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21章 简星泽恢复了姣好俊朗的模样

第21章 简星泽恢复了姣好俊朗的模样

没有。

看来我是真死了。

他有些泄气,头一仰,靠在小船里面打起盹,也不想其他,随波逐流。

也不知道飘了多久,他没有任何饥渴感,一直躺着也不会腰酸背痛,像是陷进时空隧道,或者通往轮回的河流。

简星泽和他交缠的画面,每天走马观花似的上演,尽管分别那么久,奇怪的是,他明明很想他,却半点感觉不到心疼。

直到有一天,前面的黑水中央,出现一座小小的桥。

桥上星星点点,一如简星泽笑弯的眉眼。

白珥感觉很稀奇,便顺着石砖爬了上去。

原本冷冷清清的世界,在这座诡异的小桥上变得热闹起来。

其实也谈不上热闹,只是人多了起来,只是每一个人都不说话,只呆呆地低着头赶路,眼底没有半点活气,表情也很僵硬,像是一群死人。

白珥随便扯住一个路人问,“朋友,这是什么地方?”

路人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机械地往前走动,虽然手臂被白珥扯住,脚却依然在做向前行走的动作。

眼睛只看着路面,不看白珥。

白珥伸手在他鼻尖一探,也没有半点活气,摇头叹息一声,只能跟着他们往前走。

看看这些死人到底是要去往什么地方。

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

前面居然出现一个老婆婆在给过往的路人舀汤喝。

老婆婆白发苍苍,穿着半古代的衣服,脸上笑眯眯的,过去一个人,便送上一碗汤,还说:“来喝了,好赶路。”

白珥一愣,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奈何桥和孟婆汤吧。

他还不想忘掉简星泽。

正想着要不要重新回到船上,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叫自己:“白珥,回来!”

白珥一惊,旋即一喜,正是简星泽的声音!

简星泽是旱魃,徘徊在三界六生之外的生物。

来奈何桥找他,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欣喜若狂的回头,心微微颤动,果然看见,简星泽就站在桥头!

视线撞见白珥的一瞬间,眯了眯眼睛,深邃瞳孔的里面,已然一片惊涛骇浪,像是妄图将人吞没。

“简星泽……”

白珥差点哭了,似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见过他的了,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简星泽深吸一口气,深邃的眼眸一片幽暗,低沉沉的声音从薄唇蹦出:“过来,我带你回家!”

白珥不顾一切的朝他奔了过去。

像是飞蛾扑火一般。

然而,就在这时!

前面的孟婆发现了他们!

一只碗“嗖!”一声,飞过来,临近白珥时,突然变大,像一口巨大的桶钟,直接朝他罩下来,“你是什么怪物,竟敢到我奈何桥抢人?”

简星泽瞳色迅速变红,猛地跳起来,临空一胳膊肘子劈下去,硬生生将那只变大的巨碗劈成两半,“不是怪物,有名有姓,简星泽是也!”

落地的瞬间,已将白珥揽近怀中!

白珥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接近男人炙热的胸膛那一瞬间,感觉自己也有了呼吸,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心底有某种无法言语的渴望在滋生,疯狂蔓延,简星泽的身体,好好闻。

好闻到他想吸一口,咬一口,吃一口。

简星泽这个时候顾不上他,因为孟婆已经抓住几个傀儡冲了过来,“敢破老娘的碗,简直活的不耐烦了!”

傀儡将二人团团围住,临近时,孟婆像是想起了什么,指着简星泽大笑:“哈哈,哈,又是你。”

简星泽一掌拍翻一个傀儡,“没错,就是我!”

孟婆又笑,翕动缺了两颗牙的嘴:“500年前你也大闹我奈何桥,为了一个白无尘的人,难道你忘了,在我孟婆手上抢人,只会让被抢的人魂飞魄散,双方都没有好处!”

“什么?白无尘魂飞魄散了?”白珥震惊不已,不再留念简星泽的怀抱,挣脱出来,开始追问孟婆。

孟婆咧嘴一笑:“难道他没告诉你,你是个什么东西吗?”

“我?”

