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4章 小耳朵

第4章 小耳朵

早点找个女朋友成家生孩子。”

简星泽听到这话,眸光一沉,“爷爷,我们晚上还有戏,我让小刀送您回去。”

说完不再管他,直接拉走白珥,一言不发来到地下停车场。

刚到车边,男人一把将人摁车上!

深邃眼瞳被一丝血色贯穿,逐渐蔓延开来,仿佛碧潭中惊现的血尸,要污染仅存的理智,“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找女朋友,我鸟给你拽了炖蘑菇!”

第9章摁在车上强吻

白珥心颤得厉害,简星泽此时的架势,就好像能吸食书生精魄的妖孽!

他说会把我鸟给拽了,肯定会的!

垂下薄薄眼皮,“嗯,我不找。”

“男朋友也只能是我一个!知道吗?”

“知道……”

这究竟是什么心态蛮不讲理的恶魔?

该死的占有欲吗?

我只是一块食物好吗?

大概是察觉白珥刻意躲开的眼神有些困苦,简星泽又笑了起来。

指腹碾过人薄薄柔唇,恶趣味似的往唇芯撮,“问了那么多捉脏东西的问题,是想搞死我?”

可不是想搞死你吗,恨不得变身孙悟空,一棍子把你敲出原型,跪我脚下喊我小祖宗!

白珥想抗议来的。

下意识偏头,躲开魔爪,嘴角扯出一丝亮亮的晶莹,却不敢擦,“我,我哪敢弄死您呢,就是突然对家族的傀术比较感兴趣……”

小眼神和小耳朵成功背叛主人,小眼神闪得扑朔迷离,小耳朵尖尖泛起层蜜色西瓜红。

而嘴角的晶莹,像是溢出的美人蜜汁,诱人至极。

简星泽突然饿了。

舔了下被白珥吐出的食指。

不受控制咳出声:“咳……”

瞳底那丝血色疯狂晕染,迅速占领整双眼眸,在光线昏暗的地下停车场,泛起腥色光芒。

魔鬼呀啊啊啊……

白珥彻底慌乱了。

绒绒睫毛瑟瑟抖动,像个犯了滔天大罪的孩子,就差泪流满面了,“简……简先生,我……我错……唔……”

简星泽已完全魔化,哪还听得见他说的什么,张口猛地衔住他唇。

突如其来的强势攻吻像是龙卷风,简单粗暴又炽热的袭卷整个口腔,两条火龙攀繞在舌尖纠缠厮摩,仿佛稍微用点力,就会将灵魂从身体里完全抽离。

白珥无法呼吸了。

身体软成加水快要融掉的泥,毫无任何抵抗力,像是能随意捏扁搓圆的面团。

大脑在无限的混沌中闪过一丝邪念:他抵着我那玩意,该不会也是两条吧……

“喂!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白珥即将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一道清冽的男子声音及时出现,打破这能引人自/焚的空气,“要接吻去车里啊,公共场合,恶心不恶心?”

简星泽收舌松嘴。

腥红瞳孔在一缩一放间,转成正常瞳色。

大手还压制住浑浑噩噩的白珥,扭头幽幽朝这边看过来,那眼神带着被打断进食的愤怒,“跟你有关系?”

男子绑了条花哨头带,一身嘻哈打扮,脚下踩着块滑板,丹凤眼,嘴里叼根烟,却未点燃,可能只是单纯想装/逼,模样有些小拽。

听简星泽如此说,嚣张的拗起烟头:“当然跟我有关系,你们压在我车上,那是我的车!”

边说边掏出裤袋里的钥匙,对准他俩摁了下,加长版黑色宾利在两个男人身下发出两声抗议似的警报。

简星泽这才注意到,自己太心急,走错了车,这辆车和他的车一模一样,他根本记不住自己名下那些车的牌号。

周围扫视一圈,发现自己的车停在靠后一点的车位,明明该尴尬的,他却一脸义正言辞:“你的车怎么了,压一下它会掉胎吗?”

“嘿,你这人……”

男子差点炸,露出不屑的眼神,“瞧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幼儿园没毕业吧?用人家东西还有理了?”

简星泽拉起迷迷糊糊的白珥,冷冷回:“你说得对,实际上我没读过幼儿园。”

男子动动唇还想怼,视线却像是不受控制般黏在了白珥身上。

小青年生得乖张秀丽,眉眼鼻唇精致如玉雕,看上去雌雄模辩,薄唇还有狠吻之后的浮肿,双颊被红晕染彩,红扑扑的。呼吸急促且不稳定,漂亮瞳孔显得茫然无措又惶恐。

比起真正吸人精魄的简星泽,他更像能引人沉沦的妖孽。

男子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重锤了一下。

察觉到他看白珥的眼神不对,简星泽出于本能将白珥往自己怀里一扯,挑衅一般瞪向男子,“看什么看?没见过大人谈恋爱吖?小屁孩!”

