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19章 卿意不好一口拒绝

第19章 卿意不好一口拒绝

只花了一、两分的力气,可其实他付出的远不止这些努力,等到被别人发现的时候,往往已经修成一身铠甲,往来风平。

这时候,小猫儿被卿意过于亲热地抱着,有点小不乖,肉垫摇摇晃晃,突然一下,踩中了卿妹的胸口,爪子还勾了勾她的衣服,露出一片白皙的风景……

徐则璨轻咳几声,转开视线,听见她说:“还是把它放到包里吧,这样方便带回去。”

“嗯。”

挑了一张广场上的长椅坐下来,卿意让小猫待在她的膝盖上面,徐则璨把猫包打开。

两人观察了一下,确定小奶猫没有挣扎的太厉害,才算放心。

徐则璨看了看她,“你以前没养过?”

“单住的时候没养宠物,可能是害怕承担责任,我怕照顾不好小动物……但现在不会了。”

“你以前是怎么样的……还有和那个陆修,到底什么情况?”

卿意抿了抿唇,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之前在大连的酒店,她接到倪苏苏的电话,也把陆修的这件事说了,对方还大惊小怪地说:“卧槽泰拳警告啊这种虐恋情深的感觉!!”

她无语,还没开始解释,对方又补充一句:“原先我已经有点看好你和璨神了,现在看来还有的竞争!”

现下,当徐则璨听完再次转述的这个故事,卿意只希望对方不要想歪了,千万不要误会她和陆修有什么!

徐则璨抿唇,像是有点不爽,说:“现在是要比惨吗?”

“……”

并没有这种打算,但感觉这样说话的璨哥有点幼稚是怎么回事!

“其实那个时候,我的个性比现在糟糕多了。”卿意半玩笑半认真地说着,“我爸爸去世之后,我就变得很尖锐,总会在觉得要受伤之前,就启动防御状态,把人拒之千里。”

她顿了顿,又像刚才那样重复一句:“但现在不会了,真的。”

卿意举起放着小猫崽的包包,看它的小jiojio。

“璨哥。”

徐则璨抬起黑眸,目光幽深,却又懒散的毫无防备,就这么盯着她。

“你们送了我一只小猫,现在……只差我给你们一个世界冠军了。”

他蓦然一怔,刚要开口,看着她头颈微低,喊了一句:“是不是呀,皮皮虾……”

徐则璨:“……”

卿意眨了眨眼,很确定地说:“它就叫皮皮虾吧。”

第28章第29章甜度+++++++

回去的路上,卿意还有点担心:“俱乐部万一有怕猫的怎么办?”

徐则璨完全没在意:“没事,向凯都搞定了。”

而比她想象的还顺利,皮皮虾刚踏入ste的大门,就受到了巨星般的待遇。

全基地上下的小哥哥、小姐姐都围着它转悠,要不是它还小小的一只,恐怕什么逗猫棒、小罐头就要轮番上阵了。

皮皮虾是小母猫,性格很活泼,也不是特别怕人,所以就更讨喜欢。

辛冉还趴在地上,给它拍了几张硬照,发到ste的官博上面。

第一张、第二张都是皮皮虾的生活照,第三张是吸着酸奶的尼诺,挑衅地和这只小猫对视。

“给你们看jinx小姐姐的新宠——皮皮虾闪闪亮登场~,长大以后,你就是ste应援团团长啦!”

