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13章 白珥努力晃了晃脑袋

第13章 白珥努力晃了晃脑袋

你!”

说着强行将白珥拖上车,不管爷爷在后面厉声咒骂:“你们这群小王八蛋糕子,信不信我报警!”

“死老头,先保住你自己在说吧!”几个壮汉恶狠狠地把爷爷扔在地上!

骂骂咧咧地走了。

白珥使劲拍打着车窗,差点哭了:“爷爷……”

姜彬一枪托敲在他脑袋上:“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我就让人做掉你爷爷!”

白珥只能乖乖闭嘴。

很快,他被带到一处高级会所!

姜彬可没有沈清逸有耐心,沈清逸是真心喜欢他,姜彬却是只想上他!

一进包厢,他就极其粗暴地将人摔在沙发上,暴力扑上去抓扯他衣裳!

旁边还站着几名看好戏的壮汉,其中一名拿出部摄影机,对准他俩悠哉悠哉地拍摄起来。

白珥暴怒,跟姜彬扭打在一起,“亏我还把你当成朋友,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姜彬鼻梁挨了一拳,气得歪嘴,一巴掌拍白珥漂亮脸颊,“操!还敢打本少爷!老子看上的人,还没有弄不服的道理!”

“卑鄙无耻的小人!”

白珥吃痛,毫不客气一脚踢他胯下,痛得姜彬直骂娘,“臭小子够犟的,既然要沈清逸操,都不愿意让本少爷操,小五,顺子,给他灌药!”

“灌什么药?”白珥彻底慌了!

想爬起来就逃跑,奈何被两名壮汉按住了手脚!

姜彬捂着有点歪曲的鼻子笑,眼神色眯眯的,“当然是能让你好好享受的药!”

被称着小五和顺子的两名壮汉相视一笑,眼底的意味不言而喻。

小五转身去酒柜取下一瓶红酒,顺子拿出支注射器,朝红酒芯注视了一只红沁沁的药水,摇晃均匀后,用开瓶器拔开了瓶塞。

红酒递到姜彬手上,也没个杯子,他直接将瓶口对准白珥嘴巴,往里灌!

两个壮汉死死扣着白珥的身子,姜彬强行捏住他的腮,导致他无法动弹,虽然很气愤,也挣扎,却无能为力,只能任由红酒灌入口中,又涩又呛。

没一会,红酒下去了一大半,白珥脸颊都红透了,衣服也被洒下的酒液沁透,虽然包厢里有暖气,可贴在身上仍然湿哒哒的特别不舒服。

姜彬和几名壮汉丢开了他,坐到一旁有说有笑打起麻将。

“这可是最新的美人三秒笑,他不是挺倔的吗?现在看他还能撑多久!哈哈哈!”

“哈哈哈,我记得上次那个大学生,半分钟不到就跪着爬过来舔我脚……”

姜彬一脸不屑,“那种货色怎么能和本少爷看上的人比?”

白珥意识开始模糊,耳朵里嗡嗡作响,已经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了!

连视线都变得浑浊,小腹腾起一股强烈的灼烧感,莫名好想念简星泽的手……

像只喝醉酒的猫,从地上飘飘摇摇的爬起来,又飘飘摇摇地朝门外爬去,手脚并用的。

姜彬他们仿若无视,依然有说有笑的打着牌,还闲情雅致的点燃烟。

白珥好容易爬到门边,去扭门把手时,才发现门是锁着的!

裤子已经高高隆起了,可是再难受,他都不要,不要在这群人渣面前解决!

姜彬丢下一张牌,朝这边看过来,叼着烟笑:“想要就爬过来求我们呀!”

几个壮汉嘿嘿笑起,还不忘高兴地出牌,“这里每个人现在都能满足你呢……”

白珥实在忍受不了了,就用头去撞门,“嘭嘭嘭”地连撞了好几下,顿时撞得头破血流,好在疼痛让意识恢复了一些。

姜彬他们又嘿嘿笑道:“哟喂,小美人这么重口味,看来是喜欢SM呀!”

一个壮汉附和着:“看来今晚得让厨房搞两盘爆炒腰花,不然今晚把我们掏空了怎么办?”

“哈哈哈,就是……”他们笑得更厉害了。

白珥咬着唇,咬出一丝血,疼痛又让意识恢复了一点点,他摸出手机,迷迷糊糊按了个号码出去。

*

影视城。

简星泽正在和导演商量剧情,导演意思白珥如果再不来,他就让其他演员代替这个角色,毕竟这样太耽误拍摄进程。

简星泽笑笑道:“我敢保证,不出两天他肯定会来。我们可以先拍后面的剧集。”

导演心底憋屈,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安排新剧情。

简星泽刚拿到剧本,电话便响起。

他摸出一看,屏幕上跳出小耳朵三个大字!

