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9章 那种声音再次响起

第9章 那种声音再次响起

有两个女生……”

“是吗?她们叫什么名字?”

“啊?”

“不是你同学吗?名字都不知道?”

白珥差点给他跪了,“大哥,你饶了我吧,我跟小刀一起去的,我发誓,绝对没做对不起你的事!”

简星泽稍微满意,嘴角裂开一抹恶劣的弧度,叼起烟拍了拍自己大腿,“过来坐。”

他是想干嘛,抽那么多烟让我过去坐?

不会要亲我吧?

心中这样想,却又不敢违抗,跺着小碎步踱过去,羞涩小娘子似的坐上男人一条大腿。

男人一只手掐住他极细的腰,另手勾开紧阖死绷的膝盖,蛮横地一扯一拉,硬生生掰开牛仔裤包裹下瘦长的腿,将人掰成一个面对面夸坐的姿势,疏离又冷漠地命令:“亲我。”

白珥感觉腿根被他撕开了,腰也折断了,痛得轻微抽搐,却又不得不仰起脖子,心不甘情不愿地往他唇上贴。

细长双臂攀住男人挺拔脖子,动作笨拙地吮吸男人唇瓣,任由清苦腥辣的烟酒气息浸入口腔,越吻越苦,越吻越辣。

终是没忍住,跌了泪。

男人没有怜惜,粗暴地抓起他头发,将人拖开,眸光全是凶悍的野兽戾气,“让你亲我,你居然哭?我就这么让你讨厌?”

“……不是,”

头皮传来剥离般撕痛,白珥哭得更厉害,“烟,好辣……你还喝了酒……”

他仍是见不得他哭泣的模样。

零星片段划过脑海,长发凌乱的少年衣衫不整,露出蝴蝶骨浅浅清瘦的背,趴在他身下咬牙切齿的流泪,声嘶力竭嘶吼:混蛋,禽兽,我要杀了你……

大概面前哭泣的人儿,和那时的他,是同样的心境,都恨不得杀了自己。

不管再怎么努力,他对我,自始至终,都是有恨的。

一把丢开人,男人像是很疲惫,侧过身子,长指微蜷,抵住额头,不愿意再看他,声音极淡:“你去休息吧。”

白珥压根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啥也不敢问,连痛都不敢发出半点呻吟,鼓足底气应了个:“嗯。”

便逃也似的跑上楼。

门一关,整个人垮掉一般瘫靠在门板上,他是疯了吗?

想上四眼仔,四眼仔不同意?

没理由啊,像他那种人,绝对会赶着让他操的!

不会是因为我回来晚了吧?

还是因为我,他拒绝了四眼仔?

……所以,他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第23章她们已经死了

这夜无梦,白珥睡得很好,早早的起床,院中雪梅花意正浓,在缥缈的薄雾中美若仙境。

白珥心血来潮,想去院子里瞧瞧。

来到楼梯口时,意外撞见小刀和简星泽在楼下一起看新闻。

白珥之前都没注意到,山水画拉起的墙壁,竟然还藏着台超大屏幕的液晶电视。

想想又觉没啥奇怪的,毕竟简星泽是影帝,还是会看自己拍过的片子。

屏幕上正在播放早间新闻,主持人机械化的声音很清晰:“昨夜二十三点左右,一辆红色卡宴在我市南门桥被一辆重型卡车追尾,导致卡宴车直接坠入河中,目前已打捞起两名女性死者,据知情人士透露,司机是不夜天盛世酒吧的老板,而另一名女性则是展氏集团总裁的千金展露西,目前肇事司机已经逃逸,警方正在对具体案件做进一步调查……”

“展,展露西……”

白珥惊得不轻,他记得经纪人有说过,捧花女叫展露西来着,“她们真的死了?”

简星泽蹙眉看过来,“你看见过她们?”

白珥抓了抓头发,“昨晚在酒吧偶遇,可小刀说她们已经死了……”

简星泽转向小刀,浓密的睫毛掩不住眼底的凛冽。

小刀弯起唇角,画出漂亮又迷人的笑:“放心,我们一句话都没给她们说,就是单纯的擦肩而过。”

简星泽颀长的食指点了下遥控器,摁关电视,阖了阖眼,又揉太阳穴,“这事没那么简单,我昨天也看见她们了,不过当时她俩还活着。今天拍完戏,去她家看看,说不定能招到魂问点什么。”

“你也看见她们了?”

白珥不可思议的瞪大杏眼,等等,招魂……

小刀显然也很惊讶,“她们有做什么吗?”

