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20章 几人齐刷刷转身

第20章 几人齐刷刷转身

请过模仿秀。”

白珥有些无语,没想到简星泽在哪里都这么受欢迎。

其他三个偶像明星却有些不高兴,其中一个还小声抱怨:“影帝有什么了不起的,搞不好待会被吓尿裤子呢?”

“哈哈哈……就是……前几期有谁没被吓哭过?”另外两个也跟着窃窃地笑起来。

白珥心说全部人都会被吓得尿裤子,唯独他不可能。

而且他才是最让人害怕的怪物好吗?

你们这群无知的人类!

不想理会他们,和武术大叔站在了一起,并笑笑朝他打招呼:“你好,你是陈天铎陈老师吗?”

陈天铎有些意外,自己已经退出娱乐圈多年,没想到还有人认识自己,忙道:“正是,请问你是?”

“我是白珥,呃,我只是个十八线的小演员,比起他们几个和陈老师简直不值一提。”白珥抓抓脑袋,有些尴尬。

这时两个女明星走了过来,拉住白珥就问:“我们刚才看见你和他一起来的,你们认识吗?”

她们说的他,自然是指简星泽。

白珥更加尴尬,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又不好说谎,扰扰头发含糊道:“……认识。”

两个女星夸张地惊呼起来:“真的吗?你有他微信吗?”

说着还摸出手机,“有的话快点让我们加一个。”

“……呃,我……”

白珥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导演却招呼大家,“各位准备,直播时间马上到了,尽量不要闲谈了!”

白珥如负重释,赶紧按照导演的安排,排好队形,三个偶像明星在最前面,女星在中间,还不忘提醒白珥:“等会拍完你再给我们哦!”

白珥装模作样点点头,和陈天铎走最后面,主持人站在了两名女星旁边。

晚上九点,直播开始。

主持对准摄像头说了串慷慨激昂的开场白,逐一介绍起今天的受邀嘉宾,当介绍到最后的白珥时,只用一句带过:“这位是刚出道的颜值小生,圈内称为小贾宝玉的白珥。”

因为白珥没有任何名气,主持人不知该如何介绍,于是瞎编了一句。

白珥也不在乎,冲停留三秒就挪开的摄像机挥手一笑。

可仅仅是这三秒钟的特写,整个弹幕已经炸开了。

「天呐,这是什么神仙颜值的小哥哥啊!」

「真的刚出道吗?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就冲这颜值,爱了爱了!」

「为什么要让他走最后面?」

「摄影师大大,能多给点镜头特写吗?拜托了!」

……

但是在直播中的成员们是看不见弹幕的,主持带领大家开始向阴森森的小楼探索。

开始大家还在主持人风趣的解说下憋不住笑了,然而刚到楼梯口,一股阴冷的寒风刮来,最前面的男星突然盯着黑暗深处,眼神发直,脚步也像定住一般,结结巴巴地问:“那,那是什么?”

“什么?”

后面的两个男星被他突然停住了的脚步搞得差点撞上,正想骂娘,却又被他的眼神吓唬到了,慌忙停下脚步,同时看向黑索索的楼道口。

白珥在最后探出个毛乎乎的小脑袋,瞥了眼前面,发现前面黑暗中隐隐屹立着一个人影。

他好歹会点傀术,一眼就看出,那不是真人,也不是鬼影,而是爷爷扎的纸人。

几步过去,走在了一行人前面,最开始那个男星夸张的叫起来:“他干什么?他被鬼附身了吗?”

白珥却从黑暗中拉出一只纸扎人,冲他们笑:“不过是个纸人。”

整队人悬着的心一松,尤其是两个女星,不停拍着心口:“天啊,吓死我们了!”

队伍继续前行,有了这次经验,三个男星胆子稍微大了些。

第46章他死了

结果刚到楼梯转角处,原本空洞荒废的楼道骤然一亮。

通道两边往上的楼梯台,每隔几步就有一盏小小的蜡烛,烛火光影幽幽,被奇怪的灯罩笼着,灯光被细细碎碎的分散,光线从地上照上来,每个人的脸都被映得特别诡异,障影重重。

就好像那些诡异的光,要把人切割成不规则的碎片一般。

中间两个女星开始轻微颤抖,互相揽着嘀咕:“好吓人,这些灯怎么这么诡异?”