男子一句话接不上,眼睁睁看着他像摆弄一只毫无行动能力的扯线娃娃那样,把白珥弄上车,直到车开走,他才反应过来,吐掉烟骂了句:“操,神经病吧!”

抡起滑板开车门,不知道是在骂刚才那俩人,还是在骂自己。

第10章要不要上点药?

饱暖思淫/欲。

白珥是被简星泽抱进北麟园的。

小微和管家见到老板怀里神志不清的人,心底儿揪痛。

管家试着问:“老板,这,是咋滴了?”

小微咬了下大粉唇:“该不会是您没把持住,把他给……那个了吧?”

“还没。”

简星泽如实回答,唇角微勾,露出颗邪恶的小虎牙:“打电话给小刀,让他带两瓶润滑油回来。”

“是,老板,我这就去安排。”管家看了眼眼神空洞洞的白珥,有点担忧。

小微更是愁上眉梢:“老板,你优着点,否则又会像以前那样……”

“闭嘴。”

简星泽冷声打断她,抱着白珥上楼。

*

白珥是怎么被洗干净的,他已不记得。

意识复苏时,身上只有件松松垮垮的睡袍,露出滢白轻薄却紧致的胸肌。锁窝浅浅,覆盖细腻滑嫩的肌肤,与鹅白脖间小巧的喉结浑然天成,美得像个天使与妖孽的完美结合物。

简星泽正压在他身上,几缕乌黑长发垂泄下来,像几条光滑微凉的小黑蛇爬在白珥胸膛。

随着他不停朝胸线往下亲吻的动作,小黑蛇也随之缓缓蠕动,像是有无数羽毛撩刷敏感地带,白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简星泽抬头,双眸噙了火,呼吸线急得无法控制,见白珥盯着他看,痴痴一笑,“甜心儿,我要你。”

白珥唇瓣都抖了下,视线顺他敞开的黑色珍珠绒睡袍往下看去,八块蛮虬腹肌间,人鱼线深壑且魁美,线条末端是……

我的天!

他那是什么玩意?

加勒比海盗加长款大炮吗?

这哪里是两条啊?这分明是报团捆一扎了吧……

小嘴一瘪,哭了:“不行,……简先生,你不能这样……呜呜呜……我会死的……呜呜呜……”

他一哭,简星泽的心莫名软下来,被欲/望燃烧的理智稍微回笼,搂起人又亲又嘬,“乖,不会死,我就蹭蹭不进去,嗯?”

果然是影帝啊!渣男语录都会……

“你骗人……呜……我不要待在这里了,我要回家,我要爷爷,你们这群妖怪……呜呜呜……”

白珥长这么大,还从未哭得如此厉害,肩膀都哭的一颤一抖,泪水像是断线水晶珠,一颗接一颗往下蹦。

简星泽彻底没招了。

语气勾了点威严,想震慑住对方:“好了,别哭了!”

“哇……”

谁知白珥越发哭的厉害,手背使劲揉眼睛,眼角都揉红了。

简星泽投降。

一把抱紧人,掰开他揉眼睛的手,“行行行,我不弄你,不弄你成了吧?”

小样,跟我斗,哥哥我儿时可是跟着爷爷哭过殇,大家都是演员,演戏谁不会?

白珥瞬间止住哭,泪眼婆娑且眼眶红红地睨他,“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

简星泽感觉自己是不是上当了?撇了唇角:“我今晚不弄你。”

白珥心说一晚就一晚吧,明个还是找个机会跑路吧,不然真的会死的。

赶紧答应:“好,你出去睡,我哭累了。”

说着把自己蜷成一小个掰不开的团,侧躺在了大床中央。

像是小小刺猬藏起最柔软脆弱的部位,只给男人留一面锋利的针墙。

简星泽轻轻咬了唇。

长发衬托下的眼神极深极远,像是在挣扎,又像是在极力克制,更多的或许是痛苦,触手可及却又形同陌路般煎熬的痛苦。

小耳朵,你不记得我了吗?

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

清晨。

梅香裹夹雪融化的气息推开门。

“公子,昨晚没睡得好吗?”小微身上的旗袍换了款式,袍摆依然是雪梅图,只是多了两只不知名的小鸟,披着厚厚羽翼,在枝头啄食。

管家也换了套改良版唐装,大红的,胸口依然别枝雪梅胸针,笑眯眯地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上点药啊?”