“那女人……”

简星泽瞥了眼白珥,省掉她们偷拍他和经纪人照片的事,继续说:“威胁我必须娶她,我觉得她在无理取闹,就回来了。”

白珥扁起嘴,“感情你是为这个生气啊?”

原来是和别人约会被搅局才气的,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呢!

哎!自作多情!

“什么?”

简星泽抬眸,目光颇深。

白珥想拍自己两大嘴巴子,“没,没什么……”

*

大雾埋天,日头蒙了层灰,穿不透浩瀚茫茫的烟。

尽管如此,依然有粉丝群在蹲点。

白珥习惯性的在人群中去搜寻捧花女,还别说,真让他给寻到了!

捧花女和紫发御姐站在最不显眼的位置,拉耸肩膀,披头散发,远远隔着朦朦迷雾,像两个吊死鬼,似笑非笑朝他看过来!

白珥背脊爬上一股恶寒,加快脚步跟上简星泽。

一进片场,沈清逸冒冒失失的冲出来,一把揪住白珥,避开简星泽,将人拉得远远的,压低声音问:“耳朵,你看新闻没?”

白珥惊愣于他为啥要叫自己耳朵。

这个绰号简星泽叫过,莫名觉得熟悉又惊心。

沈清逸见他不说话,还满脸震惊,一薅他肩膀:“我就知道你也看了!新闻上说她倆昨晚十一点左右就死了,可我送你们出去的时候,明明都十二点了呀……”

估计是有点害怕,他四下偷瞄了眼,又说:“你说我们看到的,是,是什么?”

“傻/逼,肯定是鬼。”

小刀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还抵进他耳根抛了句。

“妈呀!!!”

沈清逸一声尖叫,旋即发现是小刀,气得抄起一本剧本砸过去,“神出鬼没的,你想吓死人啊!”

小刀脖子一偏,轻松躲过。

“哎呦!谁他妈敢拿剧本砸我?!!”

远处的导演无辜躺中,摸着脑袋凶吼,愤怒视线转到这边时,三男人已经转过身去,假装若无其事的聊天。

不过小刀单手彬彬有礼背在后腰,食指却指向沈清逸。

沈清逸也是反着手,不停指小刀。

导演肯定选择信小刀,笑眯眯走上来,拉住沈清逸,“少爷,你是不是还想喝一天茶吖?”

沈清逸翘起尾指抠了抠脑门,他向来嚣张惯了,没想到在这里人尽可欺,又想留下来搞清楚展露西的事。

只能压住性子,干笑两声:“不想。”

“不想就乖乖去你办公室待着哦!”导演冲他眨眨眼睛,声音温柔极了。

沈清逸烦躁起来:“去拍你的戏吧,我不会闹事的,再烦我扣你工资!”

导演一听要扣工资,笑脸一摆,圆润滚蛋。

沈清逸又拉住白珥叽歪起来。

小刀被简星泽叫去问话:“他俩怎么回事?”

小刀白他一眼,“看不出来?”

简星泽:“……”

小刀:“别怪我没提醒你,他不只一次说了喜欢吃糖,还有,他的手机坏了。”

“所以,要我给他买?”

小刀差点吐血,意味不明的撇了眼沈清逸,“你不买别人会买。”

*

中午吃饭的时间,简星泽说有事出去了,让白珥吃完饭好好看剧本。

白珥也不知道他出去干嘛,经纪人今天没来,估计他是去找他了吧。

又想到早上看见的那两个女人,吃饭也心不在焉,随便扒了几口,便窝在简星泽的休息室看剧本。

窗外的雾并没散去,反而越笼越浓。

休息室不大,却有扇采光很好的落地窗,大团大团的雾浪想挤破玻璃冲进屋子,外面白茫茫一片,已不见对面楼的轮廓。

突然!

“叩,叩叩叩……”

落地窗外,传来一连串由轻到重,由缓到急的敲击声!

那感觉有点像人的指骨敲扣玻璃板,发出的闷响。

白珥下意识抬眸,朝玻璃窗瞥了眼。

除了一片浓雾,什么也没有。

他又埋头继续看剧本。

那种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比较急,隐隐像是还有人在窃窃私语。

白珥心说莫不是高空擦玻璃外窗的大叔遇到了麻烦?

索性丢下剧本,打算去窗前一探究竟。

落地窗是外翻式的,只有两扇可以打开,因为天冷,几乎都关得严严实实。

白珥一步步朝落地窗靠拢。

突然,迷雾深处,像是出现了两道人影!

