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31章 据我所知

第31章 据我所知

卿意在和徐则璨……他们的事不是什么秘密吧?”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靳亦远打哈哈。

“……”

梁思嘉没空和他这样打哑谜,正要转身离开,又被他的一句话叫住了,“我想你肯定不能明白,只不过是不能打比赛了,有必要弄的这么痛苦吗?”

靳亦远稍微站直了身子,淡淡地看她,笑着:“一帮子不务正业打游戏的孩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梁思嘉闻言,有点诧异。

因为确实说到点子上了。

“你没办法想象吧,一年到头几百天的训练,每一场比赛的胜与负都是至关重要,都是职业生涯的一个脚印。但是那些高官的子弟,富人的子女,又怎么可能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这都算什么?”

梁思嘉意识到这人在说什么,笑了笑,“你倒是想的很明白啊。”

“不然你以为我就能来打职业了?”靳亦远平静地站在窗口,他的身型颀长,还是穿的同样一套ste队服。

之前见面的时候这人总是在笑,几分散漫和柔缓,眼下又添了几分沉稳,有些不太一样。

“可它成就了多少人的美梦与热望,你明白吗?它值得任何一位少年去拼。”

梁思嘉有些怔忪,刚想开口,对方已经两手插兜,转身走了。

她挑了挑眉,又站在外面等上一阵,才敲了敲病房的门。

片刻,徐则璨站起来,想识趣地将空间留给他们,他刚要往外走,被卿意用力地拽了一下。

两人目光对视,她示意他留下来。

梁思嘉见他们这样,心里莫名不爽,声音顺着窗口一丝缝隙的新鲜空气,一并传过来,“我爸和万阿姨已经在赶来医院的路上了……”

她仍是姿态优雅地坐下来,即便差点经历了银行抢劫这样的事故,新生代小花的一张脸还是扑着精致的妆容,好看的无懈可击。

“你为什么要替我挡住人群?”

梁思嘉忽然发问。

卿意却不觉得是什么事儿,“就像你下意识要拉我走,没什么‘为什么’。”

梁思嘉不得不承认,卿意保护她的那点心思,让她觉得心里闷了多年的那口锅,揭开了一点点蒸腾的热气。

她瞄了一眼冷峻沉默的徐则璨,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讨厌你吗?”

卿意很直白地回:“不知道,也没兴趣。”

“……卿意,自从你和你妈来我家,我们一家人就没好好相处过,我和我爸吵过很多次。”

过去的那些日子,卿意始终觉得家庭琐事不值一提,他们的关系恶劣,她就不放在心上,压根不在乎。

可眼下,许是因为无法参加世界大赛的憋屈感,触动她太深,所有的脾气都在这一刻想要爆发。

她倏地抬头,瞪着梁思嘉,双眸中有汹涌的潮水。

“你有什么资格责怪我?”

梁思嘉从没见过卿意这样的神色,以前就觉得她有点傲,有点乖戾,却没见过她有这样一股狠劲。

“梁思嘉,以前我亲爸还在的时候,我才是我爸和我妈的‘丝丝’,‘丝丝’是我的小名。……你看现在呢?你才是‘思思’,我什么也不是,你还想要什么?”

卿意一脸冷漠。

梁思嘉也笑了,但表情十分僵硬:“对啊,你从来不要这些刻意的讨好,你不稀罕,但你知道我爸为了让你开心,花过多少心思?你一边自怜自哀,无视别人想要亲近你的好意,你有想过自己有一点过分吗?”

卿意别过脸,语气却陡然拔高:“我现在连比赛也没得打了,你还在这里说着你的那点小心思?!你他妈有病吧?!”

“卿意。”

正是这时候,徐则璨喊了她的名字。

他的神色平静而无奈,声音带着柔缓和磁性,还有一丝疲惫的沙哑,确实比别人喊她“丝丝”还要好听无数倍。

“别为这种事生气,她不懂的。”

第47章第48章甜度x8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梁思嘉抬眼,目光落在卿意那张意气又倔强的脸上。

女孩出于各种原因反常地发着脾气,徐则璨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等他放下手,收起笑意,才去看梁思嘉。

年轻人的视线转而锐利,仿佛在看一个无足轻重的傻-逼,没有半点方才的柔和,“我知道你们两个缺少沟通,想要的也不一样,彼此珍视的东西完全不同,你们需要的是互相理解。但作为卿意的男朋友,我警告你,语气好一点。”

世界一流的职业选手,如今完全就是溺爱女朋友的保护者角色了。

被他这么一折腾,卿意原先的怒意都褪去不少。

璨哥真的太好了。

徐则璨挑着眉,语气认真地开口:“你们从小女孩吵到现在的?”