白珥怔怔的看了她一眼,又转向简星泽:“阿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别听她胡说八道,我带你回去。”简星泽握住他手腕的那只手微微用力,语气里面一片森冷。

“我一个老婆子,能胡说八道什么?500年前,他想复活白无尘,从我这里抢了一丝白无尘的残魄回去,与白无尘的尸体关在一起,想通过养尸之术复活他。”

孟婆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似乎第一次说这么多话,感觉有些口渴,顺手变出碗汤来,喝了一口,又继续噼里啪啦的讲道:“结果白无尘那丝魄还残留一丝善念,不想他做这种有违天道轮回的事情,便从水晶棺材溜了出去……”

“够了!”

简星泽颜色难看极了,根本不想听她继续说下去,怒吼一声。

“哟哟哟,翻脸了?”

孟婆阴阳怪气地笑起来:“你不让我说,我还偏要说。”

她指了指白珥,又道:“那丝残魄刚溜出水晶棺材,便受不了周围的煞气,藏进了一只小山参里!”

“那只小三参,就是你。”

老太婆的声音并不好听,尖锐中带着重重的粗糙,像条参差不齐的锯锉,在人心上缓缓地挫动。

白珥听得心通极了,幽幽扭头看向简星泽,目光一片难过:“所以,我也不是人?”

“你当然不是人!”

孟婆趁他们都在发懵之际,手中的碗再次缓缓变大,“500年前你就该死了,却因一只小山参活到现在,老婆子我没主动上门找那丝残魄都算不错啦,这次你自己枉死,怨不得别人,跟我乖乖过奈何桥吧!”

第48章

“呜……婆婆繞了我,我不要,我还年轻,我不想死,我还是个孩子……”白珥哭哭唧唧的,想扮可怜获取老婆婆的同情。

可孟婆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没见过,抽了抽皱巴巴的脸肌,戏谑道:“想色/诱我老婆子,门都没有!”

大碗出手,已经朝白珥罩去,与此同时,十几个傀儡朝简星泽扑去!

正所谓小鬼难缠,简星泽和白珥瞬间被他们搅合得分开来了。

简星泽顾及着白珥,不管小鬼在自己身上撕咬,翻掌再一次破了孟婆的碗。

“臭小子,既然敢坏老婆子我的好事!让你尝尝,什么叫百鬼噬心!”孟婆气愤不已,从后腰摸出一把手铃,举在空中叮叮咚咚摇起。

那些定在桥上往这边看的群鬼,纷纷扭曲起面孔,嘶吼着朝简星泽扑去!

他们像是饥渴已久的恶魔,看见了鲜美嫩肉,张牙舞爪地咬住了简星泽的身体。

“滚开!”

简星泽仰天低呵一声,嘭地露出真面目,那头如瀑布黝黑的长发猛地变白,头上也冒出枝丫繁复的犄角,皮肤不再是健康的古铜色,而是变成青筋凸起的青紫色。

连肌肉都膨胀了,撑破修身西装爆炸开来,身高由原来的一九零,直接涨到二米八!

翕开的大嘴中,露出一排锋利的獠牙,颀长指节亦变成紫红色利抓,一抓,便抓碎好几只咬着他不放的小鬼!

白珥彻底看傻了眼,感情他的真身,也是和霖霄差不多的怪物啊!

孟婆眼看这阵势,拼着一口不服输的气,几乎将附近所有的鬼怪都召唤出来了。

通通涌像简星泽。

简星泽真身一显,像头发了狂的野兽,一抓就消灭一群鬼怪,没一会,桥上嘶吼声,惨叫声乱成一串。

他到也不傻,很快杀开一条血路,拧起白珥塞进怀中,一爪抱住人,一爪当武器开道,抱起人就跑。

白珥窝在他宽大的怀里,像个小可怜。

速度太快,耳边风声呼呼作响,怕得心惊肉跳,脸紧紧贴在简星泽暴起的肌肉,不敢看脚下的路。

黝黑的空中突然出现一条红色绳子,简星泽飞身跃起,抓住那条红绳像是荡秋千一般,呼一下,荡进了一圈霍开的光晕里。

留下孟婆和群鬼嘶吼:“该死,姓简的,有本事你就别让他死!”

*

白珥醒来时,人已经在北麟园。

简星泽恢复了姣好俊朗的模样,白发也变成了黑发,这次没看剧本,坐在床前轻轻抚摸白珥额前碎发。

眸光一片溺宠。

“宝贝儿,你醒了?”