人影也在朝他靠拢,轮廓在浓浓雾气中,逐渐清晰!

看体型,像是一高一矮的两个人,隐约能分辨出,高的那个人,竟然有几分像简星泽!

这里可是十三楼,他们怎么可能在半空中行走呢?

正当白珥迷惑不解,想要伸手开窗一探究竟时,“吱~”

身后的门却被人推开了!

第24章糖果与猫

进来的正是简星泽。

他腋下夹着一大只四四方方的礼品盒子,怀里挤了束玫瑰,还腾出一只手开门。

长发罩在帽子里,口罩没来得及取,露出的星眸渣了雾,浓密睫毛湿漉漉的,挂着几颗晶亮的水珠。

视线撞见白珥的瞬间,有细微的愕然,“你开窗干嘛?”

白珥恍然回神,发现自己的手还停留在窗锁上,不过并没拉开,隔着玻璃朝外瞅了眼,窗外除了迷天大雾,什么也没有,仿佛刚才的人影只是他的幻觉。

“没什么,就想打开透透气……”

简星泽也没在意,晃了晃手上的花,“给你买的,喜欢吗?”

白珥对玫瑰没什么兴趣,反而觉得他那院子里的雪梅比这玫瑰剥睛多了。

不过见他眼底流露出期盼,还是笑笑上前接过,“谢谢,喜欢。”

花放桌子上,习惯性的给人摘下口罩和帽子。

男人线条犀利的下颌在长发铺开前完美展露,棱角分明的唇挑起缱绻笑意,居高临下桀骜的视线又带几分微妙暧昧。

白珥不自察捂了下胸口,心跳有些快。

简星泽唇角笑意又深几分,礼品盒塞他怀里,“这个也是给你买的,打开看看?”

“哦……”

白珥慢慢吸了点气,又小心翼翼呼出,想平复越跳越快的小心脏,脸却红得不像话。

甚至接礼品盒的指尖都有些颤抖。

与白无尘看遍世间奇珍异宝淡漠的神情截然不同。

小青年仿佛天生带着一点难以自持的羞涩,就像一小朵娇弱的花,空气出现任何变化,他的身体都会随之产生微妙的反应。

就像他现在拆开礼品盒,发现一大盒彩色糖果簇拥着的崭新手机,灵动杏眸根本藏不住发自内心的窃喜。

他抑制不住欢喜,也没有刻意去掩饰,大大方方地流露出来,冲男人开心的笑,“送给我的?”

不像白无尘,只会偷偷乐,还要假装一脸毫不在乎的模样。

这究竟是重生的力量?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是白无尘的原因?

“……呃,喜欢吗?”

简星泽静静地盯着他看,瞳色幽深。

“喜欢,我正好需要手机,最关键是,这么多糖……”白珥馋馋的吞了吞口水,眼睛亮亮的,仿佛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一盒糖果。

“喜欢就好。”

男人回答有些敷衍,深眸淌过一丝淡淡的没落。

白无尘不喜欢蜜饯儿糖葫芦,他只喜欢吃辣,比如火锅。

他再喜欢也不会馋到咽口水。

还把喜欢,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

所以,眼前的他,还会是他吗?

*

大雾笼了一整天,根本没有褪去的迹象,反而越来越浓,气象台已发布大雾橙色预警,交通局也发布多数路段封闭的通告。

不得已,导演只能让大家提前收工。

简星泽和白珥去了展露西家,同行还有小刀,两名保镖。

展露西的父母刚送走几名警察,显然受不了女儿意外身亡的事实,还没进屋就站在门口抱头痛哭。

别墅院门也没关,迷雾像是缥缈的烟,虚化前来表示慰问的亲戚。

小刀和保镖送上一对花圈,简单说明来意,夫妻俩也没心情多说,随意摆摆手让他们进去。

整个客厅有一半的位置被腾空,几个穿丧衣的佣人正在搭建灵堂。

白珥意外发现,指挥搭灵堂的人,居然是爷爷。

爷爷一身素衣,拄着龙形手杖,脚边蹲只浑身乌黑毛色油光水亮的猫,给道骨仙风的爷爷又添一丝无法隐藏的神秘。

大多主持丧事的法师会忌讳猫狗,像爷爷这种公然带着猫来的法师,委实罕见。

“喵~”

黑猫也发现了白珥,轻喵一声朝他蹿来。

没一会就蹿到白珥脚边,前爪爪趴搭上他裤腿,瞪着绿幽幽晶亮的眸子,歪一张充满童真且波谲云诡的小脸,喵喵撒娇要抱抱。

“国国!”