下面的一溜评论都是被皮皮虾给彻底萌翻了的新晋猫奴,皮皮虾荣升为ste-lpl战队的吉祥物,真正的“团宠”。

夏季赛抽签结束,llx和ste根据规则,作为一号种子和二号种子,分在东、西部两个卡池,“御三家”之一的cu则分到了ste所在的西部赛区。

第一周的周六有两场比赛,恰好一场是llx的,另一场是ste的。

卿意在休息室观看第一场比赛,bp环节的时候,陆修作为llx教练的身份,初次出现在lpl的舞台上。

按照官方礼仪,他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还稍微做了一个发型,年轻的眉目端朗,薄唇上挑地笑着,手里拿着笔记本,偶尔在选手身后来回游走,不急不缓,长身玉立。

网上迅速掀起一片热议,由于如今lol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电子竞技行业也如火如荼,关于lpl的各种新闻也成了焦点,陆修教练的画面刚出来,立刻就上了首页,被安排上了热搜。

【吹爆陆教练!!这个颜值也太能打了吧,lpl第一帅哥教练!】

【这个男的谁啊……谁来科普一下?】

【时泪啊!!要是当初他没放弃选手资格,如今名声也能响遍世界吧……】

【楼上的你想哭死我吗,你是魔鬼吗!】

【祝福陆教练,不管过去如何,希望未来的道路平坦顺利(心)】

作为曾经的优秀选手,以及这些年对lol的潜心研究,陆修的个人能力没得黑,bp也做的滴水不漏,为llx轻松拿下胜利。

晚上九点多,场馆外的天色早就暗了,卿意和队员们同样赢下比赛,收拾好各自的私人物品,从后台通道出来,准备去停车场。

刚走到外面,不知是感受到了背后的视线还是怎么的,她回过头往身后看过去,竟然看到一男一女带着笑容向他们走过来。

徐则璨留意到卿意的动作,也停下步子。

“璨神!刚才你们打的太棒了!下次能不能采访你呀?”

说话的是最近刚加入拳头中国这边的女主持人玉子,长得很甜美,脸上的妆容娇媚,白色的泡泡袖小裙子刚到膝盖上方,惹人怜爱。

关于采访哪个队员,一向是导演和俱乐部商议的结果,就算你一个主持人再怎么要求也没用。

卿意在心里冷哼一声,又看了看玉子身边的陆修。

陆修笑眯眯地往前走了一步,再次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直到站在她的面前。

然后,她听见那个熟悉的嗓子,对她说:“丝丝,生日快乐。”

“谢谢陆教练,你还没回去?”

“想等你比赛结束。”

卿意还没回应,玉子先大惊小怪起来:“咦,陆教练不是刚来国内吗?你们好像……”

陆修倒也坦然,笑容微扬,眨了眨眼,语气认真地说:“我们以前就认识的,她是我喜欢的人。”

气氛一时凝固,有几秒钟的时间谁也没说话。

卿意还真没想到他会这样回一句,也不知这人突然什么毛病说出这种话,脑子里拼命转着几百句骚话,想要缓解尴尬。

陆修意有所指地说:“这么出色的职业选手,作为教练很想要占为己有的。”

徐则璨斜眼看着他,冷漠的气息都快要溢出来了。

玉子也表达出相当丰富的神情:“哦,是哦,哈哈哈,陆教练说的很对。”

陆修沉默着也不作声,很平淡地看向徐则璨。

年轻人当下就明白了他欲盖弥彰的说法,知道这男人之所以没公开对卿意的好感,是觉得现在对卿意来说不是最好的做法。

他故意顺水推舟,接话:“陆教练想挖我们ad?没门,卿神不做替补,你有本事让赵宇让位?”

当然是不可能的,赵宇目前是国内第一ad,他不可能做得了这个主。

“当然不能了,ste很适合丝丝,而且她和我说过,很喜欢你们战队,那我也放心了。”

玉子在旁听的一头雾水,怎么想怎么觉得陆教练和这个女选手关系匪浅。

她羞涩地瞧了一眼黑脸的徐则璨,找了个话题:“璨神,你们俱乐部的皮皮虾超绝可爱,什么时候能来基地看看吗?”

徐则璨没说话,这时卿意鼓了一下腮帮子,假模假样地笑了:“恐怕不行哦,皮皮虾现在还小,在俱乐部也不让它多接触陌生人的,猫子还小,容易生病。”

陆修:“说起来,你好像一直想养宠物,现在能养到一只小猫,可开心了?”

