都要被爷爷测试一番,经常被打得落花流水。

这次他没再躲,随手摘了枝扎花圈的纸花,使出浑身解数,一挑一舞,漂亮的纸花便化成巴掌大的油纸伞,将飞过来的刀硬生生打落在地!

一沾地,两个临空飞舞的小东西立即显出原型,纸鹤依然是纸鹤,纸花依然是那朵纸花。

铺子不大,密密麻麻挤满各种丧葬用品,光线不太好,各种纸人被拉出阴灰的暗影,往里有道推拉式玻璃门,里面是个小型货仓,以及通去二楼的楼梯间。

爷爷一般会开着那扇门,今日却只拉开了一条缝隙,隐隐传出爷爷的骂声:“臭小子,你个没良心的,现在回来干叼啊?让你买的三星花呢?”

白珥一听这话,登时感觉不对!

三星花是白家的暗语,代表缺损的雪梅,意思是危险!

爷爷让我买三星花,难道说爷爷有危险?

不会是简星泽威胁爷爷吧?

没由来心头一跳,白珥想也没想,直接拉开玻璃门,急急唤了声:“爷爷……”

可门刚拉开,一只黑嗦嗦冰冷的枪管边便抵在了他脑门!

原本用来堆货物的小房间,挤满七八个高大威猛的壮汉!

爷爷被两个壮汉押在地上,货物散了满地,龙形手杖扔在一边,其中三个壮汉被细细锦线缠死,脸上是痛苦的神色。

同样有只黑索索的枪口抵在爷爷脑门,而持枪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姜彬!

姜彬见到白珥,还算俊朗的脸上瞬间露出猥/琐又淫/荡的笑:“小美人,你可算回来了?”

白珥一惊,心底又有些失落,原来让爷爷打电话的人不是简星泽,而是姜彬?

不过,眼下形势紧迫,容不得他多想,怒问:“姜彬,你想干什么?放开我爷爷!”

“放开你爷爷,当然可以!”

姜彬把爷爷从地上拉起,爷爷气得胡子抖:“你们这群小王八蛋羔子,有本事别拿枪,我保证还能打十个!”

“爷爷,你没事吧?”

白珥同样气急败坏,想上前扶住爷爷,却被壮汉一把拖了回来,还一胳膊肘敲他头顶,“不想要命了?”

白珥被敲得大脑发懵,眼冒金星,只能瞪姜彬:“有什么条件你就说,先放了我爷爷。”

姜彬还算有点良心,让人把爷爷带到外面,又让两名壮汉拉严实玻璃门。

等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后,姜彬拿着枪挑起白珥下巴,眼睛都泛着光:“你真是生了副老天爷赏饭吃的好皮囊,不利用真是可惜了。”

白珥厌恶的别开脸,“你究竟想干什么?”

“当然是先调教好你,然后再送到我名下的酒馆,做男公关!”姜彬猥琐地笑出声,边上的壮汉也跟着嘿嘿笑起。

白珥气得面红耳赤,“我一跟你没仇,二跟你无冤,三又没欠你钱,你凭什么可以干涉我的人权?”

“凭什么?”

姜彬拿出一份房屋抵押合同,义正言辞:“你爷爷早就把这所房子抵押给了我爸,现在我来收房,他又死活不肯,这房子我倒是可以送给他,不过,得用你交换!”

白珥呼吸一滞,爷爷什么时候把房子抵押了?

“不可能,这所房子是爷爷辛辛苦苦挣来的,怎么可能抵押?”

“不可能?”

姜彬戏谑道:“不如我们出去亲自问问你爷爷?”

两个壮汉把门又重新拉开,白珥被押了出来,有些无措的看向爷爷:“爷爷,我们的房子被你抵押了吗?”

爷爷不敢看他的眼睛,好半天才说:“前段时间你张奶奶得了癌症,你知道的,她的两个儿子都不管她,她又没个医保什么的,所以只能找我借钱……”

张奶奶名字张春花,是爷爷的老相好。

爷爷一生修行傀术,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爷爷也从来没提起过白珥的父母以及奶奶,好容易有段黄昏恋,白珥还是蛮支持的。

也不会怪他借钱给她,只是有点郁闷,抵押房子这么大的事,怎么不给自己说一声。

姜彬见他爷爷承认,得意的要忘形,“现在你没话可说了吧?”

眼神一狠,又吩咐壮汉:“带走!”

第33章别折腾我了……

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白珥自知理亏,却也不是任由他们摆布的玩偶,冷冷道:“你想要多少钱,我马上给你!”

至少找沈清逸借钱还是可行的。

姜彬却一脸狂傲:“现在用钱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我只要

    <kbd id='cZTf'><del></del></kbd><cite id='tKB'><address></address></cite>
    <samp id='VSj'><span></span></samp><dfn id='Ruyd'><dir></dir></dfn><samp id='aZnwZFS'><caption></caption></samp>
        <acronym></acronym>
        <b></b>
          <code id='dhPAAV'><sup></sup></code><dfn id='YTixNOc'><comment></comment></dfn>
            <font id='lpdJvwNp'><listing></listing></font>
            <caption></caption><sup id='WvD'><comment></comment></sup><b id='lhx'><fieldset></fields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