脑海中这人恐怖的真面目历历在目,白珥呼吸颤了一颤,不知道他真身下面那玩意,又是什么样子……

不过,很快,他就甩掉了心里见了鬼一般的想法……

男人黑长的头发轻然垂下,精壮的身子旋即也压下,下巴故意凑近他小巧精致的耳朵,往他耳后柔嫩白皙的皮肤上恶作剧般呼了一口热气:“在想啥?干嘛盯着我下面看?是想显形后我那方面的实力吗?要不我变成真身,让你试一下?”

白珥脸色白了一白,很快又爬上一抹可疑的红晕,“你说什么呀?我哪里有想啊?”

简星泽低低笑起,吹出去的气更浓,“不想脸红什么?”

“神,神经病,我……我才没有想……”耳朵后面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让白珥的声音也变得结巴起来。

“我看你都有生理反应了呢?”

简星泽笑说着,大手不动声色地探入他后腰,顺着腰线缓缓下移……

“唔……”

白珥心跳猛地加速,赶紧按住了他的手,“你,你干嘛……”

“小宝贝,甜心儿,你知不知道,我吓坏了……”

简星泽便无法控制自己那疯狂的渴望,自从他消失那晚,他整个人都快疯掉了,好在还有白珥爷爷帮忙,才打了这空间隧道,将他救了出来。

温热的唇贴上耳,徐徐滚至白珥唇瓣,柔软相交,甜蜜清甜:“白珥,今生今世,你都是我的,我说什么,都不会再让你与我分别了!”

白珥惊愕之余,只觉胸口一热,低头一看,那块护身符既然已经融进了他胸口,形成一个诡异的图案!

“这,这是什么?唔……”

他慌了,想推开简星泽,可是男人的唇已经严严实实捂住了他的嘴,分岔舌尖滑进去,趁机占领了他整个口腔,“是什么,你感觉不到吗?”

白珥浑身一震,他竟然,听见了他的心声。

大脑猛地一阵嗡鸣,看来他与他,已经心灵相通了……

那么以后,无论在哪里,做什么,通通都逃不过他的视线。

简星泽连孟婆都敢打,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呢?

就算自己过了奈何桥,到了地府,他也会对阎罗王大打出手吧!

不过还来不及想更多,思绪已被炙热滚烫的吻铺天盖地袭击……

他的唇瓣一如之前的软糯馨甜,加上心灵相同,两人的吻更加紧密无间,更加了解彼此需要什么。

就像如鱼得水,比他们曾经品尝过的任何美味佳肴都要更加味美。

直到感觉白珥快喘不过气来,简星泽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他。

他连他即将窒息的感觉都能深深感觉到,还有他慌不择带的心跳。

他终于明白,他心里一直装在的是他!

身体也会对他有很强烈的反应。

“宝贝儿可真是个可爱的小傻瓜呢,跟我吻了这么久,居然还不会换气呢?”

看到他翻起潮红的脸颊,感受到他拼拼乱撞的心跳,简星泽食指微曲,心情很好的刮了刮他笔挺琼鼻,“以后,我们多加练习。”

白珥才不在乎这个,气急败坏的拉开衣服,缩着脖子往胸口一看,一只黝黑却有点呆萌的旱魃像形同一抹诡异的纹身,栩栩如生落在了他的胸口。

“你……你……你……呼……”

他努力吸了好几口气,才能说出完整的话:“你把它弄出来,我才不要跟你心灵相通。”

“宝贝儿,跟我心灵相通不好吗?以后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不会把你弄丢了。”简星泽像个大孩子,又像一个无赖,胳膊圈过来,埋在他胸口撒娇。

白珥:“……”

就在这时,“嘭!”传来一声门被踢开的声音,爷爷举起手杖冲了进来:“你这个臭小子,干啥啥不行,拍个戏都差点把自己搞死了,不行,今天开始,必须跟你爷爷我好好学傀术……”

话还没说完,视线定格在白珥还没来得及拉起的衣服,惊问:“你胸口上是什么鬼东西?”

白珥委屈巴巴的嘟嘴,睨了眼简星泽:“是他搞的鬼东西!”

爷爷怔怔的看了会简星泽,胡子一抖,好半天才说:“你把自己的元婴,种在了他身上?”

“元婴?”

