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41章 连赢三场小组赛后

第41章 连赢三场小组赛后

一幕,赶紧冲上来拉开两人。

反倒是ste的众人都异常的淡定,向凯只看了看徐则璨,见他确实没吃亏,就放心了。

徐则璨一脸平静地,说着:“徐家也算有几个有头有脸的人,要是你都不想要脸,我也无所谓。”

他直视着眼前的男人,没有丝毫避让:“我的名誉是值钱,但你说的很对,像这种悲惨的身世,电竞圈最喜欢了,至于他们会怎么说你……”

徐文江抬手,作势就要扇他一巴掌。

向凯立刻上前挡住阿璨,项队和工作人员一起帮忙,把徐文江和他的那些狗腿统统推出去。

乍一看双方谁也不占上风,可ste这边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气势早就越过去了。

男人隔着几米指向徐则璨,那凶恶的面貌与童年里的父亲如出一辙。

唯一不同的,是徐则璨的立场,他不再是那个任由暴徒欺凌的无助儿童。

徐文江骨子里有着狂妄的自大,他冷笑道:“你要和亲生父亲断绝关系,他们会骂死你。”

“那你以为,以前怎么对我和我妈的,我会没留下证据?”徐则璨恶狠狠地咬牙,“要不是国内法律就爱帮着你这种爱家暴的渣子,我早就让你去吃几十年的牢饭了!”

徐文江一脸轻蔑,内心却觉得恼怒无比,在今天见面之前,他还以为徐则璨会是那个狂躁鲁莽的小混蛋。

他以为,他们母子会一辈子活在对自己的恐惧中,那种操纵他人的感觉,令人有一种任何事物都无法替代的满足。

但徐则璨的脸上已经看不到过去的影子了。

而徐妈妈显然也和别的野男人过的有滋有味。

身边的秘书见徐文江脸色难看,主动上前打圆场:“徐总,车子在外边等着了,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徐文江瞪住面前的青年:“你以为你和那个女人能彻底摆脱我?你们一辈子都要怕我!”

徐则璨根本都不想与他浪费时间,也不会再被触怒,只是很冷静地说:“等着收我的律师信,老人渣。”

他转身与ste团队一起离开。

不远处,陆修带着fb战队的一行人,在他们后面特意停了停。

他对卿意示意,沉着又无奈地一笑,再点了点头。

这是lol世界赛的前夕,像这种外人根本不知何故的冲突当然越少人知道越好,再往外走就会看见来接机的粉丝们,还有赛方的工作人员,惹出什么新闻对lpl不会有利。

也正因为这样的原故,每个人都安静。

对于就在刚才发生的变故,不议论,不表态。

一直到了车上,卿意才发觉自己气得胃部隐隐作痛。

大家都不知道徐则璨的过去确切地发生过什么,只是结合过去听到的一些流言蜚语,总能猜到大半。

璨哥又天性倔强,绝不需要别人怜悯,何况他刚才的反应也足够说明,一切都成为往日的泡影了。

徐则璨闭目养神,卿意也没说话,只是两人并排坐着,双手牢牢牵着,没放开半秒。

尼诺将头靠在窗边,眼底一片殷红。

他简直不敢想象璨哥的亲生父亲是这样一个老东西。

自己在家里是个宝,爸妈从小把他当小祖宗供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着,哪里能想到徐则璨经历过的万分之一痛苦。

项宸家里都是本分的知识分子,靳亦远家中也算富裕,大家都活得平淡却温暖。

尼诺熬红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他的妈妈连自己摔青了一块腿都要呼呼半天,他们怎么忍心,让璨哥吃那么多的苦呢。

众人依次排队下车的时候,少年走到璨哥面前。

“璨哥。”尼诺难得不是叽叽喳喳,声音有点颤抖,“我现在特别想拿冠军。”

男孩子的脸庞也不知在何时褪去了一些青涩的痕迹,那眼神变得坚毅,熠熠闪光。

徐则璨轻笑:“那还用说吗,毕竟我女朋友世界第一ad。”

