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 第18章 鳝鱼生活在池塘、河溪、江湖与水稻田里

第18章 鳝鱼生活在池塘、河溪、江湖与水稻田里

际,则怒抖利刺,“咕咕”之声不绝于耳,这时候它不是在歌唱,我理解它是在说“放开我你这个恶棍!”

黄咕丁鱼的汤鲜极,煮豆腐、萝卜皆佳,但上上品乃是黄咕丁鱼煮雪里蕻酸菜,且佐上南国深山里的水竹笋,水竹笋只长至笔杆粗,其质柔嫩,微甜。水竹笋应切成斜片,但切成小段也是无妨的,其有脆感,黄咕丁鱼、雪里蕻酸菜和水竹笋,集合了山水田原与小家之风味大成,算得上是天下第一美汤。

真正的好友,又是懂得味道的吃家相聚,本意是要一醉方休,我以为大可不必点上一桌子杂菜,只要有一盆活的黄咕丁鱼备上即可,火锅里甚至什么也不放,只有一些猪油及咸盐足矣。将黄咕丁鱼洗净,抠其腮,顺势向下野蛮地撕开其腹,去腮及肠肚而血淋淋地将尚在神经质弹动的黄咕丁鱼投入火锅,煮之。一边举杯小酌,谈论天南海北时事,或昨日友情,一边吃着鲜嫩的鱼肉,或者操匙啜汤,只将那一大盆黄咕丁鱼其肉吃之,其汤喝之,进入微微醉意,而通体有大汗淋漓的畅快,就获得了吃之人生至境,不再言什么吞熊啖虎,海味山珍。而位尊王候富甲一方以及奔驰宝马又算何鸟物?

喝黄咕丁鱼汤是美好的,如今我去鱼市,少不了要去看上黄咕丁鱼们一眼,即便在我无遐煲一锅举世无双的黄咕丁鱼汤的日子,我对它们仍有一种亲切的感情,有时候我也听到它们在有水的器皿中“咕咕咕”地歌唱,但我知道它们在此时此刻唱的既不是爱情之歌,也不再是最初被捕捞起来的愤怒的吼叫,它们好像在唠叨着“唉……这日子真没意思耶”,或者是“我的家乡在远方,我在流浪……流浪在他乡”。想到它们这样歌唱的时候,我不仅是要产生一些心酸,我的有三支利剑的猛士何以落到了这步田地,并且为命运哀叹着?果真是万劫不复的世事沧桑哦。

www.12xs.com

第节捕鳝与吃鳝

*%

以前见人捕鳝,就十分佩服,以为那是一种超凡的本领,其因皆是鳝鱼皆属一种滑头透顶的动物,极不易捕捉。鳝鱼眼小如菜籽,其状怪异,以前听朋友警告,长有鳝鱼眼的人不可交,我尚未往心里去,那不过是生理现象而已。以后悉心关注鳝鱼眼睛与长鳝鱼眼睛的人,方知道那警告不无道理。

鳝鱼雌雄一体,初长成的鳝鱼,乃是苗条女子,待产卵之后,其卵巢即退化而摇身一变成为雄体。试想一生中能够体验两性生存的动物,其怎么能够不左右逢源呢?据说百年老鳝的汤能化肉蚀骨,讲的是某乡村有位知青在村口的老塘古柳下钓得一条碗口粗的百年老鳝,炖汤吃之,不起,二天队长去催其出工,查看之,其床上只有一滩水和一撮头发,身体全部被百年老鳝的汤溶解,比之化骨丹来更为力猛。听到这条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回忆,我以前都吃过多大的黄鳝?再遇到鳝鱼我会不会就炖汤喝了?