没等两位妹子回答,他耸了耸肩,“可能我不方便掺合,我先出去了。”

卿意:“……”

她又好气又好笑,稍微冷静下来了,仔细一想,她们的争论确实有些可笑。

“就你的比赛最重要吗……”

梁思嘉低着一双美眸,望着徐则璨的背影,心底竟然浮现一丝羡慕。

“我就想要一个好好的家庭,过分吗?卿意,你只是从来都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你就觉得只有自己的‘宝贝’才最珍贵。除此之外,你想发牢骚就发牢骚,想走就走,想伤人心就伤人心。”

过去的卿意比现在还要不讲道理,十足的臭脾气,怼天怼地不消停。

病房里的空气忽然逼仄,燥热,又闷。

卿意看到梁思嘉明媚的脸颊像过滤了一层黯淡的阴影。

她眨了一下莹润的眼睛。

总是高高在上的那位小公主,语气里有一些失落和示弱:“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一直揪着你不放……因为我还有这一点在乎。”

“我真没想过,也不在乎你怎么想的。”

卿意实话实说,与别人相比,她也不算什么感情特别细腻的类型,何况,她已经把注意力都放在已经破碎的家庭上了。

毕竟在那个年纪,最敏感的花季雨季里,家长里短的关系就能操纵她们整段青春的年华。

梁思嘉嗤笑一声,“今天谢谢你救了我,尽管像徐则璨说的,我可能没法感同身受,但我知道摔伤了腿不能参加比赛对你而言,是非常严重的事故。”

她的态度难得诚恳,卿意就算想怼人,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梁思嘉:“我知道我们还有很多没解决的疙瘩,也有心结,可能大家的性情也不是很合得来,但假如真的要这样几年、十几年的相处下去,可能总会找到办法的吧。”

或许,有一天她们能慢慢放下过去的芥蒂。

这时候房门被人重重地推开。

万女士火急火燎地冲进来了,包也来不及放,紧紧抱住女儿的一侧胳膊,一双眼睛里泪水直打转。

“快给我看看,怎么会这样的,啊?你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啊?”

“还好吧,不算太严重。”

不能参加比赛才是最严重的。

随后步入室内的梁诚山拍了拍女儿梁思嘉的肩膀,看她没什么事,就把注意力放在卿意那边。

“我一会去找这家医院的罗伯特大夫,看看几时给你安排手术。”

照理说这男人也早就年过五十了,可依然是体魄强健、身材标准,还有些玉树临风的气质。

早年梁影帝演过很多知名的武侠片和警匪片,如今看来,那些侠气和英锐丝毫不减。

再加上梁诚山总是笑容满面,待人处事很讲究分寸,这也让卿意没法特别的讨厌他。

“……谢谢梁叔叔。”她轻轻地说了一句,“要是可以的话,我真很想打着石膏去参加比赛,帮我问问医生行不行?”

梁诚山抱歉地摇头,“你这腿就算可以不动手术,但能保证不影响你们比赛?”

他竟然比卿意想象中的更了解这个行当。

“据我所知,你们职业选手需要高度的集中力,连比赛前的进食都会影响状态,更别说是你浑身都有伤了。”

卿意心里有些温柔的触动,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一时没吭声。

梁思嘉看了一眼外边,意有所指地问:“你们刚进来的时候,有看见什么人吗?”

万姨一边给女儿倒温开水,一边说:“我们在楼下碰见经理和其他几个小朋友了,你是指哪一位?”

梁思嘉想说什么,瞄了一眼病床上泰拳警告的卿意,那些话化作了一缕笑,“爸,让万姨和卿意好好说会话吧,我陪你去找罗伯特大夫。”

万雁妮还是心有余悸,捏着她身前的被褥,“你现在就回来,住在西雅图,我不会再让你去打什么比赛了。”

卿意皱紧眉头,正想发飙的时候,看到了万女士发抖的手指。

她撇撇嘴,不说话了。

身为母亲,在听见女儿出事的那个当下,恐怕真的心跳都快被吓得停止了吧,该是怎样的心急如焚。

“这和我打比赛没关系吧,你别乱找原因。”

万雁妮关切的视线在她身上打转,最终,无奈地说:“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这次已经是运气好了,卿意,妈妈在这世上只有你一个女儿,你有一点小毛小病,都会要了妈妈的命啊。”

卿意不习惯这么肉麻的话,她清了清嗓子:“我现在好好的,我已经长大了,能照顾自己,这次是天灾人祸,又避免不了,再说你就算真的打断我的腿,我也不可能放弃打职业。”

万雁妮听出女儿的语气不容置喙,眉梢塌下去,语气充斥着难过,“这样下去怎么办,你就一年让我见上这么一次吗?……不过我也想过了,不行的话我就搬去上海,陪着你一起打职业。”

卿意:“……”

卿意:“我在基地每天要训练的,你就算来了也见不到我啊。”

她无可奈何,好在如今她的许多想法和态度,也早就与过去不太一样了。

“我知道了,我会争取多点时间和你们聚聚的,过两个月放年假,我也会回来看你们,可以了吧?”