还暗自窃喜了一阵,结果刚接听,便听到白珥微妙又急促的呼吸,紧接着,又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

会所里。

姜彬坐不住了,丢下牌冲过去,一把抢走电话,又一巴掌拍在白珥脸颊,怒道:“你以为到了本少爷手上,还能有人来救你?”

白珥顺着门软了下去,只哼哼出个:“救命……”

便失去了知觉!

不过他并没昏迷多长时间,便被难忍的欲望涨醒了。

几个壮汉已经把他弄在了沙发上,以一个极度羞耻的姿势摆开,灯光明晃晃照射在他脸上,身上,暧昧又旖旎。

灯影后面,是一双双贪婪的眼睛!

白珥忍受不了了,顾不上那些目光,迷离着杏眸,用纤长的玉指弹奏自己脸颊,唇齿,一路往下,越过雪白如玉藕的脖子,在小巧喉结停顿了片刻,又去拉衣领。

姜彬狠狠吸了口烟,剩下半截摁进烟灰缸,骂骂咧咧地道:“操,真骚!老子受不了了!”

姜彬丢掉烟,扔掉外套就扑了上去!

白珥情迷意乱,只感觉身上扑来个暖乎乎的人肉,张口就想咬上去!

就在此时,门嘭一声巨响,整个门板都倒了,简星泽带着小刀立在门口,眼神如履薄冰。

小刀冲着几名看呆的壮汉咧嘴一笑,“各位抱歉,打扰一下,我要揍你们了。”

说着便像一记黝黑的闪电,以正常人看不清的速度,瞬移过去,几名壮汉只觉眼前一花,冰冷的拳头形同雨点砸在了脸上!

有人牙被打掉了,有人腮直接被打凹进去,还有人鼻梁被砸断,眼睛也肿起!

一分钟不到,几名壮汉通通被打翻在地上,嗷嗷乱叫,像是从被暴雨从树枝打落的歪瓜裂枣,个个惨不忍睹。

姜彬直接吓蹦了,从白珥身上滚下地,跪趴着哭:“简……简爷,我以为……您,您不要他了……所以才,才……”

简星泽揉着太阳穴,一步步走向沙发上双眸溢情的人,路过姜彬一皮鞋尖踹了过去,“就算我扔掉的东西,也轮不到你染指吧。”

姜彬被他踹翻在地,却是痛得大气不敢出:“是是是,简爷说的是。”

简星泽懒得与他多说,抱起白珥劲直离开。

白珥感觉到一个温暖的大火炉靠拢过来,舒服极了,眼眶红红又迷茫的盯着男人看,视线却是一片迷糊,怎么都看不清男人的脸。

手脚身子到不规矩,挂在男人身上不停磨蹭,恨不得蹭掉衣服钻进他肉里,含含糊糊地哼:“给我,……想要……”

简星泽将他朝怀里拢了拢,没好气道:“活该,让你去跟别人鬼混!”

“呜呜呜……我难受……”白珥哼唧着,叼住了简星泽脖子。

会所路过形形色色的人,都目意不明的打量着他俩,不过被简星泽狠戾的眼神瞪了回去。椒淌湍兑堵嘉证丽

好容易上了车,白珥就像一只发情期的小奶狗,直接把男人摁翻在座椅上。

简星泽楞了两秒,直勾勾盯着身上软趴趴红扑扑的人,又生气又宠溺:“第一次就玩车震,是不是太刺激了?”

白珥大脑像是搅着浆糊,哪里听得清他说的啥,抖着指尖去解男人皮带,绒绒睫毛不停颤栗,“快点……给我……”

简星泽没忍住,吻住了那两瓣欲滴血的唇,舌尖轻轻滑入,由浅至深吸吻,啃噬,吞没。

白珥被他吻得发软,眼底又红又润,紧紧抱着他肩膀,使劲往他怀里埋,可是只是吻,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呜呜……难受……”

他哭了,红着眼睛看他,像是撒娇,又像是求饶:“好人,别折磨我了……”

“好人?那我是谁?”

简星泽有些怒,一把拉起他衣服,又莫名心疼且难过,他是很想得到他,却从没想过用这种方式。

“唔,你给我就是好人……唔……”白珥完全迷乱了,抽抽噎噎的。

简星泽烦躁起来,掐住他嫩白的脖子质问:“你和沈清逸做过了?”