鳝鱼生活在池塘、河溪、江湖与水稻田里,捕鳝的方法总是有多样的,在湖滩上捕鳝的人,是使的竹笼子,竹笼子呈圆锥形,入口设有倒刺,鳝鱼一旦钻入笼子,便不可退身。捕鳝人往笼子内放置蚯蚓或螺蛳肉,引诱鳝鱼入笼,千百个笼子投入湖滩,天亮时分收起笼子,就能够收获很多鳝鱼,这如产业化生产。个体化专业捕鳝大约分为两种,一种是捉鳝,一种是钓鳝,此两种方法在下皆曾尝试,并多有收获。徒手捉鳝,多在水稻田中进行。春天里,休眠一冬的水稻田经农人犁、耙之后,透过清水可以看见平整的田泥上有很多的泥洞,大的是鳝鱼洞,小的是泥鳅洞。鳝鱼就在洞里睡觉,其晚间才出洞觅食。捉鳝鱼就得勇敢地将中指插入洞内,眼睛则注意周边,因鳝鱼皆留有后洞,后洞略小。手指插入洞内,鳝鱼必会后退,此时后洞便有浑水渗出,一经发现便将左手插入后洞,实行两头包抄的战术,堵住鳝鱼。在情急之下,粗壮的雄鳝不甘就擒,也会凶猛一口咬住指头,但鳝鱼无齿,只有两块板骨,被其咬住虽疼却不伤及手指,且其咬住就不肯松口,便也等于是已经将其活捉。一般的情况是,鳝鱼迅速地后退,用其尾部搅动软泥,以便逃之。但这时右手(左撇子则左手)可快速越过其头部,猛力掐住其身,鳝鱼纵有千般能耐也是无法遁身了。比较起来,钓鳝自然是有趣得多。最早见过的钓鳝人是戴竹斗笠,披棕蓑衣,腰间挎着一只扁形的大竹鳝篓,手持一把钓鳝的竹纤,竹纤的一端插着黑蚯蚓。我钓鳝的时候,大家都使克拉米伞的钢骨了,将伞的钢骨一端磨尖,用钢丝钳将其弯钩,上上黑蚯蚓,就可以钓鳝了。钓鳝多去水塘,凡有土洞、石缝及杨柳树根下,便可插上一支鳝钩,鳝鱼咬钩时,钩必抖动。若干鳝钩插好,便选择一个可能居住着大鳝的地方,轻轻地捻动鳝钩,并往复拉扯,这尚不算,重要的是击水。将中指弓成o形,紧贴水面,奋力击之,水就发生“咄咄”的响声,此声是鳝鱼吃食的声音,这声音就会惊醒洞中打瞌睡的鳝鱼,醒来的鳝鱼必然会嗅到蚯蚓的芬芳,此时它就不可避免地要来上钩了。鳝鱼吃食迅猛,发出的声音奇响,超过国人的喝汤。钓鳝的情趣,就在于那优雅的击水,真正鳝鱼上钩的时候,那叫做拔河,是两方奋力拉扯,人在此时就只顾用力了,人怎么肯输给鳝鱼?但偏有输的,因为鳝钩很细,又鳝鱼在弯曲的洞中,知道出洞必死,岂有不使出全力之理?我早先见到戴竹斗笠、披棕蓑衣击水钓鳝的人,甚是神往,此公用竹纤钓鳝击水而待,亦不异于姜太公罢。