“有什么吓人的,不过是气氛营造出的效果摆了。小儿科的东西!”

领头男星现在一点不怕了,感觉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过都是人为安排的,他才不会害怕。于是说起话底气也硬了许多,还带着戏谑的意味。

突然,不知谁咯咯笑出了声,轻飘飘的,像是风吹过耳轮的声音,又像是一个女人在耳边低低嗤笑。

“你倆笑啥?”前面三个男星同时回头!

“我们哪里在笑?”

中间两个女生莫名其妙。

不过当看见他们传过来的脸时,猛地顿住脚步,睁大眼睛死死盯着他们看,仿佛看见了什么诡异又恐怖的画面,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们……”

三个男星面面相觑,又有些害怕:“我们怎么了?”

白珥和陈天铎也停下脚步往前看去,只看见经过那些烛光的照射,可以明显看到他们三个煞白的脸诡异缥缈,不过两个女星也是一样,跟本没什么好奇怪的。

两个女星却害怕的发起抖:“你们……脖子上,趴着的是什么?”

“脖子上!?”

领头男星抬手摸了把后脖子,不摸还好,一摸,他的手像是被自己脖子吸住了一般,连面孔都开始扭曲了!

“啊!啊!怎么回事?我的脖子,好痛……”

其他两个男星见他那么痛苦,连脖子都不敢摸了,吓得往女星这边跑,可是两个女星像是见了鬼,尖叫着:“不要过来!”

喊着就朝白珥这边跑回来!

白珥和陈天铎几乎是出于本能将她倆护在身后,同时质问:“怎么回事?”

“他们脖子趴着怪物,你们看不见吗?”两个女星快哭了。

白珥微微皱眉,如果是灵体,他有白家自带的祖传血,应该可以看见,为什么自己什么也看不见?

于是不信邪的走上前,一把抓住领头男星的手,在众人尖叫声中,硬生生将他捂脖子的手扯了下来。

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只是那个男星像是在承受莫大痛苦的尖叫声中昏了过去!

白珥好心替他按响报警器,两个女星对白珥露出别样的眼神,纷纷向他靠拢:“小哥哥,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白珥不明白:“什么?”

“我刚刚明明看到,你把手放到他手上时,那些东西就消失了。”女星又警惕地看着另外两个男星。

白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有点怀疑,他们几个是不是故意串通好?吓唬屏幕前面的观众的。

不过男星是真的晕了过去,这又无法解释。

主持人刚才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个时候才冒出来,还故意夸张的问:“天啊,他们经历了什么?怎么一名成员都按了报警器?等等,他晕了?”

两名医护人员也在此刻赶了过来,他们训练有素的将昏迷男星抬了出去。

弹幕再次炸开:「kikei黎是怎么回事?」

「是呀是呀,刚才他表情好吓人呢,是不是真的有什么?」

「琳琳和七七看见什么了?能不能透露一下啊?」

「摄像机为什么什么也没拍到?」

「不会是自编自演的好戏吧?导演安排的?」

「不可能吧?毕竟这是个露脸的好机会,黎现在有被人黑,他不可能第一个退出……」

弹幕已经完全霸屏,不过没人看得见。

白珥他们重新整理队形,又开始出发。

这次白珥和陈天铎走在了前面。

很快,一行人到了二楼。

主持让摄影师把镜头对准天花板,黑压压的天花板中央,挂有一根打成圈的麻绳,吊灯上面全是蜘蛛网。

主持幽幽的声音响起:“曾经有媒体曝光,这个屋子的女主人,曾经在这里亲手杀了自己三岁八个月的儿子,又上吊自杀。”

镜头缓缓转向墙壁,上面还有零星干涸的血迹,以及一些霉斑。墙角放着一张黑皮沙发,不过完全损坏了,上面有不少刀砍的痕迹。

“这里就是当年那位母亲手刃自己孩子的作案现场……”主持故意压低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白珥能看出,这个地方是真的死过人,上次他遇见鬼打墙,可能就是那个死去孩子的怨灵制造的。

正想着,“嘻嘻嘻……”

一串小孩子的笑声,顿时在屋里响起。

“谁?谁在笑?”