“对啊,我开心爆炸。”卿意想了想,轻笑出声来,“这是ste的大家送我的生日礼物,还是璨神出的主意。”

玉子的神色明显僵了一下,陆修还是很镇定,忽地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语气亲近,“我也给你买了礼物,这几天亲自送到俱乐部,顺便再吃个饭吧?”

卿意不好一口拒绝,很委婉地说:“行吧,要是有时间就ok,你刚当上教练应该也蛮辛苦的,加油。”

徐则璨望着陆修的那只手,浑身低气压,有种想要砍人的冲动。

不行,砍人犯法。

等到ste的工作人员在后面喊他们,徐则璨和卿意双双离开,玉子看了一眼身边的陆教练,有点不解:“你等她这么久,就为了说这几句话?”她还以为他是有别的什么事。

而陆修没回答她的问题,礼貌地笑了一下,就转身走了。

卿意背着双肩包,准备上车,看到身侧的璨神,故意嘲讽他:“走桃花运了呀。”

“不是刚走的。”

“……”

靠,确实他的女粉多,居然还炫耀一批。

徐则璨想了想,又侧过头去问她:“你知道向凯不允许队员谈恋爱的吗?”

她的气息一下下蹭过来,让他觉得心脏被什么小虫在一丝丝地细咬,浑身又麻又酥,可就是摆脱不了。

于是,黑眸暗沉地望住她。

卿意下意识反驳:“你骗人吧,他说过可以谈,只要不乱搞男女关系。”

“对,但他曾经说过,不允许和粉丝‘联谊’,也不准和其他俱乐部‘结亲家’,除非能内部互gay。”

卿意:“……”

卿意:“也就是说……”

她忽然想到什么,长出一口气:“队员可以和ste的工作人员在一起?”

那辛冉小姐姐和项队,不就有戏了吗,真的是机智!

徐则璨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舔了舔后牙槽,也不知自己发什么疯,算了。

笨死你算了。

……

到了六月,迎来梅雨季节,天空经常乌云滚滚,伴随着雷电,微博上有人可爱地称之为摇滚季节。

随着ste完成夏季赛5-0的完美战绩,卿意的头发也长长了一点,后面可以扎起一个小咎。

而lol也迎来了又一大官方赛事:洲际系列赛。

由台湾的lms、韩国的lck,以及中国的lpl各派四支队伍,进行赛区之间的对垒。

每次到了这种比赛,就是大型搞基、面基现场,队员们在其他赛区都有关系很好的选手,平时没机会凑到一起“交流”,好不容易有一周左右的机会,一分钟都不会浪费。

卿意这段时间懒得总是去补发色,就索性将头发染回了黑色。

乌发的气质柔丽,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乖巧伶俐,就是一双眼睛微眯,散发使坏搞事的光芒时,还是一样的小恶魔感。

她染完黑发,回到三楼训练室,气氛静悄悄的,刚好午后薄薄的阳光晒进来,窗纱轻微晃动。

徐则璨余光扫到一眼,微微愣住,身边的靳亦远也笑起来:“哇,初恋的感觉……”

项宸回过头,还点评了一下:“黑发也很好看啊。”

卿意被几个男生这么看,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嘴上还是说着:“这次洲际赛不是会遇到lck和lms的选手吗?我听说我在他们之中人气很高的,万一遇到粉丝呢,要先换个美美的造型。”

靳亦远哼了一声,“还没出国,已经想着韩国欧巴了?”

卿意一个爆笑。

向凯经理和威廉走进来,找他们简短地开个会,说一下出发前的各种事宜,向凯悄悄地把徐则璨叫到一边,神秘兮兮地叮嘱:“阿璨,马上就要启程去首尔,你最近的状态有点起伏,好像有心事……怎么了,家里要是有什么事可以说,大家都很关心你,而且这样影响比赛你自己也不舒服,知道吗?”