尼诺:“……”一口狗粮来的猝不及防。

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用想了,除了那座奖杯,我们别无所求。

所以现在更不是感伤的时候。

不止是他们,而是整个中国赛区,都太渴望那个暌违已久的世界总冠军。

msi、洲际赛,不论拿了多少第一,假如不是s赛的冠军,就还是差一口气。

到了酒店之后,选手们有的昏昏欲睡,先回房间休息了,有的则去了这边的训练室房间调试设备。

ste也已经约了几场训练赛,向凯让他们一个多小时后集合。

卿意静悄悄地走在徐则璨身后,这次他和项宸一个房间,项队迫不及待去给他的小姐姐打电话报平安了。

正好空出一点时间和地方让他们说些话。

她刚进房间,就从这人的身后拦腰抱住他,将脑袋抵在他的背肌处。

徐则璨不是真的怕徐文江,他最大的敌人,从来都是自己内心的心魔。

“没事了,以后都没事了,没事了。”

她喃喃地重复,不知是说给他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徐则璨转身,揉了揉她的脑袋,嗓子温和的不像话:“没什么可怕的,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向你求救。”

卿意所有的不安都放下了。

这一刻徐则璨真正感到了如释重负,那是心灵枷锁的释放。

她的手指微凉,却还是去碰触他的脸颊,用力地捏了捏,像要再确认什么。

徐则璨的手腕微微地颤抖,弯身抱住她,汲取温暖的能量。

当时,他在面对徐文江的时候,出了一身冷汗,头上的伤疤隐匿地疼着。

等这身汗出光了,头也不疼了,就连背上留下来的伤势都像全数结痂落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啧,要不是大赛期间,真的很想再多做点什么。

“璨哥。”

“嗯?”

卿意拨了拨头发,问他:“要是我s赛上场紧张了怎么办?”

“没关系。”徐则璨温柔地搂住她,“亲我一下就不会紧张了。”

要不是遇见光,又岂会明白黑暗原来是这样的苦涩。

他想起在做创伤应激综合症治疗的那个诊所,墙上挂着一幅诗人海子写的诗句——

除了爱你,在这平静漆黑的世界上

难道还有别的奇迹

……

奥克兰的天气和景色都很美,那边的肉质鲜嫩,牛肉、羊肉全都吸收了大自然的天地精华,很适合一群正在长身体的电竞少年。

大家的首要任务是拍摄宣传视频。

官方说这次要将卿意和徐则璨作为这支宣传片的压轴,两人代表ste,仿佛是坚韧的双塔,又像现实中的霞洛组合,光与影交相呼应,帅到突破天际。

其实不少人也心里有数,本来韩国队伍龙牙队是一号种子,又是卫冕冠军,理所当然作为片尾登场,但女性选手毕竟稀少,加上今年ste比去年卿意没有出场的时候还要强势,所以官方特意做了这样的安排。

ste不仅输出能吹,开团也能吹,每位选手都发挥出了极其稳定的实力,要知道像这种进入最强赛事的队伍,很多选手之间的实力差距并不明显,靠的就是前期bp和个人竞技状态。

ste的五个人,从未有过的团结起来。

s赛的小组赛打响了一场硝烟弥漫的战争。

上单项宸的大招完美,往往一掌下去全部打残;

打野靳亦远的运营行云流水,每一场的指挥都精准到位;

中单徐则璨的对线强无敌,收割的时候力拔山兮的气概,真的光是视觉效果都爆炸。

adc卿意化身杀人机器,人狠话不多,不管中路有没有拿到优势,她都替团队扛着输出,还拿到一次五杀,可以说是实力团宠。

辅助小尼诺更是不可或缺的功臣,开团时机往往把握的恰到好处。

连赢三场小组赛后,ste队内的气氛愈发活跃,尼诺小朋友甚至有点膨胀了:“今天也要赢啊。”

身后传来国外裁判的声音:“请辅助选手准备开始游戏。”

尼诺没反应。

裁判只好重复:“请辅助选手准备开始游戏。”

卿意:“尼诺你干嘛呢???”