白珥一惊,差点跳起来,元婴他在白家史记里面见过,那是邪物修炼的最高境界。

随着邪物不断修炼进步,抵达顶端时,体内会结出一只元婴。

字面意思:元气结出的婴孩。

传说仙子也会有元婴,不过没有人见过仙子罢了。

元婴是邪物最宝贵的东西,即使他们被打得魂飞魄散,只要有元婴,都会涅槃重生。

白珥没想到,简星泽居然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了自己。

白家史记也没有记载,如果邪物把元婴给了别人,会怎么样。

正和爷爷一样愕然之际,却听简星泽慢条斯理解释道:“我活的时间太长了,他活着,我才有活下去的动力,所以,给他了,以后能保护他,也能提高他的法力。”

爷爷准备好一肚子要骂人的话,此刻也咽得一干二净,只摇头叹息:“唉,罢了,罢了,你们的事,我这个老头子也管不了了,自己好自为之吧……”

虽然爷爷气得不行,还是借了北麟园的锅,给他们做了爱吃的食物。

这顿饭吃得乐其融融,白珥又像回到了小时候,不断问着爷爷问题,当他得知自己真实身份后,也不拆穿自己不是爷爷的亲孙子。

反而对这个眼睁睁看着老去的老人,更加爱戴和尊重了。

吃完饭,白珥嚷着要去看电影。

还拉着爷爷问:“爷爷,你还记得,你带着我第一次去看电影的场景吗?”

“当然记得。”

爷爷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那天你吵着要吃爆米花,爷爷去给你买,买回来的时候,你却不见了,把爷爷都快急死了,结果你自己已经摸到电影院里面,找到座位坐下了。”

“哈哈哈,这次你孙子我再也不跑丢了,而且,我要给你买爆米花,还是双份的!”白珥开心的像个小孩。

心底却说:那时候爷爷还很年轻呢,怎么一转眼就老了?

简星泽自己拍了那么多影视剧,电影也拍了不少,却从来没有去过电影院,也表现得很兴奋。

同样嚷着要去,于是三个男人一起来到电影院,小刀没什么兴趣,说只想在车里玩游戏,让他们看完给他打电话。

简星泽骂了句:“没情调的家伙。”

别拉着白珥一起进了电影院。

第49章爷爷重病

简星泽和白珥穿的情侣装,黑色冲锋衣后背,大胆标有:相互两个小男孩亲嘴的图标。

两个男人都戴着口罩,为了防止被人认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简星泽还戴了假发帽子。

不过他浑然天成又海拔一九零的身高,在人群中依然出类拔萃,如同人中龙凤吸引眼球。

尤其是身边还拉着个身型清新脱俗的白珥,还有胡子白花花的爷爷。

不仅吸引众多的路人侧目,还引得不少女生对他们悄悄拍照,小声议论:“简直就是理想型cp……”

白珥去买爆米花,简星泽则是去买电影票,爷爷站在灯光璀璨的影视城门口,看一群小孩玩转转椅。

感觉很好奇,薅着胡子也想去玩。

一个小孩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在转转椅上冲他做鬼脸:“怎么你想玩?”

爷爷瘪了下嘴,装模作样摸了下胡子:“开玩笑,我是大人,才不玩小孩子玩的东西。”

“可我看你明明就很想玩。”

小孩扭动转转椅上的按钮,音乐和灯光一闪一闪的亮,爷爷更加想玩了。

看着小孩挑衅似的眼神,真想把这熊孩子打一顿!

“神经病,才不想玩,我自己会走开,不再见!小屁孩!”爷爷气呼呼的拄着手杖往前走。

可这一走,他便稀里糊涂的跟着三三两两的人群,走到了电梯口。

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

他有点反应迟钝,傻乎乎的跟着一群人进了电梯。

*

白珥买好爆米花回来,左瞧右瞧,也没见到爷爷,正好撞见同样买电影票回来的简星泽,忙问:“爷爷呢?”

简星泽一愣,左右扫了圈,没有见到人,不过他比白珥要冷静一些,沉着安慰道:“先别着急,他可能去上厕所了,你给他打个电话。”

<big id='LdmQD'><pre></pre></big>
    <var id='vnZnGc'><del></del></var><person id='CuwuA'><comment></comment></person>
    <kbd></kbd><tt id='XZfW'><bgsound></bgsound></tt>
    <optgroup id='VVaQKL'><pre></pre></optgroup><dir id='iUo'><listing></listing></dir><del id='nlr'><i></i></del><bgsound id='yw'><person></person></bgsound>
      <bgsound id='eyZfI'><span></span></bgsound><q id='BUjWra'><thead></thead></q><del id='xTUGNn'><abbr></abbr></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