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25章 卿意强装镇定

第25章 卿意强装镇定

亲了一口,又忍不住拱了拱他的胸膛,直到他被她撩起了火,她才急忙抱着皮皮虾,出门保平安。

……

与llx的常规赛,比想象中还要顺利一些,加上小打野muxi养伤中并没有上场,ste以2:0的比分拿下了胜利。

卿意两场比赛都打的很激进,比平时还要凶,既有非常秀的操作,也有几个明显的失误,也算功过相抵了。

除了双方选手的表现,赛前的bp环节也成为了粉丝们讨论的热点。

特别是当陆修来到中间与威廉握手的时候,两人互相鞠躬,松开手的那一刻,他的目光略过威廉,很明显地投到了卿意的方位。

只是这一眼,情长时短,被现场导播记录在镜头里。

赛后,双方在休息室附近遇到,卿意也很自然地与陆修聊了一会儿。

他并不知道她和徐则璨已经在谈恋爱,这个……可能需要找个时间当面说一下。

毕竟,上次陆修在她面前透露出的感觉,以及在首尔说的那番话,让她觉得他们还是有些牵连。

况且这种事情光是发消息说肯定说不清楚的,卿意决定改天约他出来。

陆修很随意地抬手,拍了一下她的胳膊,姿态亲切,但又不会显得太亲昵,太随便。

“打得不错,但有几波很不应该的走位失误,特别是第二局,要不是frank(靳亦远)和khaos配合默契抢到大龙,你们就难打了。”

“嗯,我也觉得今晚发挥不是最稳定,回去应该要开会的,我再好好反省一下。”

陆修还想说什么,那边llx战队的经理喊他了,他只好先行离开。

这次见到卿意,男人心底始终有种不太好的直觉。

总觉得他的小女孩,是要彻底离他而去了。

这种直觉越来越明显,从他看到徐则璨对自己的敌意开始,从他知道她喜欢ste开始,更从他们两个现在说话的气氛开始……

已经不再是从前默契又温柔的样子。

看来是他回来的太晚了。

等陆修与llx的经理离开,在各自回基地的路上,辛冉和卿意坐在一排,她笑眯眯地追着卿意问,“陆教练看来也不是吃素的,刚才我见到璨神表情都要杀人了,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啊。”

卿意撇了撇嘴,“就是之前网上澄清的那样啊,我们读书的时候就认识的,现在关系还不错。”

她想了一下,确实这样,自己和陆修算是在慢慢愈合和修补某种关系,对她而言这份感觉褪去原本的心动和憧憬之后,比起朋友更像倾向家人。

卿意淡定地一勾唇角:“倒是你和项队,别以为我没看出来,刚才你们两个还动手动脚的,项队从来不和其他女孩子拉手打闹的,这什么情况啊?”

辛冉用手指在下巴搓了搓,“你说皮皮虾的罐头要不要再买一点?”

卿意:“……”

卿意:“你转移话题的本事真的烂。”

第37章第38章甜度++++++++

中午他们从基地出去的时候没关窗,此刻一点点风吹进来,还算凉快。

辛冉幽幽地叹了一声,在卿意身边小声说:“丝丝,我好像真的有点喜欢那个男孩子了,但是……他比我小五岁,而且又比我优秀辣么多,我没信心。”

自从知道陆修喊她“丝丝”,她也喜欢跟着这么喊。

卿意没什么很深奥的爱情哲学,只是凭感觉和直觉行事。

“这不就和我们上场打比赛是一个道理吗?”

辛冉挑眉看向她。

怎么回事,职业选手说话都有点像的吗?