尼诺:“……”太兴奋了都忘记要听身后的裁判说话。

那边摄影师扛着机子走到徐则璨旁边。

他微垂着头,揉着手指在放松,抬头忽然对准镜头笑了笑——全场响起了迷弟迷妹的尖叫声。

等到他们打完第二轮小组赛的最后一场,已经获得5-1的积分,以头名出线。

向凯在休息室等着,见大家在喝水休息,他走到徐则璨身边,忽然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吗,徐文江在这边出事了。”

声音不高不低,但周围的几位队员都听见了。

徐则璨挑眉:“怎么?”

“据说是被一群外国喽啰毒打了一顿,几个小时后才被下属在一家酒吧后面的小街里找到,狼狈的不行啊。”

大家的目光转来转去,最终,无处可去地来到休息室角落里的那位顾小少爷身上。

顾泰嚼着口香糖,黑色长睫如鸦羽,这次他是特意让家中长辈向学校请了为期二周的假,来看他们拿冠军的。

“干嘛?我只是一个初中生,你们这眼神什么意思?”

能动用国外街头势力,神不知鬼不觉把事办了,还敢对这种有钱人下手的,他们身边根本就没几个。

幕后黑手是谁,还用再想?

卿意看向自家男朋友,又看了看俱乐部的顾泰大佬,真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了。

徐则璨觉得好笑,淡淡地对向经理说:“我已经让律师着手在办了,只要他没被打死,就得上庭解除父子关系。”

不知怎么的,他就是有种自信,觉得这次能赢。

天时地利人和,统统占尽了。

只待为龙。

第64章第63章甜度n+4

lpl进入s赛的三支队伍,其中陆修的fb战队才刚集结半年多,这次经验不足,堪堪止步八强。

没想到的是llx和ste在四强赛中不幸地狭路相逢,无奈地进行了一场内战。

llx在整个lpl里是最有底蕴的一支队伍,粉丝基数比ste还要庞大,所以当ste干翻他们闯入最后的决赛,身上背负的骂声和压力多么巨大,不难想象。

就在fb战队全员启程回国的那天,唯独陆修留下了。

说起来,这算是卿意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参加世界总决赛,他还是想亲眼见证,心爱的小姑娘能走到哪一步。

两人在酒店撞见,陆修瞧了她一眼,不由得挑眉。

卿意抽出一小会儿的休息时间,去将新长出来的黑发全部漂染回了蓝绿色。

此刻,眼角微垂,五官清丽,神情还洋溢着某种自信和爆棚的气势,当真是暗黑系少女重出江湖。

陆修看得出,他们是真的很想赢了。

“丝丝,加油,你们是全村的希望了啊。”

卿意看见陆修戴着一顶鸭舌帽,大概是怕被人认出来,压低了帽檐,温淡疏离的眉眼掩去不少。

她很放松地说:“陆教练你不如帮ste一起做bp啊,都到最后决赛了,大家都是中国队啊。”

陆修被这姑娘的小机灵笑出来,倒是实话实说:“威廉现在有点厉害,打通任督二脉了吗?脑子灵光的吓人,我都想向他偷师。”

他们一起等电梯,卿意眨了一下乌黑的眼,突然喊他:“……陆修。”

“嗯?”

“你选择退役的时候,肯定很痛苦吧。”

因为自己当了职业选手,才真正体会到了在赛场上博弈的快乐,要是等到自己退役的那天,该有多舍不得。

陆修转身看她,失笑道:“都已经过去了,再后悔也没用,何况我当时的情况特殊……也算心灰意冷吧。”

他始终还是在替她着想。

“你不要被这种想法影响,我现在没有离开lol,尽管教练和选手不一样,但那种为了梦想努力的感觉还在,也挺棒的。”

卿意也是一时喟叹,才会说出这样令两人都有些感伤的话来。

“不管怎样,你算我的第一个‘教练’吧。”她重新振作,一双眸子像黑夜里的宝物,“陆教练,我会努力去赢这场比赛的。”

她微微笑起来,歪着脑袋,蓝绿色秀发下面是机灵的小脸蛋。

陆修没忍住,终究还是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声气。

.