“没有,我没有,你是我的第一个,呜呜呜,快点给我,求你……”

“那你说说,我是谁?”

简星泽可不想,只做他单纯的泄欲工具。

白珥努力晃了晃脑袋,希望能看清眼前的人,可是视线实在太迷,像雾一般扰乱着思绪,想了半天,终还是记起简星泽那张帅得逼人的脸。

含含糊糊说了声:“你是……简,简星泽……”

简星泽总算满意,吻繞到了他精致耳根,又烫又湿,“记住,这个世界上,能帮你的,只有我简星泽一人,嗯?”

“嗯嗯嗯,快一点……”

“要是受不了,我就用手,嗯?”

“呜,不要用手……就用……啊……”

第34章我给你上点药

白珥醒过来时,已经是次日午后。

好在简星泽还算仁慈,只要了他一次,不过只是这一次,先不说简星泽的武器有多威猛,光是五个小时的持久力,就够白珥受的。

腰酸涨得厉害,腿像找不着了似的,尤其是某个部位,像涂了一层顶级辣椒粉,火辣辣的刺痛。

眼眶还有余红,瞥了眼周围,正是北麟园简星泽的卧室。

简星泽也没有走,正坐在窗前看剧本,长发系得松松垮垮,睡袍亦是,立体五官被窗格逆光映得格外突出,像一副静谧恬淡的画。

直到感受到白珥的目光,他才偏过脸,往这边瞄了一眼,又继续看剧本:“醒了?”

“……呃。”

白珥莫名红了脸,往被窝里一钻一躲,只露出来双水润润的杏眼,还扑得忽闪。

“痛吗?”

简星泽微埋着脸,柔声问。

“痛……”

白珥眼角泛起一点红,昨夜纠缠的记忆隐隐浮现在脑海,男人灼热的目光,被汗水渗透的长发,萦绕在耳鼻浓烈的喘息,结实滚烫的胸线……

如此清晰,挥之不去。

简星泽又看了他一眼,放下剧本,慢条斯理的起身,随手拿了一管膏药,朝白珥走过来,“痛就翻过去,给你上点药。”

白珥忍着腰疼翻身,像只软腻腻乖巧的猫,露出雪白漂亮的背,用小到微不可察的声音呜咽着:“……我,我和沈清逸,没有发生关系……我,我喜欢他是假的,我……很想你。”

不是非得要解释,但硬着头皮解释出来了,只是不想让误会更深。

简星泽指上动作顿了一顿,缓而深入,沉沉一声:“知道了。”

白珥看不见他表情,只觉他似乎在泄愤,力道奇大,痛得咬住被角,又哭:“我知道错了,你别折磨我,我怕痛……”

“没折磨你,不弄进去好不了,都破了。”简星泽声音很认真,长发垂下,撩得背痒。

这个药涂抹下来,白珥走路都在发抖。

简星泽把他抱到楼下喂饭。

很清爽的几个小菜,清蒸茄子,葱花蛋羹,萝卜炖排骨,一点皮蛋瘦肉粥,白珥食欲大开,吃得欢。

简星泽替他擦嘴角,“我得去趟影视城,今晚可能加班,你在家里休息吗?”

白珥惦记着展露西,停下吃饭动作,抬眼看他,竖起一撮呆毛:“展露西说过,今天会……会让你娶她,你,不会忘了吧?”

“没,”

简星泽极浅的笑了一笑,“所以才去影视城把工作交待清楚,万一鬼新娘不让我拍戏怎么办?”

“啊……”

白珥指尖筷子跌落,“你,你真要娶她?”

“不然呢?”简星泽眉峰挑得鲜明,瞳底一片认真。

白珥委屈巴巴的嘟嘴:“那,那我怎么办?”

“噗~”

简星泽轻嗤出声,伸手揉他毛乎乎的脑袋,“你呀你,还真是个惹人喜欢的小傻瓜呢。”

“你不会还在生气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和沈清逸接触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不要娶她好不好?”白珥快哭了。

简星泽愣了一会儿,然后答应:“好。”

那双眉眼太深邃,白珥猜不透他是在敷衍自己,还是真的答应了,只能把他盯着:“我跟你一起去影视城。”

简星泽又是一愣,旋即不怀好意的提脚碰他裤腿儿,“你能走路吗?”

“能,我没问题的!”

白珥心说为了男朋友,爬也得爬去啊!