当然吃鳝是重要的。吃鳝的首要功夫在于杀鳝,今人都在市场让卖鳝人将鳝鱼杀好,而我则情愿自己抄刀,因为杀鳝人并不去鳝骨,此其一;其二是卖鳝人那盆浆水洗不净鳝鱼,回家得再洗。而吃鳝鱼,则绝不能将血水洗净,那样会没有味道。杀鳝鱼的程序是这样,得备好一块专用木板,从反面斜钉出一枚钉子,钉子的尖朝向板头的那端,洗净鳝鱼,将其敲昏,然后把鳝鱼的头侧挂在钉子上(这很残酷,但必须做),理顺其身体,用我们常用的裁纸刀或者也可以用电工刀,在鳝鱼颈部轻轻横割一刀,再将刀口一转,紧贴鳝鱼的脊骨一刀拉到尾,然后,回到鳝鱼颈部将脊骨切断,再次贴着脊骨一刀到尾,如是熟练,只听见“刷刷”两下,鳝鱼的骨头与肠肚都已经剔掉了。鳝鱼肠肚扔掉,去头,肉可以切成寸长,也可以切丝,鳝丝炒韭菜好,鳝段则可以做多种花样。关键的是,那鳝骨不可扔了,用它煮汤,此汤下面条极其美妙。自己抄刀,讲究的是不用洗去鳝鱼的血水与粘液,这才是上策。炒鳝段可以略抓一点芡,搁点酱油,炒起来嫩,熟即起锅,此鳝入口即化。这道菜我想很多人都做过,但粉蒸鳝段就不是很多人都吃过了,粉蒸鳝可以去超市买来蒸肉粉,将鳝段裹了粉,盛大碗中,再浇上油,猛火蒸之,妙极。其实鳝丝炒青碗豆是很好吃的,也可以炒蒜苗,我在地质队的时候,常吃这两样菜,以后我做了矿工,则也做过盘鳝。盘鳝属江浙人的做法,是要用笔杆鳝,旧时有一说叫马蹄甲鱼笔杆鳝,认为甲鱼是马蹄那么大的好吃,而鳝则以笔杆粗者最佳。盘鳝做起来很繁琐,先要将鳝以清水养净,再把鳝用沸水烫牺牲了,用线把鳝捆起盘住,蒸熟,浇上汤汁和香油,细细品味。我以前觉得江浙人为人繁琐又很罗嗉,故不大喜欢他们的做法。不过,我学会一种叫不上名堂的做法,将活鳝用重油闷之,赤条条的鳝油光滑亮,筷头夹其脊背一挑,生生撕下一条肉来,此吃法鳝鱼完全未走味,味道极其浓重,也是一种上乘吃法。其实吃鳝,它是有无限种可能性,如是能够自己去捕,清水养它一周,再论细做,颇是能够做出好的味道,皆因鳝滑难捕,故一般情况下,不论杀鳝与做鳝,人都是那么显得仓促,跟煮田螺有天壤之别,想想毫无必要,可以悠悠地做来嘛。

www.12xs.com

第56节鱼在水下

一个南方少年,在盛夏执竿去湖畔,坐于垂柳下,眼看着水上的浮筒,耳听着柳梢上的蝉“知了、知了”地叫,湖中有水鸟悠游,生长浮萍的水边上,则有蛙类“扑嗵、扑嗵”地跳水,这样的时光想起来就倍觉亲切,那毕竟是我成长中的一段经历。我少年时,极喜欢垂钓,喜欢在湖畔度过一个个夏日,也总能钓到一些鱼的。而我的钓鱼,又愿意独来独往,决不情愿与大人一道,我讨厌他们指手划脚地告诉你,何时起竿,怎么下饵,等等。大人们钓鱼,往往插浑打趣讲一些黄色故事,这也是我不喜欢的,我以为他们下流得很。我就这么一个人坐于柳下,眼睛盯着浮筒,任湖风絮絮地吹,任波光鳞鳞地闪耀。