这次慌的是主持人,摄影师耳朵一动,跟着转动摄像机,然而光线打过去,只捕捉到一抹飞快闪去的黑影。

“那是什么?”

几个人包括白珥和陈天铎都是一惊。

“嗖!”

黑影又从几人身后掠过。

几人齐刷刷转身,也是什么也没看见。

“有情况!”主持人不淡定了,对着屏幕惊恐解释道:“这里肯定有情况,不知道摄像机捕捉到没,有东西闪了过去,体型应该不大,或许是只猫……啊!”

还没解释完,他整个人就被凌空吊了起来!

白珥他们同时看见,一个鬼气森森的小男孩蹲在房梁上,一条麻绳不知怎么的就套在了主持人脖子上。

他嘻嘻笑着,弯着黑幽幽极大的眼睛,像钓鱼一样把人往上吊。

“啊!!!鬼呀!!!”两个女星彻底吓坏了,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另外两个男星亦是吓得拔腿就跑,根本不管主持人死活。

好在白珥和陈天铎还算冷静,陈天铎一把抱住主持人的脚,白珥二指一展,划出一道白家独门法术,朝小鬼打去!

摄影机还算敬业,不知是看傻了还是真的敬业,扛着摄像机定定的站在原地。

然而,镜头面前,根本没有小孩的丝毫影子。

大家只看见主持人被凌空吊起,像是魔法师故意施展的魔法一般。

“敢打我!”

小鬼被白珥打中脸,惨白的小脸顿时被打出一个乌黑的窟窿。

他怒了,露出一排参差不齐的尖牙吼叫,手中绳子一扔,像是旋风一般朝白珥卷去!

主持被陈天铎接住,吐着舌头喘气,陈天铎按响报警器,对两个女星喊到:“快点离开这里!”

女星们却只是哭喊尖叫,却缩在角落挪不动腿!

陈天铎没办法,只能招呼摄影师,“快点把她们带下去,这里太危险了!”

可是摄影师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兄弟?”

陈天铎扶着半死不活的主持人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不拍不知道,一拍吓一跳。

摄影师黑色冲锋衣露出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一条细小的裂痕!

陈天铎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摄影师的头,就像被利器削过一般,从脖子根部,齐齐的断裂,然后整个咕噜噜掉了下去!

“啊啊啊!!!”

女人惨叫声惊破夜空:“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

白珥顾不上他们,和小鬼斗在一起。

小鬼牙尖爪利,对白珥又撕又扯又咬,招式不见任何章法,却招招毙命。

没一会儿,白珥身上的衣服被他抓烂好几道破痕,有几道划破了皮,血乎乎的。

白珥想摆脱他也不行,小鬼凶神恶煞的步步逼近,不依不饶的,几次险些抓中白珥要害!

一人一鬼不知不觉斗到了三楼。

白珥有些吃不消,三楼过道昏暗,没有任何光源。

小鬼突然一跳,直接跳到天花板,脚挂在破碎的吊灯上,背朝白珥,肩膀一点没动,只有脸转了整整一百八十度。

像是故意吓唬白珥一样,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猛地露出尖牙,嘴唇裂开到不可思议的幅度。

像是惊声尖笑,又像是嘶吼咆哮:“你完了!”

白珥一惊,慌忙使出一道护身术,“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么字还未出口,“滴答!”一声,有冰凉的液体从头顶顶淌下,“啪”地落在他精致鼻尖!

带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白珥伸手一摸,一看,果不其然,是一滴乌黑的血!

他迅速仰头。

手电筒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只能借着头盔上摄像机微弱的红外线光源,朝上望去。

上面不是一个鬼脸,也不是小鬼的母亲,而是一圈用红绳结成圆形的网,像是扩大版的蜘蛛网!

网中央,挂着一串拥挤,面目狰狞的人头!

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个个龇牙咧嘴,乌黑的血从他们口鼻,或是断脖处淌下,有的顺着绳子往下滴,有的却被贪婪的鬼头吞掉了。

可是他们没有肚子。

吞下去了,又淌出。淌出来了,又吞,如此反复。

“卧槽!这他妈的是什么鬼?”

