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18章 抬眼看向爷爷:你确定这是退烧药

第18章 抬眼看向爷爷:你确定这是退烧药

白珥耳根都红透了,心底痒痒的,恨不得把这个挑逗他的男人当场剥光!

第42章老攻带你做运动

简星泽心说他这点劣习倒是和白无尘很像。

白无尘也这个样子,喜欢养小动物,又不喜欢照顾,好在有两只傀帮忙照顾,否则那些小东西就算不被饿死,也会变得又臭又脏的。

“可以让管家照顾,他有经验。”简星泽笑笑道。

白珥依然摇头:“不了,国国会吃醋的。”

简星泽笑出声:“哈哈哈,一只猫能吃什么醋?”

“国国不喜欢其他猫猫狗狗跟我接触,上次我抱了隔壁的泰迪狗,它跟我欧了三天气。”白珥表情认真,不像说谎。

简星泽有些无语,还是只护食的猫。

“好吧,那就不养,嗯?”

“嗯……”

两人说话之间,汽车已抵达北麟园,简星泽掐了掐白珥的脸,右手圈在他背后,把人径直揽进怀中,抱出了车厢。

雪彻底停了,阴云散尽,露出片清明的夜空,月色如水。

简星泽抱着白珥,穿过幽香暗藏的梅林,雪在脚下踩得咔咔响,清脆入耳。

像是两人的心跳声。

简星泽突然心血来潮,没有直接回北麟园,而是往梅林深处走去。

“你,你去哪儿?”白珥一惊,就想从他怀里挣扎下来。

简星泽却牢牢的抱住他,神秘兮兮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没一会儿功夫,男人便抱着怀中人来到梅林深处的一块空地。

空地周围圈着玉色大理石围栏,地上铺着雕花石板,整个空地成圆形,中间有大理石圆桌和圆凳,边上还有一处木藤秋千。

看来是处休息的地方。

周围梅林形成个圆,熙熙攘攘的枝丫映下如水月光,把大理石桌照的一片明亮。

简星泽把白珥放下来,用纸巾把石桌擦干净,随手脱下外套,铺在圆桌上,又把白珥抱起来,放在外套上,手臂撑在桌子边缘,人已经倾身探过来,星眸眯起:“我们来次野战怎么样?”

“啊!”

白珥脸颊瞬间浸透红粉,胸腔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感觉又刺激又害羞:“野,野战?这里?会不会太冷?”

“冷啥,有老攻带你做运动,待会热得你不想穿衣服。”

简星泽如鹰隼般的黑眸盯着他因羞涩而染上红晕的脸颊,眸里跳跃出如火般炙热的幽光。

他抬手抚上他的脸颊,唇角微勾,“还没开始嘞,你身体都在发热了呢?”

白珥一听这话,脸颊更红,羞羞的别过目光,不敢看男人。

一股热火在身体里逐渐蔓延,那是想极力隐忍,却依旧的渴求。

身体的空虚卷起巨大羞耻的感觉,让他不安又难耐的扭动了下身子。

这微妙的动作,似在邀请。

简星泽忍不住了。

很轻易划掉白珥裤子,高大颀长的身躯压倒下去,将人摁在冰冷的大理石桌上。

十指交扣,泄下一片摇曳的月影。

*

翌日。

白珥在一阵酸痛中醒来。

他睁开杏眼,映入眼帘的是简星泽的卧室,不由愣了下。

嗓子痛的厉害,头也昏昏沉沉的,不见简星泽。

想翻身起床找水喝,可刚一动,腰部的酸涨难忍又让他跌回了床,尤其某个部位,像是被特大号电钻搅过,痛得要死。

他皱起眉,抬手揉着有些发涨的太阳穴,昨晚的记忆也慢慢回溯到了脑海中。

月光下男人精壮有力的臂膀,不断摇曳的长发,粗重的喘息,低沉沉的爱语……

像是引人沦陷的温柔乡,挥不走,抹不去,只有不断沉沦,再沉沦。

白珥自嘲的笑了笑,明明痛得要死,为什么还要迎合呢?涵^歌_DR/鄭$蜊

仅仅是因为喜欢吗?

*

管家听到屋里有响动,推门进来看了眼,发现白珥醒了,忙问:“公子,需要吃点东西吗?”