简星泽勾起唇,又答应:“那好。”

一上车他就后悔了。

山路不好走,一夜风雪,结冰导致汽车打滑,一个刹车一个刹车的走,白珥屁股痛苦不堪。

想捂住,又一车人,不知是不是因为展露西的缘故,车上多了两个保镖,小微和管家同行,加上小刀和司机,九坐车显得特别拥挤。

白珥怪不好意思的,只能苦着脸憋着。

简星泽仿佛看出他心思,拍了拍自己大腿,“要不你趴着?”

小刀、小微、管家他们三没忍住,发出一串轻飘飘的笑。

白珥瞬间脸红透,倔强的咬牙:“不要。”

*

整座影视城沦陷在一片迷眼的风雪中。

大概是这几日简星泽行踪不定,更或许是他被爆出了丑闻,影视城门口,没有为他蹲点的粉丝了。

白珥却意外见到了爷爷。

爷爷裹着厚厚的裘皮大衣,脸上红光满面,看起来气色不错,手上还拄着龙形手杖。

“爷爷……”

白珥含着泪扑过去,腿软得站不住,差点把爷爷扑倒,“你没事吧?”

“没事,简先生都给我们摆平了,说抵押房子的钱从你片酬里面扣,爷爷没事,倒是你,怎么样了?那群混蛋没对你做什么吧?”爷爷也满是担心的看他。

白珥不敢说自己被灌药的事,抹掉眼角的泪,“没事,我一个大男人,他们能对我做什么?”

爷爷这才放了点心,拍拍他肩膀道:“那就好,前两天简先生和我谈了展露西的事,今天特意请我过来帮忙,你学着点。”

白珥偷瞄了一眼旁边绅士翩翩的简星泽,小声嘀咕:“所以,催我回来的电话……是他让你打的?”

“当然。”

爷爷摸了下胡子,“不然你以为是谁?爷爷这几天好几家丧事要处理,那有闲功夫管你?”

我以为是姜彬……

白珥心底莫名舒坦,“哦,今晚是要捉展露西吗?”

黑猫儿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繞在白珥腿根喵喵叫,白珥一把将它抱起,摸摸小脑瓜:“国国,想不想我?”

简星泽看了眼天色,让他们先进去,“爷爷,时间不早了,我们进去在说。”

“好。”

爷爷答应,一群人一只猫,浩浩荡荡进入影视城。

导演见到了白珥,脸上露出一点喜色,“白先生,你可算回来了。”

经纪人正在喝水,差点没呛死。

他盼星星盼月亮,好容易盼到这小子失踪了,可没几天,他怎么就回来了呢?

关键是,还和简星泽一起出现的。

简星泽给导演介绍了白爷爷,说今晚要借片场一用,也没说个具体用来干嘛,只说七点以后清场,除了保安,不能有其他人。

导演还有一大堆戏等着今晚加班,有点为难,不过简星泽发话,到不好拒绝,答应了下来。

七点以后,整栋楼的人几乎走光了,整个片场空荡荡的,爷爷让他们在开始摆莲花灯,从门口一路摆到天台。

天台搭了个八卦阵,黄色符咒铺开,周围繞着莲花灯,一朵朵透亮。

白珥听爷爷说过,这种阵可以打开往生门,让死去的冤魂得到超度。

等一切准备就绪,爷爷饿了,点外卖叫了些夜宵,可只有白珥和他吃,小微和管家像是怕被爷爷戳穿一般,远远的避开那些莲花灯。

爷爷也不在意,吃鸡肉汉堡津津有味,还给白珥说自己第一次超度亡魂的故事。

说那会儿他还年轻,喜欢到处旅游,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游历四方,偶尔帮人办点丧事,包里票子便来了。

那会儿一些偏远山区没有完全实行火葬,人死后往棺材板里一盖,灵堂上摆七天,七天后才送去入土。

山里的一土豪死了儿子,爷爷去的时候,人已经在灵堂摆了十天,土豪舍不得儿子,迟迟不肯入葬。

爷爷嗅到满院子尸气,便劝说土豪让他早日下葬,否则会尸化,变成不人不

<ins id='Dly'><b></b></ins><bdo id='mxYOsN'><del></del></bdo><var id='WwYXrN'><tt></tt></var>
    <samp></samp>
      <abbr id='svZGwa'><del></del></abbr><cite id='xBMU'><legend></legend></cite>
        <sup id='TuUfnm'><ol></ol></sup><s id='DlB'><ins></ins></s>
        <code id='JvZw'><tt></tt></code>
          <u id='cYXqADr'><s></s></u><strike id='cZx'><i></i></strike><ol id='WjxBl'><code></code></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