白珥灵动杏眸一软,顷刻之间温柔尽显,弯腰把猫抱起,在它毛乎乎的小脑袋薅了把,又转向爷爷:“爷爷!”

“嘿!你小子来干嘛?”爷爷显然也很意外。

白珥正不知找什么理由搪塞过去,旁边的简星泽帮他答了:“爷爷,展小姐生前是我的忠实粉丝,我对她的意外深表遗憾,所以过来看看。”

黑猫在白珥怀里调皮的打了个滚,又繞到他肩膀,瞪着滢亮的猫瞳打量简星泽,还露出尖利猫牙冲他嘶叫,似乎对这人很不友善。

“国国,安静!”

爷爷轻轻命令它一声,小猫儿又乖乖蜷进白珥怀里,擦蹭起软软的小脑袋。

“哦,是这样啊,那你们随意,我得在天黑之前把灵台搭好。”

爷爷说完没再理会他们,又指挥起人搭灵台。

白珥想去帮忙,看见简星泽朝展氏夫妇走去,只好抱着猫儿跟上。

展妈妈这会儿注意到简星泽,有点震惊:“你,你是那个大明星简星泽?”

“嗯,展太太好,展先生好。”简星泽不咸不淡的答。

展爸爸有些激动:“我女儿一直在追你,她的房间全是你的照片,没想到……哎,要是她能看到你来家里,肯定会高兴得疯掉吧……”

简星泽一脸遗憾:“对于展小姐的事,我也很抱歉,您说您女儿的房间全是我的照片?”

“对呀,她还定制了许多映有你图片的抱枕,摆件,书画……对你真的是一片痴心啊!”

“噢,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去令千金的房间看一看吗?”

“可以啊,你跟我来。”

展妈妈带着一行人上楼。

展爸爸在楼下招呼其他人。

展露西是真的很喜欢简星泽,连走廊上都挂有他的照片。

整条走廊很深,外面又是大雾,豪宅的灯光并不明亮,旖旎的淡金色莫名透出让人窒息的压抑。

连白珥怀中的猫儿都竖起耳朵,满是戒备的注视周围动静。

好在很快抵达展露西的房间。

展妈妈推开门,是间很漂亮奢华的公主房,不过房间随处可见简星泽的图像,像枕头,抱枕,被套……甚至连卫生间门上都有。

这时展妈妈接到一个电话,她神情有些慌张,朝简星泽说了句:“简先生,你们随便看,我有点事。”便匆匆离开了。

这正是简星泽想要的,他给小刀递了个眼色,小刀迅速去到窗户边,拉严窗帘。

简星泽随手关了灯。

整个屋子倏地黯淡下来。

第25章逼婚

简星泽摸出打火机,在黑暗中嗤地点燃,蓝色火苗噗噗蹿高,映亮他掩在长发下清冽立体的面部轮廓,像是笔锋由浓转淡勾出的水墨画。

白珥没能挪开视线,心悸得厉害,胳膊不自知箍紧了怀中猫儿。

简星泽颀长指间,不知何时多出张展露西的照片。

不过他不是拿来看的,而是对准火苗点了起来。

照片上抱公仔笑容灿烂的女孩逐渐燃烧,在扑朔火苗中化成灰烬。

奇怪的是,冉起的青烟并没有塑胶该有的焦灼味,反而溢开一抹淡淡的梅香。

简星泽像是不知道烫似的,抓住那抹灰凌空一撒,刚熄灭的灰烬重新亮起,像是一把发光的碎金,在空中肆意飞舞了一会,竟幻化出个人来!

不是别人,正是死去的展露西!

她低垂脑袋,头发凌乱不堪,大红公主裙滴着水,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一片绿幽幽的荧光中,肤色青白毫无正常人色。

“喵~”

白珥怀里的黑猫惊呼一声,伸出尖利的小爪爪,想要扑上去。

<blink></blink>
<tt id='EABWDo'><caption></caption></tt>
    <comment id='jxD'><code></code></comment>
    <i id='nwBPeFkT'><samp></samp></i><sup id='Cln'><nobr></nobr></sup>
      <font id='JNSCI'><sub></sub></font><q id='hhxb'><small></small></q><code id='vcmtjADY'><i></i></code>
      <legend id='MGhBKh'><b></b></legend><sub id='EJRMq'><strong></stro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