“我……”

一开口,白珥就知道自己的嗓子废了,大概是感冒,嗓音又嘶又哑,像一只小鹅叫,“我想喝水。”

管家一听,这声音不对,慌忙来到床边,探了下他体温,眉头一皱:“哎呦,这是发高烧了?”

“……呃,我就说别让他在哪里做吧……”白珥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管家一脸懵逼:“在哪里做?”

白珥:“……”

白珥长这么大,只发过一次烧。

那会他还小,爷爷跑遍好几个大医院,想尽办法都没降下他的体温,最后爷爷把自己关在厨房,倒腾了一夜,第二天倒腾出两碗不知道什么东西,总之黑红黑红的黑药,两三下给他灌下去,白珥昏睡了三天三夜,才好过来的。

“没,没在哪里,我高烧,只能找爷爷,去医院治不了。”白珥慌忙转移话题,许是发烧的缘故,他的脸颊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都红得发亮了。

“啊,那现在怎么办,要叫你爷爷过来吗?”管家不知怎么办。

白珥浑浑噩噩的点点头,“麻烦您先给我到点水,再帮我把电话拿过来一下,谢谢。”

管家愣了几秒,现在的公子,比以前的公子要懂礼貌多了,冲他和蔼一笑:“诶,我这就去。”

温热水和电话很快送过来,白珥艰难撑起上半身,喝了点热水,给爷爷打电话,心底已做好被爷爷骂的准备。

果然,软软一句:“爷爷,我发高烧了。”传进爷爷耳中,那边就油锅似的炸开了。

“什么?发高烧了,叫你不要跟他去鬼混,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吧?你发一次烧,是会要命的!臭小子!”

“爷爷,我没有鬼混……”白珥有点委屈,杏眸一汪,差点哭了。

爷爷听不得他这声音,质问:“那你说说,你是怎么被弄发烧的?”

“我,我……”白珥吱吱唔唔回答不上来,最后只能撒谎:“我洗了冷水澡,他家热水坏了。”

爷爷:“……”

爷爷:“他家是很穷吗?连热水都会坏?不是大影帝吗?”

“……呃,”白珥有些无语:“谁规定影帝家的热水不会坏?”

“行啦,行啦,我没时间和你贫嘴,他家在哪里?我这就过来。”爷爷不耐烦起来。

白珥这才记起,简星泽的家,在公墓山上!

可是如果不让爷爷来,自己如果在坐车颠簸回去,恐怕更会挨骂,只好答:“我微信上给你发位置。”

“嗯,快点。”

爷爷挂电话后,白珥给他手机发去共享位置,心底隐隐担心又会被骂。

果不其然,爷爷一看见这个位置就炸开了,发来语音骂:“有没有搞错,还说没跟他鬼混?都睡坟头了!”

白珥不敢回,将手机扔到一边。

管家还是贴心的给他弄来个退热贴,一贴上,白珥顿时觉得额头凉凉的,舒服多了。

爷爷过来的很快,一进门就摇头晃脑:“果然是怪物,宅子阴,还栽那么多梅,屋里所有摆设都是大凶,这哪里是人能住的地方,分明就一死穴,养尸蓄煞还差不多!”

管家笑呵呵的回道:“你说的对,这宅子本来就不是给人修建的。”

爷爷顿时瞪胡子上眼:“那你们还让我孙子来这种地方?是想阴死他吗?”

“呃,那倒不是,你还是赶紧给你孙子治疗吧,再骂来骂去,恐怕他没被阴死,就被烧死了。”管家喃喃细语,念经一样。

爷爷却听得清楚,瞪了他两眼,给白珥把起脉来。

白珥怕火花牵扯到自己身上,全程闭眼装死。

管家惊讶:“你还会中医?”

爷爷又是瞪眼睛:“关你屁事。”

管家:“……”

管家乖乖闭嘴。

把完脉,爷爷朝他伸手:“拿来。”

“啥?”管家不懂。

“笔和纸。”爷爷一脸理所当然:“不拿笔和纸,我怎么跟他开药?”

管家差点没噎死,不过不想和他争论,乖乖去拿来笔和纸。

爷爷龙飞凤舞的写了张方子,交给管家:“赶紧去弄药。”

管家满是疑惑地看了眼上面的配方:,,,……

抬眼看向爷爷:“你确定这是退烧药?而不是谋杀亲孙子的毒药?”