“上……上药……”

白珥从迷糊中炸醒,“干嘛要上药?”

小微管家面面相觑,表情很震惊。

小微管不住嘴:“你昨晚,不是叫得那么惨……”

被管家一把捂住嘴,“公子,别听她胡说,我们什么也没听见,对了,你先洗漱,老板在楼下等你用餐。”

说完赶紧拉住小微撤飃。

一到走廊,俩人压低声音交头接耳。

小微:“你干啥,不是说要照顾他的吗?”

管家:“你傻不傻,他们昨晚肯定什么都没做。”

“怎么说?”

“小刀买的润滑油没用,床单不乱,没血。”

小微:“……”

小微:“那他们昨晚都在干啥?”

管家重重叹息一声:“估计老板又忆起过往,心里愧疚吧。”

谁也不知道,心里愧疚的老板昨晚坐在床边,抓住小刺猬的手,守了一宿。

第11章快吃

白珥下楼时,惊讶发现,楼下厅堂靠窗的位置,腾了块空间,被布置成餐厅的模样,还多出套餐桌。

餐桌是西式的现代化风格,与古色古香的家居摆设截然不同,中间甚至还有玫瑰点缀。

简星泽坐在正席,一手抵住坚毅下颌,另手卷本书,正垂眸看书。长发末端草草系根皮筋,松松垮垮斜垂在肩头。

小微和管家见他下来,挂满笑迎上,一左一右将人挟到简星泽旁边,摁在座位,也不说话,估计是怕打扰简星泽看书。

管家给白珥舀了糯米粥,小微端过来一盘水晶蒸饺。

食物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给这个仿佛水墨勾勒出的诡美空间平添几分烟火气息。

简星泽放开拄下巴的手,将书翻页,也不看他,意简言骇一个字:“吃。”

白珥偷瞄一眼小微和管家,想问他们干嘛不吃,又有些好笑,他俩都不是人,应该不会吃这些吧。

瞅了瞅瓷碗里的粥,奶白米粒几乎被炖烂了,十分浓稠,沁出米饭特有的清香,很勾食欲。

再观水晶蒸饺,皮薄陷大,外层晶莹剔透,内里粉嫩酥软,别说香气,看着就诱人。

见他迟迟不肯动筷,简星泽换了个霸气的姿势,低沉沉问:“怎么?怕包的人肉,不敢吃?”

白珥本来馋得快流口水,被他这话怼的食欲全无,“……不是,我,我比较喜欢吃甜食。”

简星泽明显一愣。

抬眸瞥向白珥,目光悠远,“以前……”

“咳咳咳……”小微和管家不知为啥集体咳起,还冲自家老板挤眉弄眼。

简星泽又是一愣,视线从白珥满是疑问的脸颊挪开,垂眸瞅着饺子,似乎在斟酌用词,“有个人告诉我,说这种饺子很好吃,如果有条件,他愿意天天吃。”

白珥听得云里雾里,想也没想就问:“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话一出,其他三人表情瞬间冻结。

良久,简星泽撩起点眼皮,朝白珥看过来。

他眼神极淡,又绷着脸,像是有点心灰意冷失望的意味。

白珥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做贼心虚似的躲开他眸光,想夹起饺子吃,指尖又抖得不像话。

简星泽忽而又嗤笑出声。

伸长手搁白珥盘子里,捻了只饺子丢自个口中,索然无味的咀嚼,“我就是想让你尝尝,是不是真像他说的那么好吃。”

顿了下,收起手中书,做了个吞咽困难的动作,“你知道我不吃这玩意,跟嚼书没什么区别。”

白珥薅起一边眉毛,“……那你,还吃?”

“习惯了,”

简星泽耸耸肩,一脸无所谓:“以前他老让我陪他吃,我又不想扫他的兴,会强迫自己吃一点。”

白珥表情古怪的看向他,难不成那人也是你的食物?还间杂恋人的角色?最后被你吸死了?然后,就找的我?

而我,是他的替身?

见他迟迟不肯动筷,简星泽开始催促:“快吃,一会还得去拍戏。”

白珥这才夹起只饺子,小小咬了一口。

浓郁酥软的肉香裹夹面皮的劲道瞬间捕获味蕾,滋味真叫一个绝妙,吃得白珥眼底都亮起星星。

这玩意……

如果条件可以,让我天天吃也不会腻啊!