十一月,世界总决赛在奥克兰伊甸公园体育场举办,而ste的对手,正是韩国的龙牙队。

强者再次相逢,也是无可厚非。

龙牙队在今年的msi赛上输给了ste,但在洲际赛赢过他们两盘。

他们本身是一支容错率很高的队伍,顺风、逆风都能打出优势,所以冠军究竟花落谁家,还未可知。

金信然独自在酒店的咖啡馆看着之前的小组赛,片刻,等到了那个突然联络他的女孩子。

“欧巴。”

倪苏苏叫住他,语气轻盈上扬,她踩着黑色长靴,穿短裙和裤袜,显得威风凛凛又妖娆万千。

眼前的青年人还是那双在屏幕里见过无数次的内双眼,看似温和却绝不好惹。

倪苏苏:“好久没见了,你还是这么帅啊。”

这话不假,尽管他们时常在网上扯皮,但三次元的见面已经久违了。

金信然在看到她发来消息的时候,还表现出了一些讶异,此刻语气依然有点惊讶,“你之前没说要来看决赛。”

“我打算给jinx一个惊喜的呀。”

倪苏苏故意说了好友,却没提他。

金信然听见卿意的名字,突然想起什么,“今天我们去场馆彩排的时候,在后台看见了khaos亲她,我们小辅助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这也是你们的战术吧。”

当时,徐则璨和卿意单独在体育馆的车库附近,年轻人正把她的脸蛋捞起来,俯身亲昵地嘬了一口她的唇角。

结果就被龙牙队的几个正好撞到了,小辅助当场目瞪口呆,受到了惊恐的毁灭性打击!

倪苏苏听得笑喷了:“我们ste这么聪明的?”

金信然点头,忽然又说:“最近我们不是经常联络吗?”

“对啊,怎么了?”

“我队友都问,我是不是网恋了。”

倪苏苏怔了一下,视线有些飘。

“你一定希望ste可以赢吧,决赛。”金信然轻声说着,面色如往常,这位世界第一的职业选手,就算在赛场上也是保持着这种淡然的姿态。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我总觉得有点不开心,感觉很奇怪。”

他缓缓抬眼,嘴角却微微往下,“这是为什么呢,苏苏?”

倪苏苏的身子彻底僵了。

“我只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马上就要回去。”

“嗯,我知道。”她找回了一点心神,急忙对他说,“我确实希望ste能赢,但是……请你也加油,怀挺!这句话也是诚心诚意的,ice大神。”

金信然忽地笑了一下,还对她握着拳头举了举,完全就是流露出了职业操守之外的可爱气质……

倪苏苏被撩的芳心乱颤。

她没忍住,给卿意发了微信——

【小小酥:最近越来越觉得,金信然这个韩国人挺帅的,我是怎么了】

<l id='NNMM'><sup></sup></l><person id='EkeVHyRY'><thead></thead></person><strong></strong><acronym></acronym>
<bdo id='UGvZpALF'><abbr></abbr></bdo><small id='fm'><nobr></nobr></small><blink id='qAPkLhT'><s></s></blink>
    <blink id='xEhq'><blink></blink></blink>
      <span id='FcRwNVhx'><em></em></span><caption id='IwV'><kbd></kbd></caption>
        <u id='iR'><strong></strong></u><small id='cAMbxXT'><em></em></small><dfn id='UdXrdyA'><comment></comment></dfn><code id='VRnHsoJa'><sub></sub></code><cite id='FxSe'><xmp></xmp></cite><font id='KLwXBKmy'><b></b></font>
        <caption id='uPPvjK'><xmp></xmp></caption>
        <dfn id='nvCKHQ'><acronym></acronym></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