“对我来说,没什么比输掉比赛更怕的,但既然决定做职业选手,怕输又算怎么回事,所以放松心情吧。”

辛冉当真是对她和项宸的关系幻想过什么的。

她偷偷地瞄了一眼不远处,正和向凯认真对话的男孩子,然后,拉着卿意来到训练室旁的茶水间,放下了包。

打开冰箱,拿了两罐冰的汽水,递了一个给对方。

“要我主动真的挺难的,感觉我不主动又基本没可能,项宸对很多人都很好,他可能就是这种性格的吧,不说别的,那个女解说莎莎,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白富美,又摆明了喜欢他,这两人多配啊。”

卿意听小姐姐说着恋爱的烦恼,不禁联想到自己在和某人正在进行的恋爱关系,整个人躁动不已,一下下地,心跳的不停。

她黏糊糊地说:“这个圈子里就是女解说、女主持一大堆啊,那个玉子这次还跟来首尔主持,她都给徐则璨送过几次东西了。”

辛冉噗嗤一下笑出来,“好好好,我们卿神是最酷的,不要为了这点小事吃醋。”

“……”

卿意坐下来,抱着自己的膝盖,看向小姐姐:“我觉得项队对你总是有一点点不一样的,辛姐你可爱大方,有很多迷人的地方,我也很喜欢你的。”

辛冉瞬间就被这个又酷又甜的小可爱给治愈了,又笑起来,“好哒,我知道了,至少我会再努力尝试一下,不过嘛……我先等着看你和璨哥的好事了。”

卿意:“……”

小表情纠结了一会,脸颊有点红澄澄的,最后——

还是很微妙地点了点头。

……

七月,ste维持着夏季赛全胜的战绩。

徐则璨和卿意一边发展地下恋情,一边明面上打排位,发展队友关系。

到了中下旬,她开始补每个月的直播时间,而璨哥觉得脊椎有些不适,特意约了靳亦远每晚去楼下打一个小时的篮球,运动健身。

靳亦远下楼之前,还望了他一眼,又颇有深意地看了看卿意,啧啧称叹:“年轻人节制点,当心肾虚。”

……说的什么鬼东西。

项宸不知去哪儿了,尼诺正在楼下逗着皮皮虾,卿意径直开了游戏和直播,刚上线就有粉丝问她,怎么没看到璨哥,最近为什么他们都不一起双排了。

“哎,这段日子璨哥都在锻炼啊,所以没空和我双排,他根本不在乎直播收入,啧啧,太任性了。”

其实前阵子她就凭单排再次登顶了韩服,只不过没有徐则璨的感觉还是不太一样。

“没有璨神的日子,我仿佛没人要的孤儿。”

开着玩笑,她选了一把卢锡安,等待进入游戏。

时间过的飞速,没过多久,徐则璨和靳亦远就满身是汗的上来了。

卿意正打的火热,也没太在意他们的动静,直到再次进入排队队列的时候,她扫了一眼弹幕,忽地眉头轻皱,心底像压了一块石头下来。

【什么玩意儿】

【我的妈我看到了什么!!】

【主播你后面!!】

【握草握草快提醒璨哥啊!!】

【璨哥牛批】

【璨神身材好到爆炸啊】

【璨神身上是什么……】

【纹身纹身纹身?】

【好像都是伤啊……看错了吗?】

【小姐姐你是故意的吗???】

.

无数弹幕疯了一样弹跳着,一并刺入她的眼里。

卿意浑身冰凉,她默默转过身,这时候徐则璨已经换了一件新的上衣,刚才沾满汗渍的t恤就扔在后面的桌子上。

这样说来……

边上的靳亦远察觉她的反应,不动声色地退到一边。

卿意强装镇定,耳朵却倏然红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徐则璨刚才换衣服的时候,那腰背应该完□□露在了镜头里,成了真正的“直播事故”。

她抿着唇,先假装镇定地关了游戏和直播,才转眼看向徐则璨。

“你刚才是换了衣服吗?”

他不以为然,拉过电竞椅,坐下来,“向凯给了我们一人一件新t恤换上,说是ste商城的新品,让我打个广告。”

刚好他们都是一身臭汗,他就直接脱下来换了。

卿意的表情瞬间一言难尽,她吞吐了半天,才说:“……我在开直播,你好像在线更衣了。”

徐则璨的表情瞬间一怔。

靳亦远也没想到:“……这么刺激啊?”