白珥惊得直骂粗,心说这种鬼我那是他们的对手?撒丫子就想开跑。

那小鬼却阴森森地笑了起来,“你觉得,你还跑得了吗?”

第47章奈何桥

白珥现在也别无他法,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明明怕得要死,还故作趾高气扬,想用气场吓退对方。

“跑不了,但我有大佬保护我,像你们这种渣渣小鬼,根本不够给我家大佬塞牙缝!”

说完这句话,他就想溜之大吉。

但是,想法是美妙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小鬼那里是他这种小菜鸟能吓唬住的,像只小猩猩锤打着胸膛,“哟哟哟,我杀了那么多人,还从来没遇见过什么大佬,来来来,把你所谓的大佬叫来,让我看看?”

白珥想摸出胸口的护身符,召唤出简星泽,头顶的人头网却已经铺开掉下来,像一串破了皮的西瓜,红色汁液淌得白珥一脸一头!

“呕!”

白珥瞬间吐了,好在头上还有头盔,不至于那么狼狈,一道法术打过去,想将网子打开一道破口,然后逃跑,可惜,无疑是鸡蛋碰石头。

那些网状的东西沾到他皮肤的瞬间,像是会包裹吞噬人的食人花,猛地收缩花瓣,将他硬生生裹吸了进去!

“简星泽……”

白珥刚刚扯出来的护身符,哐当一下,掉在了铺满灰尘的地上。

*

后台的简星泽只觉心口一跳,极度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紧跟着,他听到有人在惊慌失措的喊叫:“不好了,出事了!”

他坐不住了,长腿一迈,直接拨开慌乱的人群,向小楼走去。

二楼的女星还在尖叫,摄影师的尸体还倒在地上,头咕噜噜滚在一旁,血流了一地,摔下的摄影机镜头对着男人黝黑的皮靴,弹幕炸满各种疑问:「?????摄影师死了???」

「怎么回事???」

「谁能捡一下摄像机???」

那两个女人,好歹你们还是星!不要在尖叫了,好吗???」

「有没有人管啊???」

「还在直播呢???」

「这是直播杀人吗??」

「要报警吗???」

「这新出现的jio是谁的?腿很长啊?」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注这个?」

……

弹幕无人问津,丢摄影机的人无人问津,人人都乱成一团,打电话的打电话,找人的找人,喊叫的喊叫……

陈天铎和主持人不见了,两个逃跑的男星也不见了,白珥也不见了……

简星泽从二楼找到三楼,连天台都找遍了,也不见人,只找到那一块绳子断裂的护身符。

孤零零地躺在落满灰尘的楼道口。

“白珥!”

简星泽一张俊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了下来,就像风雨欲来的天空一样阴暗,胸口痛得厉害,眼瞳也转成非正常人色的腥红色!

*

白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死了。

总之四周都是黑黝黝的,没有月没有星,黑色像划不开的墨,又像血液流开的河。

白珥在河心,躺在一条小船上,船头燃一盏孤零零的小灯,像一片不经意间掉进海里的树叶,随着浪潮飘啊飘。

漫无目地的。

“简星泽……”

他从船上走起,下意识去摸/胸口的护身符,只摸出半截挂在脖子上断掉的绳子。

爷爷曾经说过,如果护身符断了,就意味着他会死。

那么,自己是死了吗?

这里是地狱吗?

白珥啊白珥,你可真是没什么用呢?

孤零零的星展将黑色的河水漾开一圈又一圈的光波,白珥垂下毛乎乎小脑袋,往下面看了一眼。

发现根本看不见底。

他捧了点水借着光线看去,也看不出半点色彩,手上甚至连湿意和凉意都

<address id='fiTFXF'><acronym></acronym></address><em id='NaoMLCdX'><ol></ol></em>
<i id='ip'><em></em></i><marquee></marquee>
    <address></address>
      <caption id='PNlbnVA'><comment></comment></caption><dfn id='iflsJ'><sub></sub></dfn>
        <var></var><blink id='avaXlC'><acronym></acronym></blink><fieldset id='nF'><address></address></fieldset><blockquote id='lo'><blockquote></blockquote></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