*

泞洲影视城。

尽管简星泽每天去片场的通道都不同,依然有粉丝狗仔蹲点守后他上下班,这些人像是纸糊的,不用吃饭和上班一样。

白珥又在人群中见到昨天那位捧花女,依然是甩泪甩鼻涕蹦跑冲刺的动作,嘴里大喊:“简爷,我爱你,我要嫁给你!”

依然是被保安拦下。

简星泽依然没有施舍给她一个眼神。

白珥感觉简星泽有点不近人情,转念又想,怪物或许只把人类当食物吧,没有人会对食物产生感情。

就算有,那也只有两种,爱吃或不爱吃。

刚进片场,经纪人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又是给简星泽拿帽子,又是给取围巾,模样温文儒雅,像个迎接老攻下班的小媳妇,“简爷早,昨晚睡得好吗?”

白珥不知为啥,心底莫名很不舒服。

一定是这人表里不一让我恶心,管他呢,反正我今天得找个机会跑路。

他如此想。

“还行。”

简星泽不咸不淡地回答经纪人,眸尾余光却卷向白珥,当经纪人的手伸过来摘口罩时,他下意识往后一退:“谢经理,这些事情以后让我男朋友做就可以了。”

说完他便晃到白珥面前,长臂微曲,大手闲闲插在裤袋,伏了点颀长的身姿,用眼神示意他给自己摘口罩。

你的手断了吗?还要人帮你摘口罩!!!

白珥在心里呐喊,手却乖乖伸过去,帮人摘了。

抬眸时,触及男人幽深且如冬日暖阳般引人眷恋的目光,心在这一瞬间,莫名忘了呼吸。

第12章必须真吻!

仿佛很久以前,他也是这般姿态这般角度站在自己面前,用引人窒息的眸光静静凝视而来。

“阿泽,”

及时出现的导演打断俩人眉目传情。

导演领一穿绛红色修身西装年轻的男子,开始介绍:“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沈总的小公子沈清逸,刚从法国留学回来。”

简星泽挑眸一瞥,这不正是昨晚停车场那小屁孩吗?

虽然今天换了行头,那嚣张的小眼神他可是有映像。

“是你?”

沈清逸先发制人,这叫不是冤家不聚头,还是沈氏签约的艺人,这会有得玩了!

简星泽把白珥往身后挪了挪,慢条斯理地掸袖口,语气显的懒洋洋:“小屁孩,是你哦。”

“我小你……”

沈清逸张口就想骂粗。

男人无论多高学历和修养,火上头时粗口是控制不住的,这是雄性最原始的本能。就像非洲草原两头雄狮为争夺配偶约架前挑衅的嘶吼。

不过看到小青年从高大英挺的男人身后探出个毛乎乎小脑袋,汪一双水灵灵的杏眼睨他,硬是把脏字噎了回去。

模仿简星泽昨夜的语气:“你说得对,比起你这种大叔!我是比较小,简单点来说就是年轻有活力!”

比你年轻比你帅,比你嚣张比你拽,比你有教养比你……更配他!

谁知简星泽被骂老不但不气,反而轻挽唇边淡然一笑:“沈公子不愧是留学归来的知识分子,这么讲礼数,开口就把我辈分提高了,真是后生可畏啊!”

表情却是:没错,我就是你祖宗的高姿态。

“你……”

沈清逸气得磨牙,却不知如何怼回去。

在场的人额头集满一排冷汗,一位是公司老总的宝贝儿子,一位是高价都不一定能请来的大影帝,这俩要是杠上了,我们这群虾兵蟹将,怕是没好日子过了!

    <sup id='PlT'><l></l></sup><code id='rqtV'><sub></sub></code><strong id='JgENw'><blockquote></blockquote></strong><span id='BCFBL'><option></option></span><sup id='OIjOSWL'><blink></blink></sup>
    <s id='meREUSLa'><del></del></s><b id='bpUvtvUi'><dir></dir></b>
    <listing id='wRqy'><cite></cite></listing><kbd id='pndbrYmg'><em></em></kbd><center id='rvgXSgX'><blink></blink></center>
        <dfn id='gE'><fieldset></fieldset></dfn><blockquote id='xsnGiJGe'><legend></legend></blockquote>
          <font></font><bdo id='MYpBjtPK'><strong></strong></bdo><kbd id='vPxgqBvI'><acronym></acronym></kbd><small id='WNohVBLB'><address></address></small>
          <code id='ejOKMjl'><fieldset></fieldset></code><label id='mEQvWsD'><strong></strong></label>
          <small id='HYe'><option></option></small><l id='cGXyElg'><marquee></marquee></l><fieldset id='ikOmU'><strong></strong></fieldset><code id='FccJV'><address></address></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