“让你去你就去,磨磨唧唧的干什么?”爷爷抬手做出个打人的动作。

管家不再多语,出门去弄药。

这些正常人一般弄不到的东西,对管家来说,轻而易举,一小时不到,他便收集了所有毒药,给爷爷端来了。

爷爷很满意,对他笑了笑,“不错,死老头动作还挺快,厨房有没?借我用用?”

管家点点头,带他去厨房。

爷爷将所有东西一古脑捣碎,扔进锅里加水煮。

管家心疼他的锅:“这么煮,我的锅下次还能用吗?”

“正常人不能,你们还行。”爷爷搅拌着锅里又臭又黑的毒药,头也不抬。

管家翕动鼻翼,嗅到大股怪味:“行,那你下次过来吃饭的时候,别忘记提醒我换锅。”

爷爷:“……”

爷爷真想踹他一脚,“谁想在这种鬼地方吃饭啊?”

药煎了两个小时,总算煎好了。

爷爷并不着急关火,而是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撸起袖子,哗一下,割了自个动脉!

管家大惊:“你干啥?”

爷爷不慌不忙将腕上划出的红血滴进药中,边滴边搅,边搅边悠悠道:“我孙子他,其实也不是人。”

第43章我轻一点

管家这才发现,他手腕上,密密麻麻有不少划伤的疤痕,老的新的都有。

心底不免一阵重颤,感叹道:“这么些年,你就是……这样养大他的?”

爷爷侧过脸,面色有些苍白,却冲管家点点头,语气云淡风轻:“你们也知道点什么,不是吗?”

“哎!”

管家重重一声叹息,又是欣慰又是无奈的看向爷爷:“你身为白家最后一个传人,真是苦了你了。”

还在这附着白无尘残魄的小山参,是被白家的后人捡去,又靠吸食白家后人的血液存活,才会如此这般像白无尘。

*

最后一道工序总算完成,管家正要端起药,爷爷又塞给他一包糖果,“那小子喜欢吃糖,他要是不吃,你就用糖哄诱他。”

顿了顿:“虽然他看起来和正常人一般无二,实际上有点笨笨的,很好哄骗的。”

管家一愣,旋即又问:“你不亲自喂他吗?”

爷爷把摇了一摇,轻飘飘的,自顾自处理起伤口,脸色已是惨白:“我不想让他看见我现在这个样子,待会你就说我有事先回去了。他喝了这个药会昏睡三天,中途记得给他喂点水和擦身子。”

管家见他手指都在抖,又有些忧心,忙道:“要不,你去我房间休息一下再走吧。”

“……如此,”爷爷犹豫片刻,还是应了:“也好。”

处理完伤口,爷爷只觉脚步发虚,管家只好将他扶到自己房间,又折回来端药。

*

白珥小时候还好,长大了就不是那么好喂药了,而且管家不是爷爷。

尽管管家好话说尽,各种哄诱的招数都使出了,可他喝了两口,便打死也不愿意再喝。

那张精致的小脸憔悴的厉害,人也迷迷糊糊的犯晕,更犯恶心,别说喂苦药,就是喂他吃糖都不愿意。

无奈,管家只好打电话通知简星泽回来。

简星泽一听白珥在发高烧,便匆匆结束拍摄进程,连妆都没卸,只换了衣服,闪电飞侠一般赶了回来。

屋外风雪又起,天空蒙上一层浓郁的灰,阴沉得恍若世界末日。

卧室里燃着一盏小灯,昏昏黄黄的颜色,透着些许旖旎的暖意。

白珥小脑袋毛乎乎的,歪斜靠在枕头上,半阖的眉眼有些微醺,像是喝醉了酒,又像挑了点胭脂,映着疲倦的脸,病焉焉中又透一点自持的乖巧可爱。

“宝贝儿,乖乖张嘴吃药。”

简星泽坐到他旁边,如瀑般的长发倾泻在肩膀,勾勒出妆容刻画后更加深邃的眼眸,目光一片溺宠。

颀长指尖端起药碗,送到人软软失了颜色的唇边,声音满是蛊惑:“吃了药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以前白无尘不吃药,也是他唱歌哄住的。

白珥咬了咬唇,头脑还在发晕,微微撩起点眼皮,瞅了眼简星泽,男人上妆后太完美,暖色光影更是将他映照得熠熠生辉。

艰涩的咽了下唾沫:“不要听歌,不要喝药,药好苦,我爷爷呢?我要爷爷……”

管家刚才回答这个问题,已经回答了三四次了,现在又不厌其烦的回答道:“公子,你爷爷有事已经回去了,我们可以代替他照顾你的。”

许是烧糊涂了,白珥像个小孩子不依不饶的撒起娇,撒着撒着又哭:“不要,我就要爷爷喂……呜……”

简星泽有些好笑,掐住他的腮把药灌进去,“我就是你爷爷。”

“才不是……咳……”白珥被他灌哭了,又敲打起简星泽胸膛:“你这个大坏蛋,就是你把我弄发高烧的,哼!现在你得替我吃这么苦的药,哼!”