其实,我在十二、三岁时,钓技已经很不错了,这一方面得以钓绩来衡量,同时也要以识鱼性来证实。真正的钓者,看浮筒在水上的动作,便可以知道即将钓来的鱼是姓甚名谁。那时候我们讲,是什么鱼就怎么吃钩。以南方湖中常见的鱼种为例,鲤鱼的吃钩,它总是要先拱动钩饵几次,然后咬住钩贴着水底走,好似低头汉子偷瓜,弯腰碰碰瓜藤,见无人喊起便摘了瓜低头走去(我以为鲤鱼的形状就像一个闷不吱声的低头汉子)。这表现在浮筒上,是那浮筒动几动,又动动,忽的就沉下水去,这时候提竿而起,便手感极沉,一条鲤鱼奋力地或者垂死挣扎着东冲西撞,懂得鱼性便不要急着提起,而是绷着线让它充分地表演一下,待它的力气消耗得差不多了,再提竿,鲤鱼就闪着好看的鳞光出了水面。而略似于鲤鱼的鲫鱼,则有所不同。鲫鱼往往也是先拱几下钩,再咬住钩摆尾而去。但与鲤鱼比较起来,它显得天真一些,它咬住钩后,一般朝着向上的方向游,跟孩子得到糖果而雀跃的样子,在浮筒上看起来,是那浮筒动几动,再动几动,渐渐浮筒就升起来,倒伏。我们管这叫冲浮。一般冲浮了,多为鲫鱼。与之比较起来,鲩鱼则从容而爽快些,鲩鱼至多拱两下钩,第三下咬住钩就猛然往前冲去,跟英式足球打法相近,带三下就起脚,决不拖泥带水的。看浮筒那就更舒服了,它是倾斜着向下一坠,再一坠,然后便急速沉入水下。鲩鱼的冲劲比鲤鱼往往更猛,这得把好时机,人要绷起线随了它走,择时机让它浮出水面吸口空气,且立即松些线,因为鱼吸空气,如人呛水一理,此时它要作大的挣扎,但有若干次吸空气,鲩鱼的力气就没了,正好可以把它拉起。但鲶鱼的吃钩,则完全的饿汉式,它没有什么过程,它先是一口咬定鱼钩,立即游走。看浮筒,是猛地往下一扯,便急速沉没。但钓鲶鱼,可别直提,因为它的上腭坚硬,直提往往将钩拉断。钓鲶鱼适于顺手斜提,这很可能钩住鲶鱼的嘴角,鲶鱼的嘴角非常柔韧,钩住一般难得逃脱。南方的湖,有一种白鱼,俗称翘嘴白,它的吃钩,又是一法,往往也只动三下浮筒,便立即见那浮筒升起倒伏,旋即浮筒又立起沉入水中。这一套动作,却是十分紧凑迅速,如没注意,起竿便见只有空钩,香饵则被如此“翘嘴”吞入腹中了。另一种红尾鱼的吃法,则也与白鱼相似,都是快餐式吃法,而它们又是南方的湖中的常客。比较起来,最为神速的还要推黑鱼,综的吃钩,一口咬定飞速前行,看那浮筒,便猛丁沉入水中不见踪影,稍晚些可能就把钓竿拖走。凶猛的鱼在南方的湖中还有很多,不过常钓到的,多为以上几种。

鳖自然也是吃钩的。鳖的吃钩也见凶猛,它常常捣鬼,时常用脚去扒钩,但它吃起钩来,却是可以想见,伸出它那张打雷才肯松的嘴,猛地把钩叼到嘴里,三下两下往肚子里咽,边咽边走,类似于流行歌星拖着麦克风线边走边唱的姿态。看浮筒,就见浮筒刷、刷、刷地向下坠,不及提竿的话,浮筒很可能从远处别的什么地方冒起来,接着又沉下去。鳖也很难拉起水,你拉它时,鳖这东西张开四只脚往后划水,以增加阻力,达到不被你拉起来的目的。钓起鳖往往要剪断线换钩,因为鳖已经把钩吞进去了,只有到杀它的时候,才可能把钩取出来。

鱼吃的习性多不相同,其居也不相同。这我们吃鱼时是不去想它的。想想也是好笑,这么多年了,我们吃了这么多鱼,谁人曾去想过鱼是怎么住的呢?我少时喜欢钓鱼,便也喜欢捉鱼。因为钓鱼,不一定每次都钓到,背空篓回家的事,大人也常干。但爱面子的大人,有时候也在湖边跟划船撒网的渔人买鱼,他们还往往一样的鱼买一条,这样也显得杂,跟钓的差不多。我当然没有钱去买鱼,我在钓不到鱼的时候,就脱了裤子下水去捉鱼。捉到鱼,回家前在每条鱼的嘴上用鱼钩钩个洞,跟真的钓的一样。