徐则璨越想越觉得无奈。

他不是有心事。

是对某个人上了心。

第29章第30章甜度+++++++

今年的亚洲洲际对抗赛,在韩国首尔,因为并非主场作战,且又在一向强势的lck举办,官方给出的宣传语是——“逆风登顶”。

ste官博从善如流,辛冉和摄影小哥哥什么的一众工作人员随队出行,还放出了给粉丝们看的福利照。

ste电子竞技俱乐部v:

“这是机场的跟拍,新鲜出炉,单独放两张我们的中野(中单打野)组合哈(doge)!”

一张,徐则璨低头在看手机上的什么东西,靳亦远冒着生命危险对他勾肩搭背。

还有一张,靳亦远手里捏着机票,不知说了什么,徐则璨唇角微哂,心情很不错。

【我的中野美如画!!期待你们在韩国打爆所有对手!】

【靳璨cp了解一哈!疯狂为两人打call!】

【我觉得‘璨靳’更带感啊,我们璨神明明辣么攻】

【男孩子都是这样交流感情的吗,看不懂看不懂】

卿意坐在机舱里,正刷着下面的评论,抬头看见徐则璨在她身边坐下来,她心里一揪,紧张地往后挪了挪。

“嗯?我不是和尼诺一起坐的吗?”

下路组为了培养默契,经常会被安排在一起。

徐则璨眉头一皱,懒得回应,还看了一眼她的手机,“你在点赞什么鬼东西?”

“哎,干嘛……手机还我!!”

他嘴角紧绷,眉心一抽:“……你居然希望我和靳亦远在一起?”

“……”

卿意:“没有啊,我只是喜欢你们‘交流感情’的方式,三个赛区的选手都这样吧,你以为我不知道?”

譬如和他们同一趟航班的cu战队,cu的选手们都是出了名的“gay”,私底下对熟悉的职业选手,都喜欢摸个小手、抱个腰,玩的疯了还上下其手,掏个鸟什么的,完全就是初中男生的幼稚作风。

卿意一开始还默默地躲在边上,看着他们只要在后台碰见就会这么打打闹闹,真的是被“gay”惯了。

徐则璨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会儿,拿出眼罩戴上,准备睡觉。

卿意悄悄地瞄了一眼这男的,舔了舔唇角,她大着胆子,将身子往他那边动了一下,小小声地说:“稍微借点地方给我啊。”

说完,见对方依然躺着没什么反应,才放心地垂眸,看她手机里下载的比赛视频。

徐则璨歪着脑袋,面罩下方露出俊朗的下颚线条,干净凛冽,还带着一抹浅笑。

彼时,辛冉拿了一包小饼干,分给身边的同事们,刚想走过去给卿意,看到眼前散发着粉红泡泡的一幕,瞬间就被虐狗了……

真的是,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暗度陈仓的?!

她目光散开,撞到后面一排的项宸,两个人对视着笑了笑,辛冉赶忙把饼干递过去。

项宸微皱眉头,有点嫌弃:“我不要吃葱香味的,有别的吗?”

辛冉的小心脏倏忽一紧。

妈耶,没想到ste队长展现出小孩子的一面会是这么苏啊!!

她托着腮,笑得摇头晃脑:“好啊,宸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啊。”

项宸:“……”

项宸:“小姐姐你先坐下。”

飞机驶过云层,平稳地抵达首尔的仁川国际机场,就在队伍前往酒店的路上,辛冉发现国内的微博上面被人爆出了一个视频。

她看完之后,有点沉默,然后推了推边上的卿意。

<dfn id='oSFaGQIU'><span></span></dfn>
    <dir id='PjRBfY'><basefont></basefont></dir><person id='xYx'><label></label></person>
      <abbr id='ojqNIx'><optgroup></optgroup></abbr>
        <var id='hjtDUi'><address></address></var><blink id='tHMn'><dfn></dfn></blink><samp id='MIuoLyn'><samp></samp></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