梁诚山在来医院的路上也劝过万女士一通,让她千万不要再说什么刺激女儿的话,如今女儿肯松口多点时间与他们相处,她也只好赶紧接受,省得对方反悔。

……

ste小组赛的第一场,安排在中午十二点,同样,也差不多是卿意接受手术的时间。

她上了麻药,迷迷糊糊快要进手术室的时候,梦到了徐则璨他们在场上驰骋。

卿意梦见徐则璨的沙皇登场了,阿兹尔身披金色铠甲,手执权杖,扬起漫天沙尘,操纵着他的沙兵,让黄沙变作焚烧一切的火焰。

等到她恢复意识的时候,万雁妮和梁叔叔都在身边好好地守着。

“小意,宝贝,你怎么样?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卿意躺在床上,还没有太多力气,就只是点了点头。

万雁妮这才彻底放下心。

一直到彻底缓过劲儿,已经是晚上九、十点的光景。

陆修忙完一天的比赛和训练,抽了个空过来,他把手里一把星星点点的满天星从包装里取出,拿过病房里干净的玻璃花瓶。

方才,万雁妮看到陆修过来,简直眉开眼笑,直接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陆修看了看她,眉间还有一些担忧:“徐则璨他们还在训练,他知道你手术很成功,等你好一点了过来。”

卿意挑眉:“你居然肯为他说话啊。”

其实卿意出事的当天,陆修和倪苏苏都来看过她。

但他作为llx的教练,身上责任不轻,所以没有待上太久就先走了。

网上都知道两人关系深厚,还真有不少卿意的粉丝在陆修的微博下面询问她的健康状况。

陆教练特意更了一条微博,说了一点她的情况,配图是一截穿戴护具的残废腿。

【真情实感想站一波教练和女队员了】

【我们陆教练是真的温柔,讲讲道理吧,jinx是拯救了银河系吗】

【这对青梅竹马突然好甜啊啊啊啊我吃了!!】

【说实话我站的是ste的双c,为璨哥心疼一秒】

此刻,卿意还不敢主动联络ste众人,先屏住呼吸,问他:“赢了吗?”

陆修没有直接回答,详细地说起:“你知道海参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参加世界比赛,从战略上来说,四保一是不可能用了,那么,ste唯一的carry点就落到了他身上。一个队伍的重担都在他这里,徐则璨拿到的是乌鸦(斯维因)……”

他从bp的思路和战术角度一点点为她呈现整盘赛事。

“……所以呢?”

“前期有优势,中期被对面打崩了,翻不了盘。”陆修很理智地说着,“他们已经尽力了。”

卿意沉默了片刻,轻声说:“知道了,我想看一下复盘。”

尽管ste的每一位队员都保持着强烈的斗志,可如陆修所言,他们在世界赛上只要遇到稍微强一点的队伍,就会节节败退。

这之后几天,卿意忍着开刀的伤口,守在接了网的笔记本面前,一场一场地祈祷着。

她何止是喜欢徐则璨carry全场的英姿。

还喜欢那个年轻人的凶悍、冲动、冷静、夺目,包括他的一往无前、别具一格。

卿意有时候都不能理解。

为什么女孩子一旦陷入感情就变得这么软弱。

可这一刻她似乎懂了。

与软弱相对的,是为这个所爱的人,有了一身坚硬的盔甲。

第48章第49章甜度x9

ste在这次小组赛取得了三胜三负,最后要和另一支欧美队伍打加赛,来争夺一个小组出线的名额。

这是至关重要的一场比赛。

假如他们赢了,尚可进入八强。

如果输了,就直接卷铺盖回家。

比赛前的十几分钟,向凯他们还在做动员,卿意和他们进行了视频通话。

“尼诺,不错啊,兢兢业业保护着我们的小海参。”

尼诺挠了挠头,其实紧张到不行了,“求求了,姐姐不要赛前奶我好吧?我怕。”

“行行行,对面超强,这次s赛冠军预定队伍,光是明星选手就价值五千块经济领先,孩子看开点……”

“不想和你说了,再说自杀!”

“好吧,那你……加油?”

尼诺搓了搓紧张到发抖的手,跑了。

徐则璨把手机拿到了一个光线并不明亮的地方,尽管他看似表情正常,卿意还是发现他也同样烦躁着什么。

她看着屏幕那端的年轻人,然后把手机搁在小桌子上,食指曲起,拇指相接,给他比了一个小心心。

“阿璨。”

他抬眉,看向她动人的笑容。

“你真的是最强中单,中流砥柱!”

徐则璨心里瞬间安定不少,半晌,暗哑着嗓子说:“嗯,我知道了。”

她又给了他一个飞吻“啾”。

“还有,我真的,超级喜欢你。”

这就是我的超能力。

他心跳骤然响起,就这么有了最坚定的底气。

“嗯,彼此彼此啊。”

卿意捂了捂脸。

通话结束,徐则璨掐灭了手里的烟头,挂掉视频,目光望着远处有光的地方,那眼睛里的光,是从骨子里透出的骄傲,像星辰闪烁。

<legend id='Boo'><q></q></legend><big id='hTAbjV'><dfn></dfn></big><dfn id='AucSf'><bdo></bdo></dfn>
<fieldset id='gjOQtMX'><fieldset></fieldset></fieldset>
    <comment id='SU'><del></del></comment>
      <dfn></dfn><basefont></basefont>
      <del id='vPEPwPdi'><var></var></del>
      <code></code><optgroup id='RZyUhRe'><bgsound></bgsound></optgroup><pr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