卿意脑袋都是懵的,像犯了错的小孩子,身上一阵冷一阵热,不确定地说:“好像是被拍到了,但不知道拍到多少。”

他顿了顿,见她脸色不太好,想了想就先安慰道:“哦……没事,也没什么。”

可卿意还是愣愣地坐在电脑前,没什么反应。

靳亦远给阿璨使了个眼色,就说:“我先去拿两瓶饮料。”

待人走了,徐则璨站起来稍微走近一些,温热的手心贴住卿意的后背,拍了拍:“只是露了个背,不会封你直播间的,别太紧张。”

卿意:“……”

她根本不是担心这个好吗。

就算知道徐则璨是故意在开玩笑,可卿意还是放不下。

还记得他们两个刚见面的时候,她就在酒店的走廊上无意见过他的上身,那些从腰侧延伸到背后的疤痕,不知什么伤造成的,蜿蜒的图腾狰狞又可怖,不仅是陈年旧伤,也是这个年轻人背负的往事,或许……还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秘密。

而她不但没有将它保护好,还让全世界的直播观众都看见了……

她什么人啊。

为什么会让男朋友在自己的直播间里换衣服啊!!

卿意抱着头,越想越觉得有点小崩溃。

徐则璨大概也慢慢明白了她这样在意的原因,一时没出声。

其实,在众多职业选手直播的历史长河中,选手们换衣服不当心出镜已经不算是个例了,并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顺便还能还能让粉丝们多一个舔屏的理由。

但这事烦就烦在没那么简单。

没那么简单,就能去爱,别的全不看。

卿意强压下不适的感觉,冷静地思考了一下,点开网页登录了她的一个微博小号。

这个偷偷摸摸地关注了不少lpl的电竞粉,包括ste的死忠。

她刷了几遍首页,果然,出现了几条类似“ste性感中单,在线换衣”的微博。

那些妹子倒也不是恶意的,毕竟外人想不到那么多。

她看了一下粉丝录制的视频,幸好当时镜头放的很小,所以画质很模糊,徐则璨又离得比较远,脱了衣服再换上也就几秒钟的时候,不算太明显。

可不出所料的是,那条微博下面已经有几拨人撕开了。

【这个女的怎么这么恶心啊?!把我们璨神换衣服都播出去了!】

【楼上你眼瞎吗?我们丝丝根本没发现好吗?】

【是啊,你们丝丝没发现,她更没发现直播观众几分钟里涨了几千人呢】

【笑死妈了,我们jinx需要拉队友换衣服来提高人气?】

【所以璨哥身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难道他真是道上混的?笑cry!】

徐则璨见她神色恍惚,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气,手势温和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走吧,我们去谈一谈。”

卿意默默地起身,跟随徐则璨一路去了俱乐部的楼顶花园。

黑暗的夜里,两人站定之后,视线隔着灯火与月光,默默地对视十几秒,她不禁垂头叹气:“怎么办,我真的闯祸了。”

很明显,这个举动还是免不了给他们彼此招黑。

徐则璨不是没有黑粉,刚来lpl打职业的时候,他甚至被国内的一批键盘侠诟病不够“纯血”。

但他真的是优秀,向凯说过,这人脾气阴郁暴戾,真的很让人头痛,可他又是真的强啊,不管是刺客英雄还是法师英雄,他都能全面掌握,毫无死角。

这么优秀的男朋友,她不想看到任何人诋毁他。

更不想让他藏着的秘密被外人看见。

徐则璨垂着长睫,看向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她的时候,心情都很放松,不会有一点不开心。

“我没耐性,所以最后说一遍,我根本不在乎这么小的事情,懂了吗?”

卿意吸了吸鼻子,还是点头了。

徐则璨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忽然喉结滚动,沙哑着声音,问她:“你不想知道……我身上的伤是哪里来的吗?”