鱼都有各自的家。一般来说,鲫鱼住的地方,往往在湖边的沙地,鲫鱼在沙地上打一个沙窝窝,夫妻合居。所以,在一个沙窝窝里捉到一个鲫鱼,别忙着离开,双手在四旁再摸一摸,一定还有一条。小个的是先生,大个的是太太。鲤鱼当然是寻找那种腐泥的地方栖憩,所以它身上脱不了土腥。捉鲤鱼并不很难,因为狡猾的鲤鱼这东西,碰到你手了,它便急忙往泥里钻,但若你顺势把它按在泥中,它则怎么挣扎也跑不了。南方的湖还有一种叫做黄咕丁的鱼,身材跟鲶鱼差不多,但肤色是黄的,背上及两侧分别长有可展可收的三根刺,若把飞机的尾翼安在飞机的上中部,那形状就是黄咕丁的,它的刺伸展的时候,还能发出咕咕咕的声音。黄咕丁咬钩的方式与鲶鱼一样,但它住的地方,则是湖边的草滩。它喜欢用一些腐败的草叶做窝,平时没事就睡在窝里,如果捉它,寻找有腐败叶子的地方一定没错。黑鱼的家则比较考究,它住的是窑洞。黑鱼一定是可以在土中打洞的,在水边的泥洞里,黑鱼养尊处优,但它的洞往往入口小,中间大,可以自由地转身,且有两三个出口,因而摸到黑鱼的洞,别急着捉它,先在附近找到别的出口用脚抵住再下手不迟,否则,你可能刚摸到它就逃之夭夭。鳜鱼也是一种穴居鱼,它喜欢寻找天然的石缝居住,如石岸、桥礅的石缝,但它在产籽时,则也打沙窝,似乎在沙窝窝里便于进行爱情的游戏。至于我们关心的鲩鱼,它一般住在草丛里,跟流浪汉似的,因为鲩鱼一般要到80斤以上才产籽,所以,它们并不像鲤鱼或别的鱼那样早婚早育,雌雄也难分。鲩鱼在南方还分青鲩和草鲩,青鲩草食和肉食兼之,草鲩就完全是出家之人了,只吃素而不吃荦食。南方的湖中还有一种鱼,有很长有尖嘴,体形像针,俗称针鱼,银白色,有五六寸长。这种鱼有一奇怪的习性,夏天的夜晚喜欢躺在水面上睡觉,粗看跟一根葱白似的,一动不动,东一条西一条,湖面上到处是,若惊动了它们,眨眼不见。这针鱼肉滚滚的,放在豆瓣酱中蒸了吃,很有味道。但数肉质最上等的那还是鳜鱼,在民间也叫锯鱼,因为它的背部有像锯齿一样的刺。鱼其实很阴险或者说毒辣的,一旦抓着它,它并不挣扎,往往等你不大防备的时候,猛然张开母性异常的尖刺,扎得你痛不欲生。钓鳜鱼也非同一般,它吃活食,欲钓它必先网到活虾,用钩钩住虾的尾部,任虾子在水下的石壁或者桥礅上爬行,阴险的鳜鱼就躲藏在石缝里(连它的斑纹也如花岗岩),虾子负痛在石头上爬,待接近鳜鱼的时候,鳜鱼就毫不客气地猛然张开尖嘴冲出来一口吞下有鱼钩的虾,哈哈,阴险的鳜鱼上当了。习性奇特些的鱼,倒不能拉下一种名叫“螃皮”的鱼,螃皮鱼的身体扁宽,像武昌鱼,但只有一枚杨树叶子那么大,它表面白嫩,白中有胭脂红和孔雀蓝的色泽,一般冬天好钓,可用一竿两钩,上小红蚯蚓,往往一竿就钓起两条,它那柔柔地弹动的样子,很是好看。螃皮鱼产籽,要把产籽的管通过湖蚌的吸水孔伸到湖蚌体内去,这样螃皮鱼产的籽就在糊蚌的体内蜉化出小鱼,而糊蚌也非常乐意帮这个忙,因为湖蚌的幼仔,顺便让螃皮鱼的产籽管带出去,这也就帮了湖蚌产仔的大忙。螃皮鱼好

<marquee id='nmX'><blockquote></blockquote></marquee><sup id='Ny'><basefont></basefont></sup><address id='XeWx'><q></q></address><dfn></dfn>
<sup></sup>
    <optgroup id='RcxCqse'><sub></sub></optgroup><dfn id='iGWoj'><abbr></abbr></dfn><xmp id='mKYwtxDR'><pre></pre></xmp>
    <xmp id='jxoI'><abbr></abbr></xmp>
      <pre id='yw'><abbr></abbr></pre><optgroup id='iptSTNE'><b></b></optgroup>
        <base></base><bdo id='kFegVdy'><center></center></bdo>
        <optgroup></optgroup>
        <bdo id='JQ'><person></person></bdo><u id='OrEwWe'><fieldset></fieldset></u>
          <pre id='kUePNV'><s></s></pre><tt id='sjqwjM'><span></span></tt>