简星泽笑意更浓,搂住他裹紧在怀中,“好,我喝就我喝!”

说着仰头干了碗中苦药,白珥有些不敢相信,“你不怕苦?……呜……”

话还没说完,简星泽便吻了上来。

带着浓浓苦药味的吻,火热又极度苦涩,激烈的席卷着白珥所有理智。

他被吻得浑浑噩噩,大脑一片空白,如同在云雾中漂浮。尚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要赶紧将他推开,不然苦苦的药就会吞下肚了。

可他这想法刚刚萌生,男人那炙热的身躯已迫不及待的压了下来,将他全身禁锢住,并进一步在他口中索取,更多的苦涩涌进口腔。

白珥身体死死的绷着,苦得眼泪直掉。

想挣扎却又被男人巨大力道钳制住,只能红着眼睛哭。

简星泽吻得忘我。

即便是这么苦的药在口中,他依然能尝出,这小东西唇舌的香甜滋软,气息的温润黏蜜。

于是越吻越烈。

管家识趣地退了出去,并无声的关好门。

白珥很清楚,这样发展下去,会发生些什么。

昨晚的记忆历历在目,他不想这么短时间,又来一次。

挣扎着想抗拒,想要让他起开。

可男人纹丝不动,颀长的指尖自他领口处,一颗一颗解开他睡衣的扣子,密不透风的深吻,待药全部渡进他口腔,白珥被他吻到快要窒息。

简星泽终于舍得松开他的唇。

可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灼烫的吻又辗转从嘴唇转移到耳根,繞过性感的喉结,落到精致锁骨。

在锁骨处停留片刻,继续往下蔓延,在胸口和腰腹间流连。

隐忍到了极致时,他的大手不受控制的去扯他的睡裤,声音全是带着致命气息的沙哑:“宝贝儿,我帮你降降温……”

“不……不要……你这个混蛋,昨晚才把我弄晕了,现在又来,你根本不爱我!”

尽管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可这一刻,白珥还是感到惶恐。

一想到这个男人毫无节制的予取予求,关键是,加勒比海盗加长版大炮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他心里就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我是爱你的,宝贝儿,我发誓!这样能更好的降温,我轻一点,嗯?”

男人嘶哑的嗓音,在他耳畔低低响起,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软嫩敏感的耳垂,深邃若藏星辰大海的眸子,燃起两簇花火,是浓冽的情/欲之色。

白珥浑身一震,脱口而出的“不行,不可以……”被“啊……”一声惨叫代替。

……

这一次白珥昏睡了整整四天,第四天下午才醒过来。

简星泽没在,管家在床边守着,见他醒了,赶紧问:“公子,好些没?”

白珥只觉腰酸背痛得厉害,肚子又饿,不过精气神好多了。

记起那日滚烫的纠缠,脸不禁又红了,“好,好些了。”

管家却有些担心:“怎么脸还这么红,是不是又发高烧了?”

“啊,没有,我,我这辈子都不想发高烧了呜呜呜……”

这么几天了,他某个部位还火辣辣的痛,忍不住又哭了。

管家:“……”

管家手忙脚乱:“公子,别哭,别哭,好了,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发高烧了!”

像哄小孩子一样哄他,把人抱进怀中,轻轻拍了拍背,白珥才安静下来。

管家放开他,小心翼翼的问:“饿吗?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饿……”

白珥红着眼点头,模样又乖又惹人怜惜。

管家忍不住摸了下他的头。

管家做饭很快,半小时不

<person></person>
<person id='dZ'><tt></tt></person><acronym id='cLRI'><option></option></acronym>
    <dfn id='Hbe'><u></u></dfn>
    <abbr></abbr><fieldset id='mdsDKES'><basefont></basefont></fieldset><base id='IU'><tt></tt></base>
    <samp id='aulOZKZ'><strike></strike></samp>
    <nobr id='QCKt'><base></base></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