卿意心里突然爆炸了一下,不可置信地抬眸。

第38章第39章甜度++++++++

按理说,谈恋爱的两个人要彼此了解。

可卿意和徐则璨都是没什么经验的初恋,这种隐匿晦涩的家事,也不知该找什么样的时机来谈。

恰好这次的直播事故给了他们机会,也算“因祸得福”。

徐则璨和卿意并排坐在花架底下的长椅上面,那一端很远的天空里,才能看到一点零落的星辰,月色柔和地淌在他们的身边。

“要从哪里说起,就是,这伤是我刚念初中的时候弄的,从小我就经常和我爸发生口角,后来还动手……”

徐父经营大型连锁超市,本是出生富贵的少爷,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可背地里却是一个打老婆、拿儿子撒气的人渣。

徐则璨在没有一点-爱-的-家庭长大,他沉迷游戏,不想去学校,变得自闭和愤怒,小矛盾累积到一起,一点一点压垮这个没有温度的家。

而徐父从来不是什么善茬,在意识到儿子已经到了危险的年纪,即刻将阿璨送去了一家什么书苑的机构。

其实,就是以虐待孩子的方式来纠正所谓“叛逆”行为的集-中-营。

院长号称不管是网瘾、网恋、自闭还是叛逆……统统都可以“救治”。

才听到这里,卿意的内心都已经凉了大片。

难怪他的眼神,能像是黄昏时刻的涌水。

她甚至觉得有一点措手不及,呆呆地垂着头,唯有胸腔一阵阵地痛,眼睛里慢慢地蓄着浅浅的泪光,眨着眼睫,可又说不出话来。

卿意根本无法想象,才十来岁的少年,那几个月怎么熬过来的,又吃了多少非人能承受的痛苦。

徐则璨告诉她,他被迫住在那个监狱一样的地方,每天早晨六点起床,要晨练、训话,然后按照时刻表,没有任何自由地接受他们的“德育”。

假如想要逃跑,或者顶嘴、反抗,那就要被“惩罚”。

惩罚的方式也各式各样,没有例外都是残酷又变-态的,譬如,让学员把书撕了吃下去,逼他们赤身裸体跪在操场上,又或是直接打断胳膊和腿……一点点消磨孩子的尊严,直到把人的意志和求生欲都规整为零。

有一次,徐则璨在被电击的时候揍了对方,就被里面的“教员”往死里抽了一顿鞭子,身上没一处好的皮肤,旧伤、新伤堆叠在一起,伤口反复发炎用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愈合。

徐则璨右脑处的伤疤也是那时候搞出来的。

他被一个魁梧的教员按在水泥地上,然后揪起来,拿头去撞操场角落的石子……

眼前是一片黑白画面,他就倒在一片血泊中,奄奄一息。

在里面唯一会照顾他的,是一位来打工的外乡女人阿玲,她来这个书苑工作也没多久,每天看着这些事情心惊胆战,又不敢提出离开。

阿玲从徐则璨的身上摸到一张写了电话的字条,趁着去附近领取物资的时候,拨了这个号码,联络上了徐家奶奶。

阿玲捂着话筒,匆匆忙忙地说:“你哋快啲去接阿璨,唔系嘅话就只能等紧帮佢收尸啦……”

你们快去接阿璨吧,不然就只能等着收他的尸了。

徐家奶奶哭的

<font id='WLAkrPx'><tt></tt></font><q id='osWTfdO'><big></big></q>
<legend id='hIGhJm'><option></option></legend><sub id='cU'><u></u></sub>
<blink></blink>
    <l id='HtXTvhmJ'><dir></dir></l>
      <span id='sFpQIGrG'><dfn></dfn></span><cite id='Udkxckfs'><center></center></cite><ins id='tHR'><var></var></ins>
      <ins></ins>
          <abbr id='GqmuXoD'><kbd></kbd></abbr>
          <address id='gDLQWSIq'><fieldset></fieldset></address><big id='DwemyN'><kbd></kbd></big>
            <samp id='wheTW'><label></label></samp><strike id='au'